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恩怨 三天烟消云散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没有能力说服大伯哥和小叔子的,是法轮大法的威德在三天之内化解了大伯哥和小叔子之间四十年的恩怨。

一、恩恩怨怨何时了

去年冬天,公爹去世。老人还未入土,老人的大儿子和三儿子因为给老人打灵头幡的事吵起来,兄弟之间四十年的恩恩怨怨不但没化解,还出现了新的嫉恨。这可怎么办呢?

我的公婆有七个儿女,丈夫排行老二,现在只剩下大伯哥、小叔子、两个小姑子,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也都为人父母了。

婆婆生前说大伯哥与小叔子从小性格不合,兄弟三人睡觉,大伯哥和小叔子从来不能挨着,否则他俩就得打起来。我丈夫总是睡中间。我们结婚三年多,婆婆去世了。据小姑子说,婆婆去世前一天,因小叔子不听话的事,婆婆与公公生闷气了,婆婆喝了闷酒,躺下睡觉没醒,第二天送到医院检查,是脑溢血,没抢救过来。

婆婆去世后,公公有事就找我丈夫,小叔子结婚、三个小姑子出嫁等大事,都是我们张罗的。如今我丈夫去世六年了,按常理我给公公送葬,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我不多参与别人也说不出啥。但是小叔子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信任我,有事愿意找我商量、拿主意。

那天下午,小叔子让我劝大哥出殡那天在灵车上扛灵头幡儿,这时大伯哥的犟劲上来了,也不听劝了,哥俩吵得不可开交。小叔子媳妇说:“二嫂,你就劝劝他哥俩吧!老人还没送走,别让外人笑话咱家。”

小叔子想让我劝劝大伯哥。大伯哥从小就犟,他和公公多年不说话,父子俩一个桌子吃饭,和别人说话,也不和公公说话,公公也不和他说话,父子俩就这样犟。

另外,大伯哥以前脾气暴躁。小姑子结婚三天回娘家那天,大伯哥给新姑爷倒酒,小姑子不让喝,把倒好的酒顺手倒掉了。大伯哥气呼呼责备小姑子,小姑子不听,大伯哥迁怒大伯嫂,追到酒店外,弯腰捡了半块砖头向大伯嫂狠狠的砸过去,幸亏大伯嫂躲闪的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真不知这些恩恩怨怨何时才能了结呀!

二、我是修“真、善、忍”的

丈夫在世时,把钱借给两个小姑子买房,一人借一万。我家做生意周转不开,借了公公两万元。两个小姑子让公爹给买手机,公爹让丈夫从借的两万元中拿钱买了两部手机。这样一来,我们还欠公公一万五。因丈夫患重病到处医治,钱都花光了,借公公的钱,也没还上。丈夫怕他走后这笔钱说不清,临终前当着我和公爹的面说,还公公一万五。

丈夫去世半年后,我攒够钱还公公时,公爹拍桌子大喊大叫,说不是一万五,是两万,买手机的钱让我冲小姑子要。我急忙安慰他:“爸,你别生气,我明天给你送来。”我回家找娘家这边亲属借钱,有的不让给,说买手机是他同意的,哪有这样的老人,儿子死了就不认帐了。但是我是修“真、善、忍”的,做人要宽容大度、真诚、忍让。他是老人,只希望他不生气,身体好。第二天我又给公爹送五千元。想想小姑子的难处,她们也不容易,所以丈夫生前替公公给她们买手机的钱,我一分也没要。

过一段时间,公爹又来商店,我笑脸相迎,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看别人的长处。我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照样去饭店给公爹点他爱吃的菜,公爹看我没计较他多要去的五千元钱,对他还象以前一样,心里很感动。

又过了几个月,二小姑子来了,一進屋就蹲门口了,连咳带喘,我问她咋又犯病了,她说别提了,原来我还的两万块钱,给婆婆买公墓花几千,剩下的他们几个分了,这钱是背着我和大伯哥分的。我没有抱怨公爹,我理解、体谅老人的心,可是二小姑子却因为分钱时公公偏心,气的旧病复发。

二小姑子有肺结核、条件不好,分的钱最少,一生气病情加重,借不到钱,找我借三千元钱住院。我劝她、领她去找中医看,中医大夫一号脉说看不了,让去医院。二小姑子住院半个月就去世了。小姑子如果不生气,不去争自己分的钱多与少,把名利看淡,也许人生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了。

三、替丈夫尽孝道

丈夫去世时,公公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万分难过。我修法轮大法,对谁都要善,我安慰公爹,告诉他我会替我丈夫尽孝道,像他二儿子在世时一样孝顺他的。

大法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这六年来,我总是像丈夫活着一样善待公爹,逢年过节带女儿到公爹那过团圆年、给老人买礼物。公公过生日时,我年年都想着。公爹每次去我家商店闲逛,我没时间做饭,只要他来,我都去附近饭店点四个他爱吃的菜,他爱吃红烧鸡、红烧鱼等,我就换样给老人点菜。与婆家人也和睦相处。

去年公爹病危,几个子女轮班在夜间陪护,丈夫不在了,我主动提出替丈夫尽孝道,夜里值班陪护病危的公爹。公爹一夜不睡觉,三五分钟就喊你一遍,他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喝水、一会儿小便,拿来尿壶给他接尿,他又说不便了……我给他擦屎接尿从不嫌弃,有时小叔子想替我,公爹不让,愿意让我陪他唠嗑。公公病重糊涂时半夜三更说胡话,让人毛骨悚然,头发好像都立起来似的,轮到小姑子的夜班,小姑子吓的都不敢陪护,让她丈夫替她。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我也没有胆量陪公爹。公爹临终前说出来肺腑之言,他感激我和弟媳,说得了我和弟媳的济了,说我俩比他姑娘伺候的都好。小叔子和弟媳常感动的说:“咱爸若要走了,每年过年我们都去看你。”我说:不行、不行!还有大哥呢!话就岔过去了。

