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铸造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一九九九年迫害一开始,我立刻失去了人世间的一切:家庭、工作、户口、身份证。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我内心充满对大法的信以及拥有师父给我的一颗坚定和不可动摇的心。

后我只身来到深圳打工,很巧有一个老板让我给他餐馆洗碗、洗菜、打杂。我从来没做过这些事,两个腿蹲下去洗碗,大概半个小时,起身送碗、收碗,又蹲下来洗……反反复复下来,这膝头连着小腿、脚板都非常的痛,十多天才缓过劲来。到了冬天,热水洗碗,凉水清碗,反反复复,两个手裂开了很多口子。有一天早晨起来,裂开的口子都渗出血,一数共有二十二个口子。白天不由你迟疑,又是热水凉水,把手一伸進去,加上洗洁精的刺激真的钻心的痛。

我有过几次被劳教,可我从来没有主动吃过劳教所的饭,无数次的被灌食,插胃管,身体一天天消瘦、吐痰、咳血,我自己也闻到一股臭气,招来白眼、恶骂、嘲弄。有一次我被灌稀饭,一大碗,我已经无力坐凳,他们把我摆直在地上,把小板凳翻过来,将我的头卡在小板凳的四个脚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压着、捉着、踩着、灌着,弄的满头、满身、满地都是稀饭、水,然后把我踢一边,上午灌的,直到天黑才把我拖到水房摔在地上,一桶一桶的凉水泼在我身上,又冷、又无力,差一点背过气去,结果送医院抢救……

我还被关过三次精神病院共十个月,打长效针,那针打下去,一段时间全身无力、恶心、呕吐、坐卧不宁,吃不下去饭……

这些年过来后,我可以自由的打工,正常的生活了。我挣过二千多元钱一个月的,大多是一千多元钱一个月,我穿着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衣服质量也比较好,大家从我身上看不出我曾经受过什么伤害,也见不着一点伤痕,又红又白,健健康康。

这些年老家经常有人患病,進城住院。我接接送送,楼上楼下跑腿,送饭送菜,住多久,送多久,热情、周到,不厌倦。

侄儿、侄女们大了,和我在一个城里做事,经常走动。我时不时给他们鼓励,告诉他们做人的道理,至今家里人无不对我佩服、尊敬。

我能走到今天,还能拥有平和、积极、宽宏、善良的心,全都是师父和大法的恩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