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引起我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虽然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我还是抽出时间帮助外婆写了刑事起诉书。由此得到启发,我自己也写了一份诉江的刑事起诉书。因此,我想起了许多从小以来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九九六年,随着爸爸妈妈的修炼,从此我们一家人都走上了修炼之路。从小就是“药罐子”的外婆,修炼后没再吃过一粒药,十几年来一直身体力行,容貌上也看不出与岁数应有的老态。我打娘胎里就随着妈妈学法而接触大法,在爸爸的教导下,两岁多便可以一口气背好几篇《洪吟》。我们全家人修炼,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之中,那是一种神圣而美好的状态。

一、童年的回忆

直到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爸爸妈妈相继被关進监狱、劳教所,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受到了不可磨灭的创伤,在我童年的生活中形成了内向、自闭的病态性格,我不敢与人说话,走路时一个人总爱靠着墙走。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的小伙伴们都有爸爸妈妈接送,我只有外公外婆接送,不知爸爸妈妈到哪里去了。外婆教我:别人问你的爸爸妈妈在哪,就说是打工去了。当时幼小的我,即使什么都不懂,但也能感受到周围小朋友们对我异样的关注。每当我看到书上、电视上有爸爸妈妈和孩子在一起的画面的时候,我就不说话,自顾着落泪。那个时候,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我躲在被窝里独自哭泣,只有我自己知道。对于心细如发的我来说,这些童年的画面已在我脑海里徘徊了无数遍。即使如今我已经长大,明白了许多道理,对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的认识,那些小时候做过的噩梦,直到现在,都是我摆脱不了的梦魇。精神上对我的伤害是非常大的,虽然人小说不出来。外婆曾经带我到重庆儿童医院检查,医生说,这孩子脑袋里有块黑东西,属智障儿童,以后不能上学读书。有个保险公司查看病历后,也不愿意办医保,说这样的病医不好、保不起。

父母入狱后,我被外公外婆带在身边,老人没文化,也不会辅导作业,仅仅是管饱一日三餐,因此我幼年的教育也无奈搁浅。

上小学一年级时,妈妈回家了,我才知道爸爸妈妈坐牢了,在儿时的记忆里,依稀记得婆婆每月带我去探望爸爸妈妈,总是辗转于各地(后来知道是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匆匆忙忙,只能隔着铁窗远远地望一眼他们,对他们陌生得好像不认识,但后来外婆告诉我这是爸爸妈妈,有时也教我叫爸爸妈妈,我才渐渐熟悉起来。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犯了错的坏人才被关進监狱,所以在小时候也无数次问过外公外婆,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回家,却被关在监狱,他们是坏人吗?外公外婆只能淌着泪,对我欲言又止。当我明白了这一切之后,我才开始反思,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二零零七年二月,爸爸回家了,一个曾经支离破碎的家庭现在终于团聚了,告别了曾经的苦难。那些年,外公外婆既要供我上幼儿园,还要看望爸爸妈妈,因家庭遭受迫害而经济拮据,为了节约钱,在楼顶烧蜂窝煤。在重庆这样的大城市,电、气都是开通的,却不敢用、尽量少用。虽说如此,但那几年来,亲戚朋友、同修叔叔阿姨对我的照顾还是记忆犹新,令我铭记于心。

二、少年走了正法修炼

回家后的爸爸,调养半年后去了外地工作。妈妈回来得早,便与朋友做生意,往往早出晚归,渐渐也迷到常人中了。彼时我已快小学毕业,由于多年无人监管我的学习,甚至考中学都有些困难了,于是爸爸从外地回来,将我带到了成都上初中。那是二零零九年,我第一次离开家,离开亲近的外公外婆,开始与陌生的爸爸单独生活,与此同时也开启了我的修炼历程。

我们父子俩基本上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我经常协助爸爸用电话讲真相。后来爸爸考虑到整体的修炼问题,于是举家乔迁到了成都,也是想有一个整体的家庭集体修炼环境。在成都读完初中,又读高中,但必须回原籍高考,于是我们全家又回到了重庆。

我辗转过很多地方,总是来了又走,走了又换下一个地方,慢慢的随着我长大,我也有了自己的思想,也会产生许多的情绪,有时思想中有对父母的责怪,当初将我抛下。但随着我学法的深入,我不再怨恨他们,相反的,我了解了、理解了他们, 我为他们当初的行为而感到自豪,因为他们是师父的弟子,为了证实大法、捍卫宇宙真理,他们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三、诉江制止迫害

今年我十八岁了,伴随着大法走过了十八个春秋,虽然在修炼路上我有过迷茫和疑惑,但至少我未真正脱离过大法,在这良好的家庭修炼环境中,坚定着我对大法的美好向往与正信。

况且慈悲的师父一直管着我,这一点我是能充分感受得到的。在曾经好几次的病业过关中,只要学法看书很快就会好了,至今想起来也觉得很神奇。曾经的智障儿童如今是翩翩少年,在师父的呵护下,小弟子已长大成人,感恩师父。

大法在世间洪传二十三年了,然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却长达十六年,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在中国,有多少人遭受到不同程度上的伤害乃至被迫害死亡,有多少家庭都遭遇了类似的痛苦与不幸,只是因为我们怀揣着共同的信仰。十多年来,无论中共邪党怎么迫害打压,大法弟子仍然对大法坚定不移,事实证明了迫害正信注定是失败的,现在到了制止、结束迫害的时候了。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父肯定了诉江,我觉得这是当前非常应该值得做的事情。我也希望许多和我差不大的同修朋友们,都能开始动笔做这件事情,不要有其它负面的思维。只要听师父的话动手去做了,就是师父的好弟子。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