多伦多唐人街“声援诉江大潮”真相长城(图)

多伦多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据明慧网报道,截至七月一日,已有逾四万名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递交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这一数字每天都在递增。

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下午,加拿大多伦多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唐人街举行了“声援诉江大潮”真相长城活动,二十九位已经邮寄或正在邮寄刑事控告书的法轮功学员来到现场,表达对“诉江”活动的支持。截止活动当天,多伦多共有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邮寄控告书。过往民众表示支持全球公审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下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唐人街举行“声援诉江大潮”真相长城活动。
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下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唐人街举行“声援诉江大潮”真相长城活动。

来自美国休士顿的游客Van表示,全球公审江泽民将大快人心!
来自美国休士顿的游客Van表示,全球公审江泽民将大快人心!

现居住多伦多、来自越南的Ngan Vu先生对江泽民发起的迫害法轮功表示愤怒。
现居住多伦多、来自越南的Ngan Vu先生对江泽民发起的迫害法轮功表示愤怒。

路人阅读法轮功真相展板
路人阅读法轮功真相展板

对江泽民提出控告的法轮功学员合影。
对江泽民提出控告的法轮功学员合影。

游客:全球公审江泽民将大快人心!

来自美国休士顿的游客Van是越南裔,和一帮朋友正赶来多伦多唐人街参加一次聚会。他们看到现场的横幅,听了法轮功学员的介绍后,对法轮功有了进一步了解,每人手上都拿了一份资料,表示回去要学炼法轮功。

Van说:“之前在很多的媒体上都了解了一些有关法轮功的信息,今天正好遇见一位来自越南的法轮功学员给我们做了介绍,我们就非常明白了,所以我们非常有兴趣要学。而今天遇上这样的活动,真是大快人心,全球公审江泽民一定要进行下去,一定要尽快把他送上历史的审判台,太邪恶了!活体摘取器官的事都做得出来!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家伙是如此的邪恶。”

越南裔移民:我恨江泽民!他是坏人

现居住多伦多、来自越南的Ngan Vu先生在多伦多唐人街路过声援“诉江”的“真相长城”队伍时,当了解到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而诋毁法轮功团体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之后,他非常愤怒,说:“我恨江泽民!因为他是一个坏人,他发动对法轮功团体的迫害!”“我曾经到过日本,看到在那里法轮功学员也在自由地炼功。人们在中国也应该有炼法轮功的自由。”

中国大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浪潮自五月底以来正在迅速扩大,至今已有四万人递交了控告书,很多专家表示,这已经拉开了全球公审江泽民的序幕。

建设部副处长陆方控告首恶江泽民

原国家建设部勘察设计司技术质量处副处长陆方
原国家建设部勘察设计司技术质量处副处长陆方

现居住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陆方,是原中国建设部机关勘察设计司技术质量处副处长,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强制劳动教养、被原单位开除公职,并在解除劳动教养后,仍遭受长达九年的监视、骚扰,甚至被送到洗脑班强迫洗脑。

陆方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在生活和工作中,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得到单位和同事的普遍认可。修炼后的第二年,就被提升为建设部设计司建筑设计处副处长;一九九八年,他又被评为建设部优秀公务员。

然而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他被抓、被打,被非法劳教。年幼的女儿承受着持续、严重的精神的压力,终于精神崩溃。二零一零年二月,屡遭迫害的陆方陪同身心受到严重创伤的女儿流亡到加拿大。

陆方说:中国宪法是保护公民有信仰自由的,但江泽民带头破坏法律实施,无视法律体制。镇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必然的结果就摧毁了中国人的伦理道德。

医生焦文建控告江泽民

现居住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焦文建,是原山东滨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硕士毕业。焦文建修炼前曾于一九九五年患乙型肝炎,当时他才二十七岁,整天浑身无力,情绪低落,工作受到严重影响,为此休养一年。一九九八年十月底,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明显改善,精力充沛,情绪平和,乙型肝炎完全痊愈。同时,思想道德也得到提高,处处为病人着想,并拒绝收病人和病人家属的红包,他因此多次收到病人的表扬信和锦旗。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后,他去北京上访,被警察抓捕、拘留,遭受拳打脚踢,关铁笼子、坐铁椅子、强光照射,在炎热的夏天在阳光底下暴晒等;并且拘留期间被拒绝亲人探视;被实施精神摧残,非法抄家,长期被监视居住等非法迫害;后来被迫辞职,背井离乡,滞留海外至今。

工人麦秋菊诉江

原河南省外贸土产进出口公司物业公司工人麦秋菊在控告书里说道,法轮功是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我原来有较严重的胃病,腹胀,连半杯水都喝不下去。自一九九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把日常的矛盾都看得很开,与家人的相处更加和睦;工作中不再因为个人名利与人争斗。胃病也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身心都有了极大的改善。

然而,迫害发生后,麦秋菊屡遭磨难,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讲真相被警察用警棍毒打,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被关,遭受了严酷体罚及拷打,曾五次被非法拘禁在小学、警察学校、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郑州市第一看守所和河南省女子监狱,饱受摧残。关押在河南省女子监狱期间,她每天被强制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看污蔑大法的书,强迫转化;被逼迫做奴工,制作电子元件,过程非常刺眼,导致视力严重下降。

迫害给麦秋菊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灾难。她被关押在监狱期间,母亲、婆婆由于天天思念担心,精神上受到的打击很大。她们去世,麦秋菊都未能见她们最后一面。丈夫也饱受煎熬,麦秋菊出外时间长了一些,他会着急得饭也顾不上吃,胆战心惊,担心妻子是否又被抓了。

这些向江泽民提起刑事控告的法轮功学员认为,江泽民发起对信仰团体法轮功的迫害,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以及《国际刑法公约》,江泽民应该受到全人类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