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医生的奇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日】我是一名学医、行医逾半个世纪的医生,我的人生充满了传奇。我能在二十一世纪讲述我的人生和修炼故事,这对认识我的街坊邻里、亲朋好友们来说——这是奇迹!

医缘

我八岁学医,医生师父是一位七十八岁的老头。原本我和他素不相识,却在一天的大街上的草药摊前,卖草药的他看见地上玩耍的我,就像遇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般双手把我抱起,嘴里不停的说:“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从那时起我跟着这位师父学习民间中医草药。

刚学了半年,这位医生师父遭遇“六二年运动”劫难,被迫害关了牛棚,一关就是五年。我又跟着其他师父学医,在我十一岁那年还遇到一个一百零八岁的和尚教我医术和气功。后来又拜了几位医生师父,很多医术都是现在的书本上找不到的,有很多是民间历代单传,但对于很多病的治疗效果是医院所不能及的,这在我后来给人治病中都得到了应验。这期间,凡是教我医术的师父都教了武术给我,也教给我一些术类的东西。

期间还有很多的奇遇,几天都说不完,讲出来可都称的上是传奇,这里就不多说了。

命数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懂奇门遁甲的医生师父却告诉我这一生只能活到一九九七年,而且说这是命数,逃不掉的。我觉得这是命,所以也就看的很开,正常的过着自己行医的生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八十年代末,我快四十岁了。这时我却得了一种罕见的淋巴癌,我的一身医术对这个病也无能为力,先后到重庆多家医院以及四川省人民医院都做过手术,最后一次手术后主治的医学教授告诉我:运气好的话能多活几年。

到一九九七年,医生师父的预言成真,真的就看着自己满身的癌细胞复发、扩散,全身长着无数的肿瘤。谁都束手无策了,家人也准备着后事了。

法缘

然而,世上的事总象戏剧一般有谁精心安排着,冥冥中时不时会有神力展现。

就在这时,有人来教我炼法轮功。我抱着一线希望每天极其艰难的拖着羸弱的身躯学法、炼功,按照大法的要求提高心性。期间因身体虚弱多次在床上打坐时昏厥,但醒来后我依然坚持读大法书。学法的过程中我知道病是生生世世业力造成的,更明白了做人的目地——返本归真;先前医生师父看见的我的生命天定年限也是对的,只有修炼才会改变,天定的生命才会延长。而大法师父还讲:“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1]于是我放下了心中的那个治病的“一线希望”,每天就是学法、炼功、修心性。(期间未用任何方式治疗)

就这样一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我的体重增加了三十斤,身上的癌细胞不知不觉没了,到医院检查身体完全健康。家人和亲人们激动不已,感觉这好事来得怎么那么突然啊?!儿子逢人就说:“这法轮功太神了!”多个亲人因此也修炼了。

而我呢,却很快的平息了内心的激动,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因为我是大法弟子,真的在大法中修炼了,修炼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有病啊?再往后修炼,我知道原来就是以这种安排方式让我得法的,我这一生就是为大法才来到世上的,包括过去学医和遇到的多个医生师父,都是为我今生得法而安排的。

十七年过去了,至今我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可走在街上人们都以为我只有四十七、八岁呢!在下雪的大冬天,我只穿一条西裤,上身着一件衬衫外加一件西服,不觉得冷还全身暖和。

十七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打过一支针,每天行医,为无数的人治好了病。我还多次遇见多年未见的老故交,他们有些原以为我得癌症早就归西了呢,在突然相遇的时候满脸惊诧,有的上上下下的打量我,有的如隔世重逢般,拍着我的肩、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而我都一一告诉他们我因为炼法轮功,所以癌症没了,好好的活着,并给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三退保平安”。

车祸

我修炼大法后遇到很多的奇迹,这里就说一件二零一四年七月发生的车祸。

二零一四年七月底,我骑摩托车出门讲真相,返回的时候由于心急,车开的太快,突然驶入了一段很烂正在修整的公路,加之摩托车刹车在这之前已经失灵没有修理,结果撞在路边石头墙上,连人带车撞飞了一丈多远,最后人落地全身面朝下在公路上还摔出去五米远!可想当时的力量有多大,那真是来取命的。旁边修路的人吓得大叫:“出事了,出事了,摩托飞起来了!摩托车飞起来了……