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要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

一、我有师父啦

我从小天目开着,元神能离体,能看见佛、道、神和天女散花等美妙景象。

我在得法前多灾多难,寻死几次都被救活,有一次我服毒自尽,元神到地狱,地狱有个神把眼一瞪,呵斥小鬼:“你把她带来干啥?马上给返回去。”我不回阳间,小鬼抓胳膊把我送回来。一回来,我就苏醒过来,一睁眼,躺在医院里,都以为我不行了,医生站了一排。

我从小没念几天书,父母说我长的漂亮,怕我被坏人欺辱,就不许我上学,我看见谁上坡拉车艰难,帮着推车,回家跟母亲一说,招来母亲一顿暴骂。我觉的人生没有一点乐趣,就想出家修炼,可哪个庙都不收我,说没到时候,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我真正的师父。

在二十四、五岁时,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天空象黑布一样黑,突然黑黑的天空出现一个大屏幕,屏幕中出现许多天女,她们在跳舞、散花,四面八方星球都在转,一个穿道袍的人也在转,转的飞快,我就说慢点,让我看清楚,这时就停下了。我看见了师父,师父的声音透过宇宙在往人间传法。说来奇怪,我的腿起空了,我飞到天上,飞到师父近前。师父对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大喇叭讲法呢!我和师父之间只有一个台阶,可我却不敢迈。这时,师父身边一个外国小男孩,放下正在看的一本书,这本书是师父讲的法,他已经看一半了。他搀扶我的胳膊说:“别怕,我扶你过去。”他还告诉我,我踩的是星球的空隙,往下看,感觉身体悬空,下面是宇宙和人间,师父跟我说了几句话,我一句也没听清楚。醒来后,我对家人说:“我找到师父了,师父在人间呢!快帮我找师父。”婆婆她们说我疯了,加上我三天两头有病,婆婆怕我瘫痪,就让丈夫和我离婚了。

我和丈夫结婚后,一家人都欺负我,丈夫的弟弟妹妹也打我,结婚九年,丈夫给我的钱加起来也不到五十元。他不干活,有婚外情,我还得帮他还赌债。孩子小时,我不能出去干活,家里连一毛八分钱一袋的大酱都买不起,那时在山边子住,我就把大葱洗洗泡盐水当菜。

转眼熬到了一九九九年,在八、九月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满天都是法轮,大的比一面墙还大,小的象指甲大。第二天,弟弟来了,抱了一摞书,书的封面是蓝色的,中间是法轮,和我梦到的一样。我惊喜的问弟弟,哪来的书?他说哥哥让给我的。我打开书,好多字都不认识,也不知是啥意思。我急哭了,泪掉在书上,我看见书冒出七色的彩光。我趴在书上睡着了,醒来后奇迹出现,书上的字我大多数的认识了,简单意思也明白了。我这个高兴啊!一生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一生的谜都有答案了,我有师父啦!

二、每天睡三小时

从得法后,我非常珍惜师父赐予的万古机缘。白天出去发廊烫头,一天只睡三个小时,一天学一讲法,炼功、四个整点发正念从不耽误,不能旷课。今年偶尔午夜发正念耽误了,白天补上,有时晚上睡前发一念:明天几点必须起来,到那个时间了,不是电话铃响了,就是敲门声,有时还听到师父喊我。

修炼后,我明白了和婆婆间的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劝三退时,我把婆婆一家人都劝退了,婆婆还是邪党的团员呢!我曾是绝症患者,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的发廊就是救人的好地方。无论谁来,我都讲真相,公安的、六一零的、社区的,有时还有便衣及各行各业的有缘人,谁来救谁。片警大调动,来了我就讲真相告诉他们:千万别迫害大法弟子。有时出去遇到公安的,明白真相后,有的在车里冲我摆手,有的主动喊我姐姐。

