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医生被剥夺工作 控告首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原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心医院女医生陈静,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刚刚一年(二零零五年)就被单位以修炼法轮功为由强制剥夺工作、撵出医院。十年来,陈静本人及家人在经济上遭受很大损失,精神上遭受很大伤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陈静将控告首犯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和《刑事诉讼状》分别发往北京最高检和最高法。

陈静认为,被控告人江泽民在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杀无赦”、“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控告人深受其害。被控告人给控告人及家人肉体、精神及经济上带来很大损害。

被控告人江泽民利用中共的权力,利用国家的权力、政治、经济、军事、政法、宣传、外交等,利用法律之外的非法组织“610”疯狂迫害法轮功,导致近一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栽赃诬陷和人身攻击;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被控告人江泽民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利用中共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因此,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附:陈静在控告首犯江泽民的文书中部分自述:

我毕业于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院,曾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

上大学前的暑期,我先后找到了多种民间气功,直到有幸遇到法轮大法,我开始了全新的人生。

可是大一还没结束,一九九九年新学期开始以来,不断传来各地媒体对法轮功的歪曲报道,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公开迫害。当时真的很难啊,家庭、亲朋、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真是让人觉得喘气都很费劲。但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已在我心中深深扎根,永远不可磨灭,我采用各种方式澄清真相。

二零零一年底,正值中共对法轮功善良民众迫害最疯狂的时期,面对中共操控下的所有媒体一言堂的污蔑之词,三十六名海外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真善忍”。我看到中国民众深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就把揭示海外法轮功学员到中国讲真相而遭迫害的传单在大学里发放,被一个领导发现并构陷给时任临床医学院副院长杨志荣,几个领导如临大敌般将我软禁在院办公楼图书馆内,抄走我书包里两本法轮功书籍和十几张揭示事实真相的传单。

后来,杨志荣不让我上课,将我软禁在院办公一楼最里侧一间无人的黑屋子里,逼迫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坦荡地写出了自己如何在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杨志荣看后深感恐慌,急忙拿着走了。杨志荣用中共历次运动斗争的经验来处理这件事,把我讲真相的纯善举动当成很大的政治事件。他把我软禁在这里,然后找到和我同寝室的女生,要她们逐一汇报我的所谓“违法行为”,平时和什么人联系,家里人都是什么情况等,并要求她们秘密监视我的一切行踪并随时汇报,在她们那里得到了我父母的联系方式。

另一方面,又把电话打到我父母那里。我的母亲接到电话的当时就瘫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我的父亲也是以泪洗面,强忍悲痛在我姐姐和姐夫的陪同下来到佳木斯。面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奔波而来的我的家人,杨志荣以开除学籍、交给中共警察一定会判刑等威胁,并以从我书包里抢走的物品和我写的反映真实情况的信件,以及我的举动伤害了全院教职员工的利益等谎言给家人施加压力。

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杨志荣勒索了1000元钱。可是,杨志荣还要我必须写一份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才肯暂时罢休,被我坚定拒绝。后来我的父亲写了一份,杨志荣不干,我的姐夫又写了一份,杨志荣还说不行。谋划了很长时间,杨志荣又要我的姐夫从新写一份,把其中“不炼”和“不上北京”等字样空出来让我亲自添上,又遭我严词拒绝。父母在旅店里突然双双跪在我面前,姐姐气得一脚向我踢来,父亲怕姐姐踢坏我,起身来挡,结果这一脚踢在了父亲身上,全家人哭成一团。那一刻我心如刀绞,但我知道如果轻言放弃,毒害的将是全家所有的人,我不能那样做。

