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巩义市五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至二十三日,河南省巩义市王文昌、杨秀英、张远恒、高凤舞、韩爱玉五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控告十六年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他们以挂号信的方式将诉讼状寄到最高检察院。

王文昌,男,五十一岁,家住河南省巩义市河洛镇康沟村扎子沟。
杨秀英,女,四十六岁,工人,家住河南省巩义市货场路。
张远恒,男,四十三岁,个体经营,家住河南省巩义市建设路大首领。
高凤舞,女,六十六岁,工人,家住河南省巩义市。
韩爱玉,女,五十二岁,农民,家住河南省巩义市夹津口镇申沟村。

以下是五位法轮功学员控告书的内容简述:

全家修炼大法王文昌多次被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国社会上至中央下至地方铺天盖地的对大法弟子展开了灭绝人性的迫害,我们全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爸、妈在迫害过程中,先后失去生命,我和妻子先后被非法关押、劳教、酷刑迫害、强制洗脑,我从戒毒所回来已奄奄一息,差点被迫害致死,两个孩子失去家庭,荒废了学业。

在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九,我因传看师父的经文,被非法关押在巩义市拘留所半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劳教一年。在河南省白庙劳教所面对惨无人道的酷刑、强制“转化”;两年劳教,我没“转化”,巩义市610把我送到巩义市戒毒所继续迫害,后又非法劳教我二年,当时在巩义市戒毒所已被迫害的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白庙劳教所不敢收,巩义610又把我送回戒毒所继续迫害,在戒毒所我经常失去知觉,摔倒,戒毒所的医生就给我注射不明药物,再往后食水不进、针也打不进去了,奄奄一息时,才把我送到一个小医院,医生做了简单检查说:这个人已经抽了,不行了,快拉走吧,医院不收。

在家属的强烈抗议下,当地610闫伟怕担责任,才让家人把我抬回家,当时家人正在给我准备后事。脱离了迫害的环境,在家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身心健康,610的人看我健健康康的,就经常去家骚扰,我和妻子只好流离失所,在外打工。

学法轮功做好人杨秀英屡遭迫害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心胸狭小,和婆家人不能和睦相处,还和婆婆吵架,第一次读完《转法轮》这部宝书,我的感觉是:真好,这部书是教人做好人的,我能做到,我开始和婆家人缓和关系,多做家务,心情愈来愈好,我知道这是一部高德大法,我要按照书中要求认真的修下去。

但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学校书记找我谈话问我:炼不炼,我说:炼。从此河南省巩义市开普公司保卫处就经常去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初,被带到开普公司招待所洗脑,同时被洗脑的还有开普公司其他法轮功学员;三天后被非法关押到巩义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天;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我正在开普公司工厂上班,开普公司保卫处把我从岗位上骗到三百三十九洗脑班“转化”,我开始绝食抗议五天。这次是巩义市610、国保大队直接针对开普公司法轮功学员办的洗脑班,开普公司的几个法轮功学员都被骗来,每人关一间屋,外面锁着。先来软的,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两个月后才放我回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我和两个同修去北山口发资料,被北山口派出所绑架,第二天非法关押到巩义市拘留所,十三天后,我和另一名女同修被非法送往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迫害,非法劳教一年。

张远恒信仰法轮大法两次被关白庙劳教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我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上访,半路被巩义市公安截回,关进巩义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将近四个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我在街上走,被巩义市新华路街道办丁红召等人强行绑架到巩义市洗脑班,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并敲诈家里四千多元,后被送到郑州市白庙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白庙劳教所,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劳教到期后,又被丁红召等人强行送进巩义市戒毒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又被非法送进白庙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白庙劳教所二次劳教中,遭受酷刑折磨,非人虐待,棍棒打、几根电棍同时电击、拳打脚踢,参与行凶的恶警有:杨少峰、宋延岭、国五一等人。

二零零三年八月,我被巩义市新华路街道办丁红召等人接回,劫持到巩义市三百三十九洗脑班,在家人的努力下,我回到阔别三年之久的家。

二零零四年九月,我被偃师国保大队绑架送到了偃师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十个月,在看守所多次遭到殴打、上大挂、鞭子抽等酷刑,后被偃师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送到河南省新密市郑州监狱迫害。

高凤舞按照真善忍做人 江氏集团反复关押洗脑迫害

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前,我身体有各种疾病,丈夫身体也不好,家庭负担全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把我累的身心疲惫,总爱发脾气。修炼法轮大法后,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不知不觉脾气也好了,往年的各种病不翼而飞,家人看到我巨大的变化,丈夫、父母、哥嫂、妹妹都走入大法修炼。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河南省巩义市开普公司保卫处就经常去家骚扰,二零零一年初,被带到开普公司招待所洗脑,同时被洗脑的还有开普公司其他法轮功学员;三天后被非法关押到巩义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天。

二零零三年八月,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去她老家申阳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二人被非法关押在偃师市拘留所十四天,期间我二人被拳打脚踢,后来我二人每人被勒索四千多元才释放出来,回来后我们的脸、眼角、嘴角还是紫的,并且把我们俩个上到报纸、河南电视台新闻上丑化我俩。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我刚买菜回来,在楼下开普公司保卫处的人强行把我拉到他们的车上,把我送到三百三十九洗脑班“转化”迫害。

二零零五年腊月,我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去巩义市外沟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民众诬告,国保大队把我们俩个送到巩义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四天。

韩爱玉修大法家庭被拆散,望将江泽民绳之以法

一九九八年初,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常年折磨我的胃痛一下好了。后来听说江泽民不让炼了,我非常不解,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我去北京上访,被巩义市公安局人拉回,非法关押在巩义市拘留所,他们对我殴打,并把我们去北京上访的还有其他的大法弟子绑上,让我们站到大卡车上游街示众,在体育馆开公众大会让我们站在前面,批斗我们,如同“文革”再现。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五个月左右,才将我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左右,我被夹津口派出所劫持到巩义市三百三十九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我被夹津口派出所绑架到巩义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我被登封派出所绑架到登封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年,在看守所里,他们对我又踢又打,酷刑折磨,登封派出所的人又去我家抄家。

由于我的无辜被迫害,丈夫害怕被牵连,和我离婚了,在我被非法关押的二年里,两个女儿和幼小的儿子没人管,给孩子们的心灵造成巨大的伤害。

这些年,我所遭受的这些痛苦,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江泽民操纵国家机器,利用公检法司从上到下迫害只为做好人的群体,无视国法,肆意践踏人民的基本权利,对一群善良的民众进行惨无人道的镇压,江泽民已触犯了中国法律和国际法。因此,我申请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将江泽民绳之以法,以彰显法律的尊严,让中国老百姓真正在法律的保护下过上稳定、幸福的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5/河南省巩义市五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310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