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大法弟子,当官的都不会贪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身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个朋友曾对我说:“由于工作关系,我认识不少官太太,要么家庭不如意、要么像黄脸婆,没有你这样的,既有钱,家庭幸福,还有青春和美貌。”还有一个朋友说:“你过的日子是所有女人都想过的日子。丈夫对你,要啥给啥,不用要也给,星星要是能摘,都摘给你。”

我的丈夫是领导,亲身体会到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心巨大的变化,由自私狭隘变得宽宏大度、由武断强势变的温柔体贴、由弱不禁风变得身体力行……所以非常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我也会不失时机的讲一些他能够明白的法理,告诉他不失不得的道理、重德的重要、造业的可怕。

我的言行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他在单位口碑很好,我知道的拒收礼金、退礼二十多万(我家有其它正当经济来源)。他身体健康也是有目共睹的。有时看他工作实在辛苦,就劝他:“工作哪有头,该歇就得歇歇。”他会说:“你不是说要做好人吗?”他还会说:“我有师父保护。”我心里笑了。

儿子是高中生,我修炼后一直按“真、善、忍”教育他。教育他要尊重老师、为他人着想、不怕吃亏等。儿子读学生时,有一次带他出去聚会,他爸爸的朋友偷偷的给他红包,被他坚决的拒绝了。但那时他总处理不好对老师的态度。小小年纪就看不惯老师为了奖金,强求孩子们加压提分,为了提成推销读物……我就告诉他:“妈妈教育你的是要求自己,不是要求他人。”他始终和同学关系特别融洽,总有老师夸他人缘好、有素质。近来又有朋友背地里给他一个信封,他都没打开就让他爸爸还给人家了。

我是因爱美走進大法,想来师尊真是慈悲。我二零零二年底在父母家小住,碰巧母亲头晕起不了床,也不让拉开窗帘说刺眼。当时父母开始修炼大法,我不知道。一老同修去看她,我依在卧室门口听她说到“法轮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在你身边的人都会受益”时,我赶忙问到:“我在这里住了几天,发现我的脸前所未有的光滑,是否是因为法轮?”(以前我子宫不好,前额小米一样的豆豆此起彼伏)她高兴的说:“你悟性真好,是的!”过了两天,母亲就好了。有天晚上我和母亲睡在一张床上,我对母亲说:“我也想修炼。”

为去爱美的执着真是一波三折,因为各种人在各种场合夸我漂亮已有二十多年了。我也很注重装扮自己,总怕有一天会失去别人的赞美。可修炼了,知道这些执着是必须修去的。可怎么去呀?前几年有一天去老同修家,她女儿说我:“你干什么呢,头发也不整整,脸也不抹点东西?”我说:“我去执着呢。”“啊?有你这么去执着的?谁教你的?邋里邋遢,学张三丰呢。”以我当时的心性就搞不清如何能既打扮的得体又不执着。前几年,一直使用進口中档护肤品,心里也知道不管什么样的护肤品对修炼人来说都一样,刚洗过脸,用点东西脸不紧。可是任何借口都是执着心的保护伞。后来要用高档的,借口是:对那还没被高能量物质转变的那部份可能会有用,再后来就执迷不悟了,要用国际顶级的了。去年丈夫给我买了两次护肤品,一次就花好几万。突然有一天,我觉的眼睛周围发痒,第二天就红了,也想到是不是执着眼霜引起的,但不太确定,心想用了这么多年了,不会吧。强忍着痒一天没挠,可是睡着了就不当家了,早上起床一只眼肿的外眼角几乎连缝都没有了成小三角了,另一只稍好点。这下不得不悟了,赶紧停了顶级护肤品。停用一天:消肿微痒;停用两天:不痒微红不光滑。四天以后开始脱落一层薄皮。隔了些日子再用,借口是只要不执着,师父不会不让用,结果又痒又肿。心没去,师尊看的清清楚楚呀。反复了两次后,我决心一定要去掉这颗执着高档护肤品的执着。我对丈夫说:“我再也不要高档护肤品了。”他不解的问:“为什么?”简单的讲了经过说:“你以后省钱了。”他纠正道:“是咱家省钱了。”

我悟到:爱美的背后是求名。求名又派生出:攀比心、显示心、争斗心、不满足的心、想听好听话的心。我就直指这个求名的心修:说我好,说我不好,那不都是常人说的吗;我是修炼人,是舍弃常人中的一切的;既然常人的一切都可舍尽,那一点名又有什么可执着的呢。这个求名的心一放下,发现自己对各种奢侈品都没有了强烈的追求了,包括服装。现在觉的心里轻松多了,打坐也比以前静。

丈夫工作繁忙早出晚归,儿子不在身边,我经常一人在家或独来独往。家里常年有钟点工,有时好几天不用做一点活。修炼状态好时,三件事忙忙活活的,乐在其中。修炼跟不上,就会觉得寂寞无聊。在这时我常常提醒自己是修炼人要洁身自好,牌局不来,电视不看,歌厅极少去(偶尔应酬)。因为心中有法,每次寂寞来袭很快都会过去。我总觉得有那么一天我会彻底超越寂寞。

叩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