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全身心投入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已经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六个年头。过去的我和许多大法小弟子一样,一个人背井离乡,没有修炼的环境,没有修炼交流的同修,十多年来,就是凭借着记忆中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一路走过来,曾经迷茫过,孤单过,希望能够有个人和自己一起走好修炼的路,但是这样的愿望终究是个愿望,后来明白了修炼的路是要自己走的,谁也无法代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新的环境中同修的无私帮助下,走到了今天,谢谢师尊,谢谢同修,我相信我还能做好。

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是师父交给我们的必须做好的三件事,在几年前,因为上学的缘故,我做的都不是很好,在这其中,讲真相的事还算做的比较好吧!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的疯狂迫害笼罩着整个天空,记不得曾经受到过别人怎样的白眼和歧视,误解与不满。但是我知道作为师父的弟子,当师父和大法遭受不白之冤时,我不能袖手旁观,我必须走出来证实大法的美好。

十四岁那年,我和母亲同修走上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后来母亲被非法劳教近两年,我因为小,被送回家,并接过了母亲的担子,照顾着家。我没有倒下,依然用自己的智慧证实着大法。我开始向身边的亲人、朋友讲真相,用自己的言行来证实大法的美好,再后来重返校园后,开始向老师、同学讲真相,高中的时候常常利用体育课的时间走出校园,和社会上的人讲真相,在这方面很少畏惧过。

以前我在讲真相方面主要是面对面讲,因为在外地上学,手头也没有什么真相资料,就靠一张嘴,不论是司机、路人、做买卖的、扫大街的、还是一走一过的,都运用师父赐予的智慧,让他们明真相得救了,每一次救人都很快乐,这也是我做的三件事中,最心无杂念能做好的事。

在最近几次的讲真相中,有的众生居然拿出身份证让我看,让我记住他的名字,帮他三退,我很受感动,如果我们因为各种人心而不能走出来,我们怎么对得起苦苦等待的众生呢。

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救人就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设身处地的想他误在什么地方,他的疑惑有哪些,所以,我不会抱着一套理论去讲真相,而是根据众生的反应,慢慢的启迪他们的本性。有一次,我给一个卖菜的大爷讲真相,他告诉我:“孩子,有很多人都给我讲过,但是都没有说明白,今天你给我讲,让我真的动心了,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电流强烈的抑制着我,这一次,我退。”

在救人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只有完全放下自我全身心的扑在救人上,才能感受到自己的使命所在,感受到众生那恒久的期盼。同时我也想明白一个道理,救人不需要攀比,更不能觉得你救了五个人,同修救了两个人,你就比他强了,不是的,也就是因为使命不一样才有这样的结果,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救人多,就沾沾自喜,那是绝对错误的。师父说:“你们是个整体,就象师父的功。当然你们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举个例子。就象是我的功,同时都做着各种事。”[1]

今年,我已经工作稳定了,有了较为固定的作息时间,于是开始寻找新的救人方式。后来发现利用破网软件来救人比较好,就这样开始了这一年的救人之旅。在大学生毕业的前几天,我每天辗转于各个大学间,背上一百张光碟,不论是酷暑还是大雨,也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我想把得救的希望给这些和我一样年轻的生命,我想为他们打开一扇真相之门,我希望在他们毕业前,在他们离开这座城市之前,他们能有个真正美好的未来。当我一个人汗流浃背,坐在大学的食堂里解决自己的午餐时,我想到了“神在人中”[2],我更觉得自己的使命重大,或许这些众生得救的希望就在这里,所以我不能放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