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绑架折磨 唐山市安振杰夫妇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安振杰、冯海娟夫妇,几年来遭到丰润区610、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人员的无数次半夜翻墙入室、抄家绑架,夫妻二人多次被劫持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一家人控告迫害恶首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依法立案侦查,尽快将被控告人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主要成员抓捕归案。

安振杰、冯海娟只是普通老百姓,夫妻二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一家人身体健康,婆媳关系融洽。安振杰是村里公认的好人,他的妻子冯海娟也非常孝顺。安振杰的母亲逢人就说:我儿媳妇是炼法轮功的,对我特别孝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安振杰夫妻二人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劫持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迫害。

一、公安入室绑架 夫妻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八点多,冯海娟和女儿准备入睡,外面有人敲门,安振杰去开门,被不法人员铐上手铐强行塞进警车里,十几人突然闯入,非法抄家,院子、屋里乱翻一通,所有家具都翻遍了,满目狼藉,抄走物品价值五千元,还有手机一只,并将冯海娟大衣兜里的一万八千元现金翻去(后来部分退回),不开任何收据,由新区公安局副局长董瑞合搜走,只给孩子留下三百五十元生活费。他们这群强盗甚至连新买的五号电池都拿走。

当时抄家的有新区公安局一科科长张国庆,丰润区政保科科长梁福新、曾祥海等十几人,没出示任何证件,其中一名恶警问冯海娟还炼不炼,她说炼,恶警要将她和孩子一并带走,被冯海娟当场拒绝,将孩子留下来托付给亲人照看。当晚十点多钟,冯海娟夫妻二人被绑架到丰润区公安局政保科,刑讯逼供。安振杰当晚被政保科几个人用布袋蒙住脑袋毒打,冯海娟被关在铁笼子里。

第二天(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开始,公安不法人员将冯海娟叫到政保科刑讯逼供,曾祥海和一戴眼镜的恶警给冯海娟上绳,将她的两个胳膊背过去,用绳子从脖子后绕到肩膀上,连同胳膊捆绑起来,把她按跪在地上,并用脚踩在小腿肚子上,用劲往上抬冯海娟的胳膊,并勒紧绳子,冯海娟的胳膊当时仿佛折了一般,疼痛难忍,汗水顺着脸流下来,但他们仍不罢手,一绳紧一绳,直到冯海娟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他们才将绳子松开。

中共酷刑演示:上绳
中共酷刑演示:上绳

待冯海娟刚缓过气来,邪恶科长梁福新又找来拖把,狠狠地抽打冯海娟的大腿,一边打一边说:“我把你浇上汽油,烧死你算自焚。我把你勒死算你自杀(并将绳子绕在冯海娟的脖子上),我把你扔进男牢里……”,一边打一边说着流氓无耻的话,直到他打累了,又将冯海娟的鞋脱下,找来小竹棍子,在她的两个脚背、脚掌、脚趾头上猛抽。

冯海娟又一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两脚当时不能走路(一个月后诊断片子为软组织挫伤)。一直折磨到下午六点钟,安振杰夫妻二人被非法关押进丰润区看守所。看守所当时检查身体,冯海娟的两腿、肩膀、两脚全呈青紫色,双脚不能行走,就这样还是把冯海娟关进牢房里。

冯海娟身体被折磨得非常虚弱,心跳缓慢,到第十四天,610、公安局、政保科怕承担死亡责任,逼着家人交两千元罚款把冯海娟背回家。当时从家抄走的一万八千元现金,冯海娟只拿回了一万三千五百元,四千五百元钱不知去向,冯海娟要求他们出示收据,他们说找610去,他们不管,就这样四千五百元钱被他们黑掉。安振杰被非法关押半年后,被勒索三千元,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回家,说是取保候审。仅半年多时间丰润区610、公安局就勒索了安振杰家一万元。

二、被迫流离失所

就在安振杰回家二十天,政保科曾祥海就带人闯入他家,美其名曰“到家中看看”,实际是抓安振杰非法批劳教三年(当时安振杰不在家),随后又几次夜间闯入安振杰家抓人、骚扰,安振杰被迫流离在外。

待冯海娟身体恢复一段时间以后,冯海娟去单位要求上班,书记范秀君说冯海娟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让她回家休息,等领导们商量再打电话通知。冯海娟只好回家等电话,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也没等到电话,后来告诉冯海娟是610不让回去上班,冯海娟被迫停止工作,从此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就在冯海娟身体还没恢复的情况下,燕山路办事处又几次到家中,让冯海娟进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每月交八百元的生活费),并派人开车抓她。

