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还在怕这怕那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六月二十三日上午,我去当地邮局邮寄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到那后,看见有几个大法学员也来了,我的心反而有点慌了,怎么都赶在今天来了呢?

我把邮件递给办事人员,那人问:“是什么?”当时我心里有点怕,我说是书。他让我打开看看,我不让打开,他说不打开检查不给邮。我说那我不邮了。我拿回了邮件。当时那个怕被迫害的心占了上风,一点正念都没有了。

回家的路上心里正七上八下的,迎面正好碰到了那个邮局的邮递员,我马上想:是不是把我告到村政府去了?告到派出所去了?一到家马上把大法资料藏了起来,也不敢在家呆了,到女儿家躲着去了。

進屯后,就去找村里的大法弟子交流。在同修帮助下,我明白了:所有的人心及各种起负面作用的东西都是对我的干扰。我求师父加持,决心把怕被迫害的心、为私为我的心都去掉,堂堂正正的去邮局把控告状邮寄出去。

从同修家出来后,看见另一位大法弟子,她说:要去北边离家近的邮局帮另一位学员邮寄控告状,于是,我就与她一起去了北边邮局。一路求师父加持,并发正念。

到那后,我俩说邮特快,工作人员问几件?我俩说三件。这人就走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一会又走了。等了一会儿还不回来,我就又起了怕心,怕把我们告到派出所。于是我就把邮件收起来,到邮局外面等,边等边发正念。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这人回来了。他问我俩:是法轮功吗?我说是控告状。他说打开看看。同修把邮件打开来。

不一会儿,来电话了,他问电话的那头:“控告状给邮吗?”对方说:“给邮!”就这样,我俩把三份控告状顺利的邮寄出去。

原来事情就这么简单!一切都不是我想象和推测的那样。是啊,正法進程走到今天,这不是天意吗?世人都在顺天意而行,我怎么还在疑神疑鬼,怕这怕那,瞻前顾后?从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思想境界和修炼状态,找到了自己和其他学员之间的差距。

书写和邮寄控告状的这个过程,是实实在在去人心的过程,在这期间在学员之间的相互帮助下,我终于往前迈出了一大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