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缘只一回,千万莫贻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丈夫临走前一段时间总是重复着说:假如当初正念强一点,不去医院;假如当初师父净化好身体后把名利心放下不去打工;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我会放下一切珍惜大法,随师实修。可惜我犯的错太多了,太对不起师父了,今生没修好……

丈夫走了,留给我的是沉痛的教训和寂寞的深思。五年前,我和丈夫一起得法时,是因为身体都有无法治愈的顽症才走入修炼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俩的身体都发生着不同的变化。因为我基本能在法上悟,逐渐对名利看的很淡,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在很多同修的帮助下走过了一个个生死关后而站了起来。而他却因执着常人的东西不去,把慈悲师父一次次的为他承受而延续的生命在常人中求名求利,没去做好三件事,最后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而追悔莫及。

我知道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悔悟和对大法的渴求,但为时已晚。从他的经历中又一次让我体悟到了修炼是非常严肃的,绝不是儿戏,不要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的。

同修快醒悟,随师返归途,机缘只一回,千万莫贻误。切记。

得法五年,受益匪浅,人神一念得失瞬间,经历的太多了,不知从何写起。记得大姑姐刚知道丈夫的身体状况时由于对法不明白,很反感我们修炼,她总认为是我害了她弟弟,不让他去看病,到我家中大吵大骂一场,曾扬言丈夫有个一差二错就送我去监狱,闹得满城风雨。对于这事,我忍过去了,但心里总是觉得她对我太刻薄,太不近人情,总不愿见到她。直到年前(二零一四年)丈夫身体状况不好时,她一家三口总是来,开始我尽量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和我们身心受益的体会,他们全不听,而且每次都没好听的话。丈夫知道我的委屈,但出于亲情也没跟他们吵。后来我向内找,也许我哪里做的不好,请师父加持彻底清除给我们之间制造矛盾邪恶因素及黑手烂鬼。这样慢慢环境变得好了一点。

直到那天,她看丈夫不行就说不走了,守他一宿吧。也许师父的安排吧,那夜我和大姑姐守着他,因他一会翻身一会摁腿的根本安定不了,姐说,闹了半天他就这样拖累你呀,白天还得洗涮,你受得了吗?我说:姐呀,这几年就是这样过来的,我有师父呵护,身体挺好的,我学大法了,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身心都受益了。我不像别人说的那样,没人性,不给他看病,是因为他的病实在没处看,这么多年为了给他治病把他外出挣的钱全花光了,还欠了账。不管多辛苦,我从没让他受过委屈。如果不得法他早就走了,一个癌症病人能活八年吗?那年你非让他去医院,医生为挣钱说能看好,可是病没看好、钱花不少,医生实在没招了才让我们回家。我背着多少人的辱骂,多少人的指责和不理解,天天没黑没白的照顾他,给他读法。你看他身上三十年的顽癣都没了,手上的硬疙瘩也没了。虽说左大腿根一大疙瘩后边一个大窟窿,骨头都朽掉了,可他皮肤不发炎、身体也不发烧,你也没听他嚷一声吧,这不是他得法受益了吗?!她说也是。我又说姐以后可别听别人瞎说,你现在看到了我们受益了,以后默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她说行。

就这样姐转变了,从一个想把我送去监狱到现在关心我的人。

正月初四早上起来身体感觉不舒服,出现从没有过的剧烈咳嗽假相,而且不想吃喝,开始也不在乎,只是把它当关过,可接下来情况急转直下,我向内找,发正念,无论如何也不听旧势力的安排,我吃不了饭也得喝水。那时来看丈夫的人挺多,他们都说我人都脱相了,让我打针吃药,否则我垮了他就没人管了,我说没事,明天就好。话虽如此,假相还不消失,我虽找不到根源,但我感觉我只要发正念、炼功、学法就不咳嗽,我认定是旧势力干扰,一定清除。这样过了几天我虽没被拖垮,而丈夫却因我身体状况,认为是他累垮了我而自责,结果不几天就走了。

突然的变故使我感到措手不及,更出乎意外的是,我的肉身开始出现出血假相,本来十几天没吃多少饭,身体状况坏到极点,真是欲哭无泪。但不管怎样我心存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我都能过去。当时环境下,虽然帮忙的人挺多,但我草草办丧事的决定谁也不明白,看热闹的人都说我“心硬”,自己亲人没了也不哭,对拿钱想帮忙的一律谢绝。晚上人们走后,我和女儿赶紧发正念炼功,这样咳嗽假相随之消失。可出血假相没有改变,我想这也不行啊,我是大法弟子,还得神起来啊,不能听旧势力的安排,不要这假相。办过一七后,我突然想到平时鼓励丈夫说:你别怕,有师在、有法在,咱们没有过不去的关,有我在你就没事,因为我们是牵手下世得法的,有我在就有你在。可就是这句不介意的话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给我肉身制造假相。想到此,我赶紧到师父面前跪下合十,说:师父啊您放心,剩我一人我也要坚修大法到底,旧势力不配考验我。就这一念,身体立刻感觉舒服了许多;话音一落,出血立刻消失了。

想写的太多了千言万语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师父给我的太多了就写到这吧。再次感谢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关心我、帮助我的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