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相的公检法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有感于世人心中仍存有的善念,把这些年在讲真相过程中令人难忘的点滴事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证实大法的慈悲法力,见证正法救度世人的洪势。

二零一零年,由于父母都被非法关押迫害,我和同修到当地公安分局门前打横幅要人。当我们在烈日下举着横幅诉冤情、要求放人的时候,我们知道师父就在身边。国保大队的人不敢出来,很多人都在办公楼的窗边看着我们,没有任何一个分局的领导敢出面。面对我们两个女孩,他们如临大敌,能听到接待处的人慌张的打电话说局长正在研究如何处理我们的事。附近的同修都在帮我们发正念。

路过的车辆不方便停车的,有的摇下车窗向我们喊“加油!”,“上省政府告去!”,“支持你们告到中央去!”有的路人和附近商铺的人上前来安慰和询问情况,我们就堂堂正正的讲真相。人们都很同情,为大法弟子被迫害抱不平。有一对老夫妻,大概有八十来岁了,我俩刚讲了几句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却无辜被迫害的事,老奶奶就流泪了,哽咽着听了一会儿真相后说:“天热,你们要坚持住。”然后依依不舍的和老爷爷互相搀扶着离去。还有给我们买水的,向我们竖大拇指的,静静的一直在远处关注的。

有一段时间,围观了很多人听我们讲真相,后来被分局门卫的人冲出来凶神恶煞般驱赶走了。我们始终坚持着,没有放弃,也没有被带动,一直发着正念。这时,一辆轿车缓缓的停在了我们附近,下来了一位大哥和一位大姐。这个大姐善意的询问事情经过,认真的听真相,并用笔记录下来。她告诉我们她是一名记者,希望能尽力帮助我们,维护正义。还给我们留了她的姓名和电话号码以便再联系。

分局门卫看到这种情况后,再次冲出来歇斯底里的大喊:“你们是哪儿的?他们是法轮功,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敢管这事!?”就在他以为能再次逞凶的时候,那大哥一身正气、挺身而出,大步流星跨到他面前,手指着他大声呵斥道:“你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名?把你工作证拿出来我看看!你在这儿喊什么喊?赶紧给我走!”高大魁梧的身材好像一下就能把门卫拎起来摔出去一样。就这一句义正词严的话,把门卫吓的抱头鼠窜,逃回分局黑窝里再也不敢露头了。他们的义举震撼和感动了很多人,因为怕我们长时间暴晒,还让我们到他们的车里面详谈。

等我们从车里面出来要继续打横幅的时候,分局的人出来接待我们了。

通过讲真相,派出所的警察配合我们、帮助我们解围;分局的警察说国保大队那些人最不是东西,全局都瞧不起他们;区检察院的接待人员在接待室退党;主审法官在办公室接受神韵光盘,不长时间调离了迫害岗位;市检察院的接待人员坚决反对酷刑迫害和体罚虐待,帮助查询检察长的姓名电话并建议向上级机关及中央申诉;监狱管理局接待人员积极给予帮助并提供局长及秘书电话;监狱信访负责人及驻监检察室负责人帮大法弟子说话,批评监区执行警察,并要求大队长亲自接待答复家属;监狱中心医院医生帮助研究病情、提出建议,就连保洁阿姨们也来帮着出谋划策;司法鉴定中心的医生说收到了真相信。我们说:“法轮功没有错,真、善、忍没有错。”她说:“那是国家错了呗?”我们说:“不是国家错了。”她说:“啊,是共产党错了。”我们说:“对!”然后大家都笑了,她非常高兴的把监狱不给的资料给了我们。

在平时的讲真相中,也有很多感人的事。有一年过年前,给单位一个打更的大爷送真相年历。当我把漂亮的年历捧到他面前介绍时,他认真的看认真的听,然后告诉我他知道大法好,并从脖领里掏出贴心戴着的护身符给我看,珍爱的摸着,说是同修以前给他讲真相时送他的,他天天都戴着,已经三退了,还会默念“法轮大法好”。我当时特别感动,觉得同修们做的真好,师父太慈悲了。

有一次打“摩的”,给司机大叔讲真相,告别的时候他说:“我知道法轮功好了,你可不能啥人都讲,得注意安全啊!另外问你一个事儿,你们发不发工资?你们要是发工资,我也给你们干。”我说:“我们可没有人给发工资,都是自愿的,是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人的。”他说:“啊,那你们真行!”

