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梅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许多人都听说过古时候有个《二度梅》的故事。我今天给大家讲一个三度梅的故事。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的家里。

我的父亲是个善良老人,和母亲养育了几个儿女,过着清苦的日子,辛苦了一辈子,却连退休金都拿不到了,常常因为住房发愁!儿女也是穷的穷,忙的忙,父亲又不愿意给儿女添麻烦!

可是突然有一天,父亲惊奇的发现脾气最不好的我变了,不发脾气了,我告诉父亲我炼了法轮功。此功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父亲觉得这功法不一般,威力很大,谁都改变不了他这个犟女儿,这个功法却能改变。我给父亲读了法轮功的书《转法轮》。父亲觉得这是一本让人做好人的书啊!我告诉他这是一本修炼的书,能让人修到极高层次。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我为了维护大法,后来与另一位同修去了北京天安门举横幅“法轮大法好”,回来后,我的丈夫逼迫我放弃修炼,拿离婚相威胁。我坚决不放弃修炼,丈夫不让我進门,我回了娘家,父亲听了我的诉说后,义正词严的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大法使我女儿变善良了,你丈夫要逼你离婚,没人养你我养活你,谁要敢抓你我找他讲理去!”

在那邪恶猖狂的年月,父亲这么正义的一句话,使父亲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没过多久,父亲接近于聋了的耳朵突然好了,小声说话都可以听见了;房子装修一新了;再后来每月竟有了三千多元的退休金;儿女们的日子也好起来了,父亲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父亲已经九十多岁了。人出现苍老的状态,虽然没啥大病,但腿没有力气,只能在床上躺着。

腊月,快过年了,我买了一盆含苞待放的梅花给父亲。过年那天,所有的梅花都开了。梅花开的喜气洋洋,似乎感染了父亲,父亲看着满室儿女,开心的笑着。

正月过去了,父亲突然得了褥疮,父亲的臀部先是烂了鸡蛋大的一个洞,紧接着血液循环明显变慢,身体各个部位都开始烂,用什么药也控制不住!我对姐姐说:“给爸读《转法轮》吧!”姐姐开始每天给父亲读一讲《转法轮》。

父亲身上小伤口不知不觉的都好了,鸡蛋大的洞愈合了,也能吃能喝了。曾经挑食的他也不挑食了,就是说起话来像个纯真的小孩子,但又不失理智,常常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

更神奇的是,落了的梅花已经长出了叶子又开始长出了花苞,没几天就开了!我们大家笑说古有二度梅的故事,原来真有此一事!过了些日子,花落,但又重新长出了叶子。一转眼五月。

一天父亲说他已经修到七层天了,那里归他管理。他常常说一些我们听不太明白的话,好像在指挥一些人干这干那,有时指挥一些人往屋里搬东西。当然,他说的,我们用肉眼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有时像在算帐,什么五七三十五,姐姐故意逗他说七七四十二,他说不对,七七四十九。又过了几天,那两天他啥都不说了,常常对着外面的天空挥手,好像在和谁打招呼!姐姐怎么逗他都不说话,姐姐把宝书《转法轮》拿过来给他看,他瞅瞅书,轻轻的说了一句“《转法轮》”。这是父亲这几天说的唯一一句话,也是人生的最后一句话。

凌晨,我被电话叫醒了!姐姐告诉我:“爸爸睡过去了。”我赶紧穿衣赶过去。我出奇的平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悲痛都没有。一進屋看见父亲床上的肉身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明显的感到父亲的魂魄已经走了,不在屋里了。

头一天遗体告别,人家告诉不许哭,姐姐忍的好痛苦。火化那天人家不让看遗体,姐姐偷偷走过去,掀开布,去摸父亲的手,发现父亲的手软软的。姐姐悲痛袭来,控制不住自己,刚要哭,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突然有个象小棉球似的东西从外面飞進姐姐的喉咙里塞住了,让她哭也哭不出来,说话也说不了了。别人以为她心脏不舒服,问她是不是有病了,她拼命摇头,就是不能言语,这时,起灵音乐响了,姐姐突然看见父亲身体发出万道金光,象演电影一样,她惊呆了!

随后,父亲被人抬着火化去了。火化完了,大家去拣骨灰,姐姐突然感觉心口象打开了一扇门一样,一下子有说不出的敞亮,所有的痛苦不翼而飞。那个小棉球也从喉咙里飞了出来,再看父亲的骨头是那么的晶莹剔透,简直无法形容的美好。

姐姐回家和妈妈说了此事,妈妈心里也感到很大的安慰。

不经意间看见那盆梅花居然又长出了几个花苞,在这大五月里,再一次绽放!它是在为一个支持大法得福报的父亲送行。

这就是发生在我家里三度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