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真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我是七十六岁的老年人了,在这十九年的修炼过程中,见证了很多老年同修历经魔难的那种无望的痛苦,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在痛苦中挣扎。虽然同修交流了很多这方面的心得体会,但至今还是有人苦于不得要领,仍在魔难中苦苦挣扎走不出来。最近我也经历了一次魔难,在同魔难争夺中,我吸取了同修过关的有益部份,历经三天拼搏走出来了,我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或许对有这种情况的同修有所帮助。但每个修炼人的状态不同,情况也不同,不能套用,要以法为师。

四月二十五日,早晨炼静功时,突然显现出从脑顶开始剥开一层皮直往身下剐,那皮黑乎乎的,一直剥到脚底下,剥出一张活生生的一张人皮,炼完功我笑着对我妻子说(修炼人),“我已退皮了。”我把看到的情况给她说了一遍,妻子也说,那是你脱胎换骨了,是好事。我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当一回事,我总是乐呵呵的不在乎,没有引起好大个重视。

可是到了下午两点,我整个肚子突然翻斗起来,到处咕咕叫,腹部绞痛,疼痛难忍,随着开始腹泻,一小时往厕所跑十多次,拉的全是水,人都拉脱水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走路打偏偏,但我毫无惊慌之意。因为,从法中我明白,我们一進这个修炼法门,师父就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来,洗净身上的污泥浊水,替我们还了业债,清除了修炼路上可能要得的大病、脑血栓或其它病,净化了身体,也就是说修炼人没有病了。你身体出现这不安逸,那不舒服的状态,那不是病,是消业,是修炼人在消业。修炼人没有病,常人才有病。我是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按照师父说的做,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标准修的不破不败不灭的永生的生命。我这个生命是大法的,是师父的,是众生的,谁也不能伤害,也没资格伤害,所以,我也不着急,心也不慌张。

到了深夜拉的就没有个次数了,也找不到自己拉没拉。我想这样下去,怎么炼功呀。搞了一阵,越来越严重,这怎么行呀,我就找个凳子坐着想呀想呀,一定是哪儿做错了,这一招是同修的交流文章教我做的,遇到问题在法上找。一找就明白了。《转法轮》中讲:“有些人就是来治病的。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進班,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难受,他能放的下吗?他修炼不了。”[1]悟到这里我吓了一跳,我不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重病人了吗?放不下有病的想法。那你不就是师父讲的那种重病人吗?重病人师父是不要的哟!好危险呀!

本来这个法理,我是清楚的。修炼人不治病,可是当魔难走到危难时,就不自觉的想起了常人中的那些知识的东西了,可见人的东西根子扎的多深哟!不下功夫实修自己,是很难去掉它的,它一会儿偷偷从这里钻出来,一会儿它稍稍从那里钻出来,搞的你防不胜防。

到了下半夜,可能是肚子里的东西拉完了,蹲下去拉不出来,站起来又感觉想拉,这时我简直是走不出厕所门了。蹲的时间长了,两腿支撑不住,我就拿一个凳子放在胸前,让身体趴在凳子上,心想,我就让你拉,看你能拉出个什么名堂来。

折磨来折磨去,到了第二天还不见缓解,我就查找自己这些时间做了些什么事情,用法来对照有哪些不对的地方。佛法无边,一下让我惊醒了,原来我对魔难看的太重了。到疼痛难忍,蹲着脚支持不住的时候,我很怕魔难受苦坚持不下去,还去找凳子来帮助它,这样做,你不仅承认了魔难这个东西的存在,你还在不断的帮它的忙。

我体悟到:当我们碰到干扰、困难和魔难的时候,第一念是最重要的。没有做好的,往往是第一时间的第一念没有放下,那就意味着承认了它。呵!我头痛了,呵!我这儿痛了那儿疼了,呵!邪恶迫害我来了,这就不行,那就是等于你第一念承认它了,它就存在了,然后你采取的所有措施和办法,都是围着它在转,站的基点对不对?就是看你的第一念。人的想法很多,东想西想,一会这样想,一会那样想,不管你怎么想,第一念是关键,它才是你这个人的真实思想的体现。

怎么办?不管它了,就当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对付它的最好办法就是不理它。我就坐下来学大法,我是个修炼人,同化大法,救度众生才是我的重中之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可动摇,给我的时间,是让我学法救人的,我就是多学法。结果三天,关就过来了。

其实,我们修炼,所能做的就是“放下”二字。放下人心,放下一切不好的东西,放下执着和欲望,放下名、利、情,放下七情六欲,放下观念,放下自我,遇到矛盾和魔难,都坦然处之,只要放下,关都能过去,真的“放下”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