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村的村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九九年七月,祸国殃民的中共恶首江泽民,出于妒嫉,在中国制造了一场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诽谤诬陷大法师父。数千万的大法修炼者成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对象。

派出所警察经常驱车来骚扰我村的大法学员。村支书对这场迫害非常气愤,他跟来我村的派出所所长说:“法轮功是啥X教?人家(指我)得了那样难治的病都炼好了,你别又来电话又来找的。你是不是吃饱撑的?”村支书的话真好使。派出所警察果然不来了,上头逼得紧了实在挺不过去了才来,到村里看看就走。

村支书始终善待村里的大法弟子。中共开始打压时,他公开保护,后来暗地里保护。《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村支书本人及全家人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

村支书现已步入晚年,但他身体硬朗,打工、种田样样能干,是老头中的“小伙子”。他的儿子是村里的种田能手,他的女儿学业有成,在省城有很理想的工作。村支书和老伴及儿孙们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非常幸福。

还有一位村官叫杨善(化名)。一九九九年我们被非法关押在村政府,杨善怕我们大法弟子想不通心里上火,就多次来找我们打扑克牌,让我们开心,又给我们沏茶倒水,问寒问暖,像对待客人一样。

迫害最疯狂的时期,村委会按上面的要求,把我们大法学员都叫到村政府,村官们分成两班昼夜轮流看着我们。一天杨善值夜班,我跟他提出想回家好好睡一宿,他痛快地答应了。二零零二年,派出所、公安局警察抓捕大法弟子,我给警察们讲大法真相,受到威胁,被迫流离失所。我当时去了县城,市公安局下令要在县城地毯式的搜捕我。明白真相的派出所所长悄悄地告诉担任村治保主任的杨善,让他想办法转告我:赶快离开县城。

二零零六年,我回到村里,杨善一见到我就说:“我本想去看看你,因我干治保工作,怕你误解没敢去。请你多多包涵。”我说:“你很善良,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他又说:“你本来就是好人,炼了法轮功更是好人。”我告诉他,你要继续善待大法弟子肯定有福报的。他说他不图回报,只是愿意帮助好人。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中共全国性的监视坚定的大法弟子,上头指派杨善专职监视我,在中共的威逼利诱下,在中国这个邪恶肮脏的环境中,他难免不受影响。于是他就不分昼夜的看着我,搞得他人困马乏,心境上的下滑和体力上的消耗,不久他累得五官变形,面目丑陋。我赶紧和他的一个亲戚(也是大法弟子)说,你快去给杨善好好讲讲真相吧,赶快去救救他吧。杨善明白真相后,亲笔写了“郑重声明”向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承认错误。很快,他的五官恢复正常。杨善本人及全家人也都退出邪党一切组织。他的妻子主动向大法弟子要真相护身符,一家人人人佩戴着。

一次省公安厅下令大搜查,杨善提前派他的一个亲戚前来悄悄告诉我,让我把所有大法的东西藏好。几十名警察来到我家搜查,一无所获。

还有一次,我的一个修法轮大法的亲属被派出所恶警绑架,杨善在第一时间用电话通知我的另一个亲戚,让他通知我赶紧躲出去。

去年,我地邪恶势力对法轮功的打压突然不断升级,还点我的名让杨善监视我的行踪。他回答:“我看着人家干啥?我给她打保票,她肯定没事。”一听杨善这么说,警察就到别的村子去了。

杨善多年来保护大法弟子,福报连连,近一年内官职连升两级。他不但自己晋升官职,而且全家受益,他妻子打工顺利,儿子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