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揭露迫害文章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

一、对于受过有形迫害的(如关押、劳教、判刑、酷刑)

1、迫害事实比较多的:要突出重点,不要详细写事情的经历过程(即流水账),能简写的尽量简写,但具体迫害事实要详实的叙述出来。

2、要围绕身体、经济、精神这三方面是怎样遭受迫害的;其次是给家人带来的迫害。迫害事实比较多的可以“横排竖写”,即:先分类再按时间顺序写。比如:

(1)某年某月,在何地,被看守所关押了几次,多少天,在看守所都遭受(身体上精神上)怎样的迫害要详细写;

(2)某年某月,在何地,被非法劳教关押了几次,多少天,在劳教所都遭受(身体上精神上)怎样的迫害要详细写;

(3)某年某月,在何地,被监狱关押了几次,多少天,在监狱都遭受(身体上精神上)怎样的迫害要详细写;

(4)洗脑班的迫害要详细写;

(5)把历次经济上的迫害,可以将上访的罚款、公安的罚款、劳教所、监狱的勒索、所在单位的扣罚工资和奖金、开除公职,洗脑班的经济迫害等等,集中在一起写。

(6)遭受迫害回家后,平时是怎样遭受有关方面骚扰和监控的,集中在一起写。

总之,你认为那件事重要突出都可以单列写。要把发生的事情交代清楚,但不要眉毛胡子一把抓,既耗精力,又让人看不出所以然来。

二、对于无形迫害的,要着重精神上的迫害,其次是身体上的迫害来写。

1、精神上的迫害主要指:在红色恐怖高压下是怎样的感受,被强制洗脑等。比如:

(1)没有言论自由,不敢表达自己的思想,精神扼杀。想跟陌生人说句心里话(讲真相),是不是有可能被举报、被抓、被打、被关押判刑劳教、被虐杀甚至被活摘器官,是不是有恐惧感?是不是会感到来自社会、家庭和单位等的压力?(当然这是写给常人看的,不要把它当成“执着”)

(2)被强制洗脑的经历。

2、身体上迫害(根据公安部“六禁止”)主要指:限制人身自由,不让到户外炼功;不敢随意到同修家串门;不让(“聚会”)集体学法交流。下面举一实例: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理念做人,身心得到了巨大改善。学法轮功以前,我曾经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身体患有高血压,低血糖,浑身肌肉疼,鼻窦炎、神经衰弱等疾病,炼功以后,知道了做人的道理,身体也发生了根本变化,精力充沛,走路生风,从出生到大从没有过如此奇妙的感觉,工作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待病人如亲人,对病人问寒问暖。

然而在江泽民擅自发起对善良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下,控告人×××;深受其害,遭受迫害长达十六年之久;曾被当地公安机关非法抄家五次、看守所二次、劳教一次三年,非法洗脑一次。给本人造成精神、身体、经济严重损失。主要事实如下: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当我们在电视上获知法轮大法研究会被“取缔”后,无法接受教人向善的大法受到这样的不公,我们是受益者,有必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向政府澄清事实真相,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当晚就进省上访,先被省收容所关押,后又被市某某公安分局关押一夜非法审讯;次日,市电视台随从国保大队疯狂抄家,使我父母和我女儿一家受到惊吓,抄家录像也上了电视,给我们全家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亲戚朋友圈内邻里把我们当另类看待。就因为我们说句公道话,坚持自己的信仰,从此以后,我们家不得安宁,电话被监控,骚扰不断,不是公安人员来,就是社区办事处来,要不就是单位人来。天天提心吊胆,甚至有人敲门都害怕,每天高度紧张,生活在恐惧当中,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公公、婆婆也跟着操心,可怜我八十多岁的老公公,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的离休老干部,因我们两口多次受到严重迫害而长期担惊受怕,最终导致精神分裂和老年痴呆症,成天胡言乱语。这与江泽民的迫害是有直接关系的。

(二)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永定门“国家信访局”(当时门口堵满了全国各地截留上访的公安人员),却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破坏和扰乱民众正常信访的“公安”劫持。,我们一行四人一到信访局就被省公安厅劫持。 后来我被单位保卫科带走,关押在医院保卫科,后送往看守所” 在看守所还要被逼做奴工,天天糊纸盒(打针的小药盒)完不成任务者,加班加点熬夜干,夜里还要轮流值班,冬天洗着凉水澡,过着非人生活,被非法关押一个半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为了不牵扯单位,我毅然写了辞职报告, 几次上访不成,这次我决定直接去上天安门喊冤,刚到天安门横幅还没打开,就被我单位保卫科摁住我往头上戴个黑头套,回来关押医院保卫科后送往看守所。医院保卫科在我们俩口都不在家时,又上学校骗我女儿和八十多岁的婆婆,将门打开抄了我的家。给年幼的孩子和老人带来惊吓和恐惧。在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到十七天,恶警上来要给我灌食,在大法学员们的护卫下,他们未灌成,随后又让四个犯人摁住我强行给我打吊针,身体、人格遭受极大侮辱。本应关押一个月就要放出去的时候,江罗集团导演的“自焚”事件突然出现,加重了对我们的迫害,我们那一批上访学员都被判了劳教,我被关押三个多月后,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被劳教三年。

(三)在劳教所被迫害的一年半期间,度日如年,过着地狱般的非人生活,每天长达十四小时做奴工,从剪裤子到做假发,遇加任务时就加班加点至半夜一、二点,干不完活的不准睡觉继续干,早晨六点照常起床。吃饭时间只有十几分钟,高度紧张。长期洗脑,限制人身言论自由,有包夹监控,不准功友相互说话。由于精神恐吓和繁重的体力劳动,使自己高血压高达二百二十之高,常常头晕恶心,身心遭到极大摧残。

(四)株连迫害。因进京上访三次,回来被非法关押在医院保卫科,限制人身自由不让回家累计达半个月。二零零二年六月从劳教所回来后,单位的人三天两头找我谈话,每当逢年过节敏感时期单位保卫科就派人到家跟踪监视,二十四小时电话联系监视,不准我手机关机,随时监控我是否在家,甚至限制人身自由,不让随便出远门。使我人格、尊严受到极大伤害。

(五)经济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三十一日,取保候审保证金扣了我三千元,至今未要回。在两次非法关押看守所五个月期间和一年半的劳教期间,扣发全部工资和奖金,由于工资基数低,比起同工龄的医护人员,至今退休金都比人家少。二零零三年七、八、九月份给我办洗脑班扣了我三个月奖金。由于手机被监视,我们家不断更换手机和卡号,再加“上访”费用等,使我们家生活一直都很拮据。

(六)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找借口怕我们俩口上访,领导天天让我上半天班不让休息星期天。五月十八日中午,某某分局国保大队及办事处,开来四辆警车二十多人,突然把我家团团围住,欲诬陷抓捕我丈夫判刑,(因为当天被抓捕的学员后来都被判刑了)要道口处都有人把守,砸门撬锁、断水断电,被及时赶到的我婆婆予以阻止和斥责下,未能得逞。我丈夫被逼出走,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致使在外地又被非法劳教,遭到严重迫害。

十六年来,我们家过着生死离别的生活,不是他“进去”就是我“进去”,而且随时都有被虐杀的危险,生活上的拮据;不断的被骚扰,都给孩子和老人带来极大的困惑担心和痛苦。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