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乐无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我是一个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邪党的迫害和丈夫的反对,我只好自己在家悄悄炼功。因为我有类风湿等病,当时只想祛病健身,又觉的“真、善、忍”这三个字好,舍不得丢下,但对修炼知之甚少。后来明白了既要修又要炼,才逐渐成熟起来。

我生活在农村,自家有个独门小院,正房五间,厢房两间。当第二个女儿降生后,丈夫就不高兴,找茬儿就打架、骂人、想离婚,后经别人劝说几次没离成。二零零八年,一次我听师父讲法听到“修炼”这两个字打入我脑中,我说:“师父,我也要修炼!”就这一念,同修为我送来了师父的《精進要旨》,我如获至宝,捧起法就学。师父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

我一边学法,一边流泪,师父的话句句打动了我的心,我要做个师父的真修弟子。很快把这篇经文《真修》背了下来,并把所有大法的书请齐后,认真拜读。我在打坐发正念时丈夫打我,娘家人也反对我炼功。丈夫看我坚定炼法轮功的态度,就对我说:“你要再炼功,咱就离婚。”我说:“我本意不想离婚,不能因为我没做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你非要干扰我、限制我,我告诉你,我不怕离婚,我就选择大法修炼,炼到底。”他说:那我不给你房,不给你地,不给你生活费。我说:无所谓,我不能离开这家,只要有我炼功、学法的地儿就行。最后只给了我两间西厢房,本应该属于我的,地里种的树也没给我,连村里的干部都说:他这样做太狠了。当时我头脑中又显现师父的词句:“人生短 来住店”[2],我对师父说:我就是来住店的,我选择正法修炼,我是幸运的,其它的钱财物都是次要的。

离婚后,身无分文,本来二女儿判给了她爸,可她要跟我一起生活,我们娘俩只是吃了几天的馒头和咸菜,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作为大法弟子我要自强自力,这也是在证实法。我就用勾针勾了两双小孩的童鞋,拿到街上卖了六块钱,给孩子买了捆菠菜。后来又帮别人穿花,当手里有八十二块钱时,同修就劝我说,批发点童鞋、头巾等日用品或勾点小书包,可以到集市上去卖,果然转天就都卖了,卖了一百二十元。第一天走進集市,身边就有同修,同修说: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利用集市的环境多救人。后来和我姐姐与大女儿(已结婚)每人借了二百元钱,做着小买卖,和同修们学着讲真相,每个集上都能劝退十来个人。当我又存够一百元时,我就交给了资料点的同修,开始同修坚决不收,我哭着说:“你就让我尽这大法弟子的一份心吧!”她才勉强收下。

雪花飘飘的冬天,见不到阳光的西厢房,我们娘俩只买了五十元的煤过冬。一次我带着二女儿赶集回来,進家没气、没电,孩子说:“妈,我渴了。”我说:“妈给你买了豆包和黄瓜,我给你拍黄瓜吃。”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苦!”转脸一看,暖瓶冒热气了,水开了,以为是来电了,孩子就去开电视,一看没电。我才恍然大悟,是师父看我坚定修炼的心,在帮我,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是幸福的泪,这是感恩的泪。

后来在一个市场四天没开张,同修提醒我要去另一个地区了,然后就去了另一个集市。离家四十多里,我怕电动车半道没电就骑车助力,一路打听道怎么走,共遇到四个人就讲真相,退了三人,到了地点有同修在等我,并给我送来几十张光盘,我就发光盘。当发给一个年轻人时,他说:“您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只要看神韵光盘,对任何人都有好处。”他说:“我就是管你们的,但今天我不管你。”他走了。我把心放平了,师父就帮我。半天我把所有光盘都发了,心里高兴极了。回家时下雨了,我的第一念是“别把mp3淋湿了,不能影响我听师父讲法。”一看我身上干干的,但公路上都是水。有师父在,有法在,我是最幸福的人,师父给我下了罩在保护我。

一天散了集,想着孩子放学还没人给她做饭,心里着急,但是我是正常靠右行驶,可是一个中学生小伙子骑着电动车,速度飞快逆行直冲我撞来,把我撞倒在地,左小腿迎面骨撞了一个三寸的口子,鲜血直流,露着骨头。我心想“法轮大法好”我没事。那中学生站在那不动,吓傻了。我说:“别害怕,我是修大法的,不会讹你,你三退了没有?”他说:“别人已经给我退了。”我说:那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您心眼真好,我记住这九字吉言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回到家,一看裤子和腿上的血肉粘在一起,我也没管它,脚都被砸紫了,两手又麻又肿,肿的象发面饽饽,就是不疼。女儿说:都这样了,不行,得去学校找那学生去。我说:“别去,不能去找人家,妈妈是在考试,那孩子也不是故意的。”下午学师父的《元宵节讲法》,师父说:“也许你是在历史上欠它的,那就把它还了。可是你是修炼的人,你的心放的下,师父一定会管你的,”[3]我明白了这是因果相报,我还了一条命。

通过这件事,我还要向内找:(一)着急是魔性,让邪恶钻了空子;(二)最近学法少,这是最主要的;(三)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如果第一念想到师父,肯定不是这样。还有情。找出不足,用法归正。在师父的呵护下,腿上的口子三天长上了三分之一,裤子干在腿上七天好了。

几年来神奇的事很多,经常是心想事成,要什么有什么。我手中存够五百元钱时,想买复印机做资料,同修为我送来了。我想印“真相币”,同修马上来教我。虽然我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学电脑上网、印资料、刻光盘等没怎么费劲,同修一点就会了。

我现在时间安排的很紧,早晨三点多起床,四点炼功,与世界大法弟子同步,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然后学法,再去赶集,学法后心里有底,三退顺利。我家又是学法点,又是资料点,在整体配合方面默默的做好,不管是对本地同修,还是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外地同修都尽力帮助,满足资料的需求。可喜的是在我家的窗户上、枣树上都开了圣洁的婆罗花。

学法修炼十来年,神奇之事说不完,苦中有乐乐无限,紧随师父回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痴〉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