如今老人出殡的时间都定好了,亲朋好友也等着给老人送葬,老人的两个儿子却起了争执,矛盾不断激化。

婆婆家的事大家都一清二楚,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一定要给弟弟妹妹做个榜样,用真心感动他们,用善化解他们的恩怨。大哥不听劝怎么办?我就找了三个法轮功学员劝大哥,他们分别讲了他们善待家人的事。大哥不犟了,同意给公爹打幡儿了。小叔子高兴地笑了,说:“二嫂,这都是你的功劳。”我告诉小叔子感谢这几位法轮功学员才对呀!是大法改变了倔强的大伯哥,化解了大伯哥和小叔子间的冰疙瘩。哥俩和好了,我才松了口气儿。

不料,第二天晚上八、九点钟,小叔子来电话说:“大哥又不打幡了,你再去劝劝吧。”我连忙给大伯哥打电话,没等我开口,大侄女说话了:“不是我爸不打幡,是我不让我爸打幡。自从我爸给我奶打幡,我家就没顺利过,我就是不让我爸打幡。我爷的班,我爷的楼都给我老叔了,我老叔怎么不打?他知道打幡不好压运让我爸打,他咋那么尖呢?二婶,你说我老叔多不讲理!让别人替打幡他给外人八百元钱,我爸打幡一分也不给,我爸不打,他让我爸给出八百元钱,他太不讲理了,他太欺负我爸了。”

于是我就劝大侄女说:“百善孝为先。你爸这次打幡是孝敬你爷爷,是大好事,是做善事,最大的善事。况且你老叔也不是那么坏。你爸住院,有困难时,还是你老叔、老婶东找人西找人,也借给你爸钱,又给你爸看护,给你爸买吃的,关键时还比别人强。明天你爷出殡,亲朋好友都来,别让别人家看咱家笑话。你爸是老大,要多担量弟弟妹妹,孝敬老人。”“那我考虑考虑吧。”不一会儿,侄女儿回话说:“二婶,这次就听你的吧,让我爸打幡吧。”大侄女是个懂事的孩子,只是有个心结没打开,听明白我讲的道理,就不拦着了。

我刚放下电话,小叔子也来电话说:“二嫂,大哥一会儿打,一会儿又不打的,我对雇的人说明天打不打都给钱,这钱就让大哥出。”真是按下葫芦起了瓢。

我又从老三那要来明天主事先生的电话,与他沟通。出殡那天早晨五点多,我又与小叔子冒雨来到主事先生家,果真有个男人坐着,我想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遇事应多为别人想,他们也不容易,人家要多少,我今天就给多少,让老人今天顺顺利利的走。我说:“你们看着收吧,需要多少钱?”他们说:“那就给二百吧。”我就真的掏出二百元平息了这件事儿。

四、全家一起念颂“法轮大法好”

公公出殡这天,丧事办得非常顺利,回来时天也晴了。一些亲朋好友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纷纷退出党、团、队,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大哥今天也是高姿态,小叔子说:“雇人打幡的钱是二嫂替拿的。”大伯哥要给,我没要。小叔子媳妇说:“二嫂,这钱我替你小叔子拿,你能让这个家这么顺利把老人送走,我都不知怎么感谢你,这钱就得我们拿。”非给不可,不要不行。给老人烧期时,我用这钱请大家吃了顿午饭。

三天圆坟回来后,兄弟姐妹说说心里话,先让大哥说,大哥不善言表,让我说,我就没推脱:“咱爸走了,家里虽然有点分歧、有点误解,大哥想开了,高姿态。从今以后我们要多亲近!”这时小叔子抢着说:“谢谢大哥!谢谢二嫂!今年过年都上大哥家过年,每人拿二百元,来年到二嫂家去。”小叔子媳妇说:“咱们今后要像尊敬母亲一样尊敬二嫂,谢谢二嫂为我们操了那么多心。”我说:“不用谢我,我要不学法轮大法,我不会做的这么好,要谢就谢谢李洪志老师吧!谢谢法轮大法吧!”

接着,全家人就一起念诵了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叔子媳妇声音特别大,楼下就是小叔子的商店,她也没顾虑有没有顾客。全家念完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大哥问小叔子:“你怎么没念?”小叔子风趣地说:“我在班上(上班时)天天念。”就这样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所有的恩怨、误解都被融化了。

事后,小姑子说:“大哥现在变了,早先从不知道关心人,现在知道关心人了,跟我说有事打电话,需要钱吱声。”

法轮大法化解了一家人的恩怨,融化了在小叔子、大伯哥之间挡了四十年的冰山。小姑子也认可大法好,公爹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父子连心,哪个儿子都是他的心头肉,哪个父亲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互相怨恨啊!

其实,我婆家的这些亲人先天本性都是善良的,只是他们受了中共宣扬“无神论”、摧毁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传统道德的毒害。在当今的中国,人人向钱看,生意场上父子反目、兄弟成仇的现象屡见不鲜,儿女不赡养风烛残年的父母被父母告上法庭的事也时有发生。如果没有迫害法轮功这场运动,百姓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不足,重德向善,兄弟和睦、宽容,那将是多么美好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