冯海娟也被迫离开家。家里只剩下年迈的婆婆和不满十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度日如年(年迈的公公在外打工)。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他们逼的妻离子散。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冯海娟被丰润区政保科绑架,恶警曾祥海当时用尼龙绳将冯海娟两个胳膊背过去捆绑,并将冯海娟的两个大拇指用鞋带紧紧勒在一起,另一名恶警将冯海娟的嘴用毛巾堵上,并用被子蒙上冯海娟的头怕她出声,冯海娟险些窒息。晚上又将冯海娟绑架到团结路派出所刑讯逼供,坐铁椅子,把冯海娟十个手指缠上铜线,铐在铁椅子上用手摇电话电击。折磨后的第二天下午将冯海娟非法关押进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安振杰于二零零三年一月遭绑架,非法关押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半年后被秘密判重刑(根本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中监狱一支队。

二零零三年七月八日,丰润区政保科国保大队曾祥海和村委会把冯海娟从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接回家,曾祥海对她说:“在家好好过日子,别出去了。”冯海娟说:“我是被你们逼迫得家破人散,是你们对我又抓、又打、又罚。”恶警一声不吭。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团结路派出所副所长史风福闯进冯海娟家,当时冯海娟不在家,他们让家人告诉冯海娟写保证,亲自交到派出所去,冯海娟不理会他们。到了中秋节前一天,史风福又带人闯进冯海娟的家中抓人,并派人监视,只要冯海娟一回家就举报。冯海娟再次被迫离家。但丰润区610、团结路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仍不让家里的老人和幼小的孩子过安稳日子,一次次威胁、骚扰,使他们每天在惶恐中度日。

三、国保大队的土匪黑帮行径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腊月二十三日(小年))晚上,夜深人静,丰润区国保大队再次闯入冯海娟家中,他们将冯海娟家西院墙拆塌,跳进院内,家中只有老婆婆一人,他们敲窗户让老人开门,老婆婆问:“你们从哪来的?”外面回答是公安局的。

老婆婆让他们有事天亮后来,但他们随后就将堂屋门闩踢断,手提木棍闯进屋去,乱翻一通,并恐吓冯海娟的婆婆,说冯海娟婆婆“态度不好”,告诉她是抓她儿媳妇的。他们还将冯海娟家的大门锁用锤子砸坏,扬长而去。老人被“国保”们的土匪黑帮行为吓得半天才回过神来,天亮才发现,在家屋里的窗台上还放了一把菜刀。路过的人看到冯海娟家的破损情况,都说恶警们是流氓土匪。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单位买断,冯海娟家人去签字领钱,单位局长说:“冯海娟的钱不能给,是610说的,如果来签字就举报。如不举报就免我们的官。”家人几次找他们评理,一个月,才将冯海娟的钱给回,这几年的工资也没有补发。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下午,居委会,区委副书记孟××和燕山路办事处六人又到冯海娟家中找她,一会团结路派出所所长史风福又闯进去,见她不在,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十二月八日晚九点多,丰润区国保大队大队长董福存亲自带领手下五人闯入冯海娟家中,其中二人翻墙入院,乱搜一通,将冯海娟丈夫寄往家中的信件全部抄走。董福存对冯海娟的老公公说:“如果冯海娟回来,我可以担保免去她的劳教。”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晚十点多,丰润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曾祥海又带领三人闯入冯海娟的家中,其中二人还是跳墙而入,在屋中乱搜,并扬言找不到冯海娟就让她一家过不好年。随后又有几次,他们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使劲敲冯海娟家北窗户骚扰。

二零零六年的元旦刚过,河北省唐山丰润区610、国保大队的四名警察就于一月十二日晚上六点又一次非法闯入冯海娟家中,当时家中仅有冯海娟年长的婆婆和年幼的女儿。

恶警进屋便逼问老太太:你家儿媳上哪儿去了?上边让抓她来了。老太太被他们野蛮的言行吓得心脏病复发,恶警说完后又闯到冯海娟的大姑姐家,被她大姑姐堵在院子里并质问:你们第一次把她抓进去打个半死,是我们背她回的家,第二次你们又关了她几个月,你们还有完没完?这几个人凶神恶煞的说:如果在你这抓到冯海娟,连你一块儿抓走,……说罢扬长而去。冯海娟的大姑姐夫正在家中养病,也被他们吓的心脏病发作,几天吃不下去饭。之后他们又安排便衣、警车在道口监视,伺机抓捕冯海娟,并将亲属电话监控。

老太太被这一惊吓,几天吃不好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丰润区公安局迫害冯海娟及其家人的恶行被曝光后,这群人又找到家人,恬不知耻的说:我们这些事你都跟谁说了?老太太说:来一个人说一个人。之后他们便无趣的走了。

从那以后,不法警察们又多次上门骚扰,致使年迈的老人本已破碎的心更加是雪上加霜,本已虚弱的身体又遭重创,几次心脏病发作;致使年幼的孩子失去父母的关爱,令幼小的心灵失去童年的欢乐。

综上所述,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其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尊严、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创始人以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首恶罪魁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5/多次被绑架折磨-唐山市安振杰夫妇控告江泽民-312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