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善恶必报 敬畏神佛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

李大师您好!我给您磕头,磕响头!

您以您的博大、慈悲的胸怀,挽救了我这个不识好歹、本应下地狱负罪的生命,使我获得了新生。在您的华诞,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个普天同庆的盛大节日里,我要诚心地为您献上一个生日蛋糕,恭恭敬敬的跪在您的法像前叫一声:“师父!祝师父生日快乐,师父您辛苦了!”

师父,在中共迫害大法、大法弟子遭受魔难、师父蒙冤这十六年中,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威严与您的洪大慈悲。我深受邪党毒害,对您和大法犯下了大罪:我诋毁过大法,伤过您老人家的尊严,也对您的弟子做过不该做的事情,为此我也得到过应有的报应。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时,我已在村里当了二十六年的邪党书记。我深深感受过邪党历次运动的邪恶与恐怖。当时身为下属,面对突如其来的高压,我不分善恶正邪,选择了与邪党保持一致,站在了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对立面,助纣为虐:曾用拳脚逼迫我妻子放弃大法修炼,更让我难以启齿的是跳着脚骂过师父,撕碎和烧毁过大法书籍,犯下追悔莫及的大罪!

因为我曾用脚在地上碾过大法书籍,十几年间我的脚经常肿的发黑不能走路,吃药打针也无济于事。

在这过程中,是我妻子以在大法中修出的善良的胸襟,经常借机给我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讲邪党迫害佛法必遭天惩,让我看贵州“藏字石”图片和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等。慢慢地我开始有了转变。特别是看了《九评共产党》以后,我彻底醒悟了,我也意识到自己走在了危险的歧途上,再不悔悟必将随着中共遭到更大的报应,后果无法想象。我立即写下了“郑重声明”,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与邪党脱离一切关系,坚定维护大法,支持大法,声明所有说过、做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

就在发表声明后的当天下午,我感觉头上明显的脱下了一个箍,身体一阵轻松,我更加深信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功法。

但是,宇宙的法理是永恒的,无私的,善恶必报。任何人造下的业和做的坏事还得自己偿还,只是如果能真心悔改,结果是不一样的。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早晨,我突然大便出血,头晕恶心,脸色苍白。家人急忙把我送到县医院。住院五天后,胃镜检查和病理诊断为“溃疡性胃贲门腺癌”,已到中期。六月二十六日转到省肿瘤医院做手术,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随后是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化疗,术后出现并发症:肠梗阻,贫血,血色素低到五点三克,厌食,体重由一百八十多斤降至一百零五斤,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天天在生死间徘徊。

我的妻子始终很平静,她除了无微不至的细心护理我,也经常对我说:不必害怕,你是大法与我师父救度的生命,师父是慈悲的,但大法的威严同在,善恶必报,欠债要还,还掉自己的业债,才会有一个好的未来。一切有师父安排,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相信师父一定会救你的,但你一定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发自内心的忏悔自己的过错,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求师父原谅,求师父救我。

三年就要过去了,现在我的身体彻底恢复了健康,十几年脚肿发黑的毛病从手术后再没出现过。我知道三年来自己身体经受的魔难是在偿还我的罪业。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灵和思想都得到了净化,让我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在我的灵魂深处生出了对神佛的敬畏。现在我的亲朋好友、周围很多人都知道我的绝症是诚心颂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好的。

师父啊!我用什么语言也难以表达对您的感恩!是您的浩大的慈悲洗涤了我罪业深重的灵魂,是您用自己的承受把我从地狱中一步一步托上岸,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师父,我给您老人家磕头再磕头,我盼望您早日回到咱中国来,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师父的真修弟子。

再次给您磕头!敬祝您生日快乐!

一名大陆大法弟子的家人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