杨志荣就迫使我家人把我带回家所谓“教育”,当时马上面临期末考试,给我的学业带来严重的干扰,刚到家住了一宿,杨志荣又打来电话说马上返校参加一个科目的结业考试,但必须家长去陪读。当时正值年末,姐姐姐夫单位很忙已不能再请假,我母亲不得不拖着病痛的身体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和父亲一块又把我送到佳木斯。当时天真冷啊,我们三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一路上谁都无语,母亲紧紧的挨在我身边给我拿吃的,我哪里能吃得下啊。我知道,她怕失去我、怕我被抓去坐牢。我也很痛苦,明明是在做好人,却被迫全家遭磨难,这一次给我本人和家人带来了经济损失(除被勒索的1000元钱外,我家人几次往返的旅餐费也达上千元)和无法估量的精神伤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中旬,一位法轮功学员因发放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我出于好心陪未成年、孤苦伶仃的孩子去派出所打听情况。不想被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松江派出所教导员刘笃军非法扣留,刘笃军把我当犯人一样审问,期间对我恶语相加、施以拳脚,非法搜我的背包,一个劲的威胁要将我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还说他就能让学校非法开除我的学籍(他误以为我是佳木斯大学的在校学生)。在他们去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时,将我绑架在面包车上,一个警察看着我,后来又把我劫持到佳木斯大学各个学院企图查出我的身份。无结果后,又勾结佳木斯大学院内的新华派出所警察,一块把我劫持到佳木斯大学保卫处,时任佳木斯大学保卫处姓刘的处长和学工部姓徐的部长配合警察,采用伪善的手段妄图诱骗我说出真实身份。后来,他们又勾结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保卫科科长徐晓波及党群办公室的宋天慧等人,逼迫我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我拒绝。

在医院恶党机关里的人却把我的义举当成了头等“大罪”,多次秘密开会讨论,并暗中对我的档案进行详细调查。病理科主任岳农灏、支部书记杨笑泉(肿瘤科主任)、恶党党委副书记陈慧荣、人事科科长孙敏、恶党党委书记郑德有、中心医院院长这场迫害的主要决策人----姚大为都直接参与了对我的迫害,他们将家在外地、刚刚步入社会的我毫不留情、毫无道理的推出医院。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我和朋友去伊春市串门,刚一下火车,还没到朋友家,就被南岔公安分局治安大队的两个着装警察迎面堵过来。为了掩人耳目,旁边早已布满了便衣警察,两个着装的警察装作维持秩序,不动手,几个便衣的彪形大汉冲上来强行绑架我们。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因此我们拒绝便衣警察的野蛮绑架行为。这时,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看到我们几位女子都穿着干净利落,举止温文尔雅,不象是坏人,群众疑惑地议论纷纷。警察惊慌失措,急忙造谣说我们是逃犯,他们是在依法办案。我们抵制恶人们的谎言暴行,我的朋友一边善劝狠命拽她的又高又壮的便衣,一边大声对围观群众说:“善良的南岔父老乡亲们,我们不是罪犯,我们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今天到你们这里来串门,刚一下火车还没找到人,就遭绑架了。你们知道他们是谁吗(指着绑架她的便衣),他们是警察,可是他们不敢承认……”

在围观群众一片惊叹唏嘘声中,警察们恼羞成怒暴力将我们绑架到一辆面包车上,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们劫持到南岔公安局治安大队,将我们隔离非法提审。警察强行对我们搜身、拍照,均遭拒绝。朋友给他们讲真相,一警察上来就给她两个嘴巴子,朋友大声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行凶的警察吓的急忙住手。后来,我们分别诚心地给警察讲真相,四个多小时后,警察才将我们放回,但非法扣押了我价值500多元的mp5和朋友价值200多元的电子书、价值100多元的mp3等私人物品。

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佳木斯大学(姓刘的保卫处处长、姓徐的学工部部长)

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院(杨志荣等)

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松江派出所(刘笃军等警察)

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新华派出所(一不知名的警察)

佳木斯市中心医院(姚大为、郑德有、孙敏、陈慧荣、徐晓波、宋天慧、杨笑泉、岳农灏等)

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公安分局(王宇辉、赵元欣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4/年轻女医生被剥夺工作-控告首恶江泽民-310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