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冤狱 前南航飞行员起诉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现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张国良向中国最高法院和中国最高检察院寄出诉状,控告前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众多罪行,强烈要求对其违法犯罪行为即刻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图:前中国南方航空公司飞行员张国良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图:前中国南方航空公司飞行员张国良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张国良毕业于中国民航飞行学院,之后在广州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任职飞行员。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接触到《转法轮》一书,被书中正统、博大而又简明的道理深深折服,深深感觉到法轮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于是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他在运动中受伤的膝盖关节(习惯性错位),曾严重扭伤的脚踝(长期肿大)都恢复正常。张国良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在亲朋好友中口碑极好。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从那时起到二零零八年底,整整九年的时间,张国良受到的关押、酷刑折磨和各种限制没有停止。如今已逃离中国大陆的张国良说:“相比其他法轮功修炼者来说,我算是幸运的,还有很多法轮功修炼者被打死、打残,被活摘器官,中共犯下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对于控告江泽民,张国良表示:“在江泽民的推动和指挥下,中共各级党政机关、政府军警机关均成为江泽民邪恶政策的打手,许多善良的人都被蒙蔽,被绑架成为邪恶的党棍,也都无知的犯下罪行。起诉江泽民的目的是让更多人认清真相,停止迫害,摒弃中共。”

以下是张国良的部分控告事实和理由:

自从江泽民在1999年7月发起了针对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的迫害后,张国良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在这场迫害中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摧残和折磨,也见证了众多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迫害。从1999年7月到2008年底,整整9年的时间,张国良受到的关押和各种限制没有停止。

因坚持信仰,表态要修炼法轮功,张国良曾被工作单位软禁及看管长达一年多,并被停止飞行员工作,强行非法没收飞行员执照。因讲法轮功真相,张国良先后被送往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等地遭受各种形式的精神和肉体折磨。

2000年12月2日,张国良由于身上带有“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非法拘留,随后张国良被关进看守所四个月。由于看守所生活条件恶劣,每天吃两餐饭,每餐不到三两饭和一点点菜叶,张国良饿得精神恍惚,在此情况下还被迫劳动。睡的被子潮湿而肮脏,张国良不久就全身长疮,流出脓水,身体溃烂。看守看了吓一跳,不得不送张国良到监狱医院,治了两天后,监狱医院因张国良是法轮功学员而拒绝对张国良进行治疗,将他退回看守所。

因张国良身体溃烂严重,看守所怕担责任,很快将他送到广东花都劳教所劳教。在那里,同样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要强迫劳动,还被强迫观看各种诋毁法轮功的资料进行洗脑,生活条件非常恶劣,食物和饮水缺乏,身体呈现出各种病态的痛苦。由于坚持要炼功,张国良还曾被铐在树上。

非法劳教期满后,张国良仍然被原单位接回监管,很快,张国良又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软禁在广州北部花都一个居住区的部队营房,每天被三名保安形影不离看管。

2002年上半年,张国良被送到广州臭名昭著的黄浦洗脑班洗脑,那里是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最严重的地方之一。在那里,张国良受到了残酷折磨,每天被强迫洗脑,看洗脑班规定的书、录影带,并且每天都要写数千字的所谓“悔过书”。在这个洗脑班中,关押了几十位法轮功修炼者,谁写的东西达不到洗脑班的标准,或表露出对洗脑班的不满,谁就是被洗脑班折磨的对象。

这些法轮功学员们经常在夜晚遭虐待,除了平常的不让睡觉、殴打等体罚之外,还会受到如反复在厕所里灌水、捆绑起来倒吊灌水、灌辣椒酱、用夹子长期夹住性器官、针扎、牙签插指甲等酷刑。

张国良说:“在黄浦洗脑班,每逢夜晚,经常可以听到有法轮功修炼者被折磨的声音,白天,也经常看到有人被折磨留下的伤痕,有的人鼻青脸肿,有的人头发一片一片的没有了(折磨中被强行扯掉),有的人身体上留着伤痕。广州大学教师李晓今在这里被迫害致死,洗脑班说她是自杀。”

张国良说,他的“悔过书”也因不合洗脑班的标准,二个洗脑班的打手半夜强迫他以半蹲姿势站着,并且对其进行殴打。

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中张国良被关了七个月,精神将近崩溃。张国良被放出洗脑班后,又被软禁在花都的一个居住区长达三个月,每天有三个人形影不离地看管张国良。

2004年8月,因讲法轮功真相,张国良被非法关押在东山区看守所,随后被判刑4年,关在广东省四会监狱。他被强迫在监狱中接受洗脑,生产一些用于出口和内销的鞋子。

2007年10月26日,张国良出狱后又被相关单位送到一个服务单位工作,在监管中劳动,同样是每逢有重大活动,当局强迫张国良必须在规定的地方居住一段时间,接受管制,平时经常有监管部门来要求汇报思想,汇报行踪,汇报交往人员。

2008年8月9日奥运期间,张国良又被关在广州白云区洗脑班一个半月,直到奥运结束。

中共国保告诉张国良,象他这种情况,至少还得再监控十年,再看情况决定是否停止监控。张国良无法忍受这种非人的精神折磨,辗转逃离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