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解体干扰

写诉江控告书的过程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明慧网上陆续登出了关于起诉迫害元凶江××的文章。师父讲法说:“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1]

丈夫和我都悟到该起诉这个迫害了上亿人的大魔头了。他马上就提笔写了控告书,并寄出了,他写信和寄信都很顺利。而我呢?由于自己的人心太多,顾虑也多,怕告了后恶人找麻烦,再遭迫害,所以就迟迟没动笔写。

就在丈夫写好控告书寄出的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三个人到我家来拿毒药(农药),我不同意,她们说是我父亲同意来拿的,我还是不同意,说等等,要问了他(我父亲)。

我醒后,立即悟到,在诉江这件事上,我就是这样的想法,要看大潮,现在起诉的人不多,等段时间,和别的同修切磋一下,看他们如何;还是那颗掩盖很深的怕心在起作用。我错了,这是师父慈悲点化我,那个江魔头不是毒药嘛,应该把它拿掉,要跟上正法洪势。

第二天,我就立即提笔起草。在写控告书时,由于自己的人心重,干扰也很多,用了三天的时间才写好草稿。

就在准备抄信投寄的前一天,明慧网上登出了甘肃几名同修因寄控告信被绑架的消息。这下没修去的人心和怕心又上来了,心里误认为所有的邮局都下了通知的,去寄控告书的人都会被绑架,所以,怕寄信时遭绑架,失去自由。这些心不正。但又想这是师父肯定的,一定要做。

就是在丈夫给我抄写,准备下午去寄信的时候,思想中又不停的翻出一些不好的念头,见到家里有的东西,都收拾一下,想可能寄信后,回不来了,中午吃饭,要多吃点,衣服穿那件好,在被迫害适用。但思想中也不断排斥它,解体它,仍不断的翻出来,感觉非常的疯狂厉害,并且一个接一个各种不好的念头都翻出来,都是朝不好的方面想。

我也在不停的正念解体,但始终正念不足,都没彻底的清除,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搞了几个小时,整个空间都充满了恐怖,这真是正邪大战,邪恶要被清除解体前的疯狂。

后来想起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了就得用法来衡量”[2]。我想:我做这件事是在做坏事吗?回答:没有,我是在做最正的事,师父都肯定的;又找我是不是在显示自己,或一时的冲动,不在法上,或有人心怕自己掉队等,回答也没有。

是什么东西把我搞得这么难受呢?横下一条心,不管有多大的难度,我都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有师在,有法在,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不承认的我坚决不承认,师父肯定没有安排我要遭绑架的关,一切观念、人心都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是后天形成的观念造成的邪恶干扰,这是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败物在利用人心出现干扰。

我分清之后,悟到了,自己坚定了,马上就坐下来发正念,清除思想中的那些不好的念头和干扰阻碍控告大魔头的邪恶生命、低灵烂鬼和败物等烂东西,让它们都解体灭掉。就这样,坐下发了几十分钟的正念后,整个身体和头都轻松多了,坏的念头没了。丈夫也感觉轻松了(丈夫在帮我抄控告书,两、三个小时,就上了三、四次厕所,感觉非常的压抑。)思想中,再也没有那些不好的念头了,丈夫抄好了控告信。

我们一路发着正念,堂堂正正的到邮局,丈夫说,他填写过,熟,所以主动到里面主动填写、寄信,我在邮局门口外边发正念,很顺利地就投寄了。只是邮递员说:今天上面通知了,要求寄件人要填身份证号码。

从邮局出来,那心情无比轻松高兴,有如卸重负的感觉。心想,谢谢师父啦,没有您的慈悲呵护,一事无成啊!这在修炼的道路上又迈了一步,今天已经收到了控告信已妥投最高检的回复短信。

只有坚定信师信法,才有强大正念,排除和解体干扰败物,任何邪恶都不能阻止我们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这是我的个人体会,有不妥之处,谢谢同修的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