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 顽固的我终于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岁了,三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说来惭愧,一家四口人除了我之外,妻子、女儿、儿子在二零零五年之后相继得法。而我呢,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们有许多人在修炼过程中,往往你炼功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炼功,就跟你打仗。你做别的事情,他还不管。你说你打打麻将怎么耽误时间,他也不高兴,可是不象炼功那样。你炼功也惹不着他,锻练身体,又不影响他,多好。可是,只要你一炼功,他就跟你连摔带打。有人因为炼功,俩口子干的都要离婚了。”正是这种状态,家人学法炼功都得背着我,只要让我看到,那就是魔性大发,把孩子们吓得都躲着我,我就拿妻子撒气,跟妻子大喊大叫:炼法轮功就离婚!我这人生来就脾气暴躁,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无论妻子怎么讲,苦口婆心的劝导,我是啥也听不進去,只是一意孤行。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上午九点多,我骑摩托车去取货,在路上被一辆飞驶而来的轿车撞倒、碾到车下,当时就昏死过去,拉到医院抢救,经检查发现两侧肋骨共折了九根。十五天后,因为客户催的紧,我竟能背着主治大夫偷偷地回厂房干活了。当时也没多想,也没感觉到有什么神奇。出院后家人用此事点悟我,我根本不往心里去,还觉得自己如何如何。

车祸后,偶尔发现臀部长出一个小包,后来越长越快,七个月后,到医院检查,发现这个包是一个直径14厘米的肿瘤,需要做手术。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手术完成,经做病理检查,发现是一个恶性纤维细胞瘤,是一种极其少见的毒瘤,全世界也没有几例,根本就无药可医。随即,大夫赶紧给我做了第二次手术。三天后医院就撵我出院,我有些不理解(因为真正的病情家人不让我知道),硬是又多住了两天。

出院二十多天后,我的病情出现了急剧恶化,浑身疼痛难忍,两只手抬不起来,生活已不能自理了。家人又去医院找大夫,主治医生说:“面对现实吧,他这病就是我们医生得了也没有任何办法,不能用药,实在疼的受不了,就打点杜冷丁吧。就目前状态看,他能活过三个月就不错了!”

妻子不甘心我就这样等死,经和医院协商,安排家人带着在医院切除的纤维瘤去到北京肿瘤医院、沈阳总医院化验检查,结果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抱着一线生机,家里的兄弟姐妹全体行动,到处寻求名医名方,可最终都是以失望告终。

就这样,我在病痛的折磨下一天一天的熬着时间,特别是夜晚,根本就不能睡觉,坐着不行,躺着不行,真是生不如死!

眼看着我一天不如一天了,这时候,家里的兄弟姐妹都不忍心再来见我了,只是在背地里为我准备后事了。同时,嘱托着妻子不让给我说出真正的病情。

在这期间,妻子经常不断的给我讲大法的美好,劝我看真相小册子,让我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我依然是吹胡子瞪眼,说什么“你们大法能治病,还要医院干什么!”妻子赶紧拦住我的话:“你不要瞎说!”就这样,妻子也还是不舍不弃。

一天,妻子递给我一张两万元钱的存折,我不知是咋回事。妻子说:“这是保险公司给你赔付的十大疾病保险费。”接着妻子说:“你已经这样了,咱们夫妻一场,我不得不告诉你实话了。我给你看看你真正的诊断书,盖红戳的,而且不是一个地区的,你哥他们给你看的是复印件,是经过修改的。你看看这真的。你的病目前在世界上都没有药,放疗、化疗都不行,医院根本就治不了。”

妻子见我看诊断书都有困难,就拿过去给我念了一遍,我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家人为什么不给我用药。镇静了一会,我扶着墙艰难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挪到卫生间,洗了几把脸,这时泪水忍不住的流下来了,心想,人的一生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过了一会,我走出卫生间,开始给妻子交待后事。被妻子打住:“你别说了,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我师父能救你!”见我没反对,妻子接着说:“咱们先吃点饭,我给你念大法书,你听听,啊!”面对妻子哄孩子般的语气,我当时的想法是:都这样了,给你点面子吧。就随口答应:“行!你念吧,我听!”

说也神奇,那天我竟然很痛快的吃了一小碗饭,这是自生病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饭后,妻子开始给我念《转法轮》,念了不到一讲就休息了。没想到,我这天竟然睡了一个整宿的觉。

谁知第二天,我又开始质疑了:“现在世界上啥药都有,就我得病就没有药?一辈子啥病都不得,得了病还没有药!?”妻子见我如此,就说:“你要不相信,可以去医院查病历。”于是,我还就真的同妻子去了医院,在事实面前,我再也无话可说了。妻子说话了:“这回你可看着了吧,医院也治不了你的病,没有你用的药。咱们回家学法吧!”

回家后,妻子开始陪着我学法。一天学完法后,我问妻子:“你平时看的就是这本书吗?”妻子答:“是啊,就是这本《转法轮》。”我说:“这本书写得太好了,好像都是在说我似的。不管治不治我的病,我在活着的时候也要把他看完!”

学法三天后,开始炼功。第一天炼功的感觉就非同寻常,我全身似乎都有一股电流在涌动,双臂感觉尤为强烈,特别舒服。之后,手也好使了,腰也不疼了,气色变化得非常快。

第二天早晨炼完功,我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境中,我和妻子走在出门的路上,还象以往一样,我拉着皮箱,里边装满了衣物,皮箱上边放着两个象小孩摆的积木似的小房子。可这次奇怪的是,妻子走的特别快,我总也赶不上。越是这样,皮箱上的小房子还老往下掉,捡这个,那个掉,越走妻子落我越远,后来索性我也不捡了。走着走着,皮箱也磨坏了,衣物不断地往出掉,也捡不过来了,最后皮箱也拖没了,就剩手里的皮箱把了。这时穿的鞋也磨透了,没办法,把鞋也扔了。再往上走,一根通天的大红柱子出现在眼前,在柱子下,我是显得那么渺小。旁边还有一扇大门开着,走到近前往里一看:啊!真是太美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人们都在那里做着各自的事情。这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大莲花池,里边开满了各色的荷花,有两个吉祥娃娃般的小孩身穿红色的肚兜,左手拿着水碗,右手持一树枝走了过来。我此时正感口渴,心想:是小童给我送水喝来了。可转眼看到,两小童轻轻地在把碗中的水掸在荷花上,象没看到我一样。这时,上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去掉你的显示心!去掉你的妒嫉心!我被这声音惊呆了。

就在这时,我被妻子喊醒了。回想起梦中的情景,这人生中的一幕幕似乎也呈现在眼前:由于自己在人中迷的太深,执着人中的名利不放,斗强好胜,导致业力满身。是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的保护我,也一次次的点悟我,让妻子和很多同修帮助我,终于使我醒悟过来了。我这条命是师父从死神那给夺回来的啊!

师父在《转法轮》中已明确的告诉我们:“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我悟到,我的这条命是师父留给我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兑现自己的誓约的,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也相信我自己,我会让师父放心的!

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身边的很多人,使周围人群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真是一天一个变化,那真是心轻体胖、满面红光,着实使过去经常接触我的人惊叹不已。尤其是家里那些兄弟姐妹,特别还有象我修炼前那般顽固的,亲眼在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这一下全转变了,都做了三退,还有的请了大法宝书《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