三、只要还有一滴血,师父就能给我全身的血去救人

因为几次服毒,医生说我的血液里有毒。修炼后,我流血九个月,流的是黑紫色的,开始时是硬块、象疙瘩汤一样,后来流的象小米粥似的,我照样天天开业、天天救人,亲人让我去医院,我发出一念说:“不去,只要我有一滴血,师父就能给我全身的血。”我每天都劝“三退”,在师父加持下救人。少时退一个两个,多则退四、五个。天天流血,脸色有些白,一天,我想,不能这样下去,这样咋救人呀!我求师父救我,我说:师父,我不能这样,还要救人呢!这一次师父救了我,给我全身换了新的血液。

四、师父,我今天就是要出去救人

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另外空间的邪恶演化各种假相吓唬我。一天凌晨二点,我听到另外空间邪恶打电话,问蹲坑的撤没撤,蹲坑的说:“没你发话,不敢回家。”当时是最寒冷的三九天。上司让他们快点滚。邪恶见一计不成又使一招。我的眼睛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腿也不好使了。我立即求师父:它们不让我救人,师父把我眼睛打开,我今天就是要出去救人。唰的一下,眼睛好了,腿还拖拖拉拉的,走路划圈,当时没彻底否定,我心想:就是拖着,我也去发资料,啥也挡不住我救人。我带了一百多份资料,走了很远,到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资料发完了,腿也好了,可我却找不到家了。我求师父引路,天上出现一朵朵白莲花,莲花排成一条房子一样大的法船在我头顶上走,我跟着,走着走着,我就找到回家的路了。我告诉师父我认路了,法船就不见了。

五、我有师父管,我的使命是救人

四年前,由于亲情的干扰,旧势力钻了空子,来取我的命。当时,出现脑出血和眼出血,血压高到二百八十以上,低压一百六十,躺了三天三夜。儿子和他表弟看我三天三夜,我对儿子说:“无论出现什么事,你不能把我送医院,送医院妈妈就死了。我有师父管,哪怕没有呼吸了,你也别害怕,妈一定能活过来,到整点必须把我扶起来,腿盘上。”儿子哭,我呼吸微弱,不能动,身体没感觉,元神能听到儿子说话,到整点儿子把我扶坐起来,我的元神就回到身体内。旧势力来接我,在门外,护法神挡着,另外空间说:“明天九点你穿好衣服,我带你走。”我的元神说:“你不配,我不跟你走,我跟李洪志师父走。我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的,使命还没完成呢!”第二天九点阴风来了,屋里象地狱一样冷,师父和护法神挡着,邪恶不罢休,我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无论它怎么耍花招,就是不跟它们走。第三天坐起来发正念时,我有点明白了,看见大法轮和小法轮在头顶转,前后左右都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我坚信有师父在,横下一条心跟师父走,我就不会死,我的使命是来助师正法救人的。

六、师父赋予我的正念威力无穷

谁也看不见

二零零二年,邪恶疯狂绑架大法弟子,一群警察闯入我家,我求师父:大法书不能让他们拿走,一大群人在一个屋子里乱找,那一大包大法书就在那儿放着,谁也没看见,谁也没动。

看守所不收

还有一次,我送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我就讲真相。逼迫按手印和签字,我一律不配合,演化出假相,我昏过去了,元神不停发正念,他们找来医院院长,院长说:“随时都会死,放了吧!”他们不放。过程中,我不断去怕心,不断识别,我觉的就是前一秒,后一秒的事。这伙人不甘心,劫持我去看守所,我求师父:师父,我不去,又发一念:看守所不收。结果真的不收。

胳膊六天长好了

冬天,冰很滑,我穿高跟鞋突然摔倒了。手腕和胳膊瞬间两处骨折,骨头支出来,手腕错位扭着。我没有害怕,心里说:申公豹脑袋掉了能接上,我骨头也能接上,但还是给儿子打了电话。当时没有加一念:立即接上。医生把骨头归位,打上石膏,我求师父给接上,就觉的胳膊热。第二天奇迹出现,骨折的手指就能动了。我要把石膏拿下来,儿子看着不让,我求师父:师父,我就要出去救人,胳膊打着石膏,让人看了给大法抹黑,这耽误救人。第六天,儿子媳妇不在家,我把石膏拿下来,胳膊活动正常了。儿子媳妇回来,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利用这件事给许多人讲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人们都称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