记得有一次,打真相电话。对方接起来说的是很不标准的普通话。我说:“先生您好!请问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说过,你是哪里呀?”电话中传来呼呼的大风声,他几乎是喊着与我对话。我说:“我是黑龙江的朋友,你在哪儿啊?”他说:“我在世界的屋脊呀!咱们离的很远啊!”原来拨通的是西藏的电话号码。他接着说:“我们这里环境很恶劣啊,风很大。”我说:“那你是在外面吧。”他说:“是啊,我正在放羊。”我说:“大哥,咱们真是有缘。我告诉你一个大事儿,就是共产党从建政以来搞了各种运动,迫害死咱们无辜的百姓八千万,从一九九九年又开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伤天害理,就是对咱们藏族同胞迫害的也是很严重啊,对不对?信仰是自由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党却对法轮功学员做出活摘器官贩卖牟利的罪行,天理不容。所以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现在全世界都掀起了退党大潮,咱们如果曾经加入过它的党团队组织,也一定要退出来,咱们善良的人可不能跟着它遭殃。请问,您是党团员吗?戴没戴过红领巾?”他说:“我都没什么文化,没入过那些东西。”我说:“那太好了,那大哥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如果遇到了天灾人祸的时候,默念这九个字就一定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的。我真心的希望能把平安和吉祥带给您!”我问:“你能记住吗?”他说:“嗯,我知道了!我记住了!”我说:“祝福你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他说:“谢谢啊!”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到一个商场的化妆品店买东西,看到店员就送神韵光盘给她,在做介绍的时候,老板循声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问道:“宣传什么的,是不是法轮功的?”表情比较恶,语气也很不善。到了跟前一把拿过光盘说:“你们别在这儿讲,前段时间就有在这儿讲的都被抓起来了,赶紧走!”当时的场面比较紧张,店员也被吓着了。我笑了笑说:“谢谢啊姐,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为了我好,也是提醒我让我注意安全。”她愣了一下,然后脸上严肃的表情没了,气氛瞬间就变得缓和了。接着我就开始给她详细的介绍神韵,她一边听一边反复的看着光盘。最后我说:“这个确实是好!”她说:“这个确实是法轮功的!”我说:“对,台前幕后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是法轮功学员,现在已经是在国际上巡回演出的世界第一秀了,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她说:“其实我看过,确实是法轮功的。”我说:“每年都是一套全新的节目,这是今年新出的,你们拿回去要好好欣赏,一定会喜欢的!”她高兴的说:“好,谢谢啊!你以后常来啊,需要啥就过来!”

之前我住的地方,楼下有一个小广场,每天早上都有一个老爷爷非常大声的唱歌,老远都能听到。他主要唱的是民歌,当然有很多是歌功邪党的歌曲。一开始,我特别反感,他一唱我就对着他发正念,可是他还天天唱。后来我向内找,我发现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够,对待问题总是用恶的一面而不能用善的一面。渐渐的我开始可怜他、同情他,觉得那个年代的人被邪党欺骗、迫害,爱好歌唱,但除了邪党歌曲以外竟然无歌可唱,我一定要送他一盘神韵,让他看看真正的正统文化,让他听到大法的歌。第二天早上,他和往常一样又开始唱了。我带上神韵光盘特意绕到他面前,等他歇气儿的时候跟他搭话。我说:“爷爷,您嗓子真好啊!这么大岁数,身体也挺好啊!”老年人最爱听这话。他乐了,说:“嗯,还行吧。”我说:“我奶奶在家也爱唱歌,她喜欢唱苏武牧羊。她还爱看神韵晚会,您看没看过?”说着就把神韵晚会光盘递给他。他看到光盘,脸色马上就变了,一边摇头一边摆手,阴沉着脸说:“这个我不看,拿走,我知道这个。”我想不能这么轻易放弃,就继续介绍神韵的美好,神韵的声誉。可他还是摇头,也不接也不看。突然我想,也许应该换一种方式,就说:“爷爷,您真不要啊?”他也是愣了一下,抬着头看着我。我快速的把光盘收回来,揣到包里,说:“您要是不想看也没关系,反正我奶奶可爱看啦,还有很多别的爷爷奶奶也都特别爱看,特别喜欢,就您没看着。您就真不想看?这么好听的歌,好看的舞蹈,您就不想欣赏欣赏?”他不吱声了,像个小孩儿一样,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包。于是,我慢慢的再次从包里把晚会光盘拿出来,双手捧着凑近他身边,手指着封面上的图片和文字说:“您看这演员多漂亮!这服装多精致!背景多美!还有海外艺术家和名流政要对咱们中华民族真正的传统文化的认可和赞扬,多带劲儿啊!”他笑眯眯的,用手摸着,翻来覆去的端详。点着头说:“嗯,看看也行吧,怕啥呀,欣赏欣赏呗!我回去好好看看!”从那以后,早上就再没听到他唱邪党歌曲了。

讲真相、送神韵过程中令人难忘的事还有很多很多。有的人,给他取了两、三个化名都不喜欢,非得要自己取一个中意的;有的人,看到神韵光盘后欣喜若狂,说想要的就是这个,终于找到了;有的人不放心,第二次见面时还要确认一下是否已帮她做了三退;有的人明白真相后,回到学校或单位里成了活传媒,给同学或同事们讲起了真相;有的明真相的学生在寝室里高喊“法轮大法好”;有的人,收到神韵后非要回送点儿别的礼物,怎么拒绝都不行;有的人说破网软件可真好用,我们都离不开他了,一天不看都难受;有的人说你可送对人了,我就爱看这个;还有的老年人说回去一定和儿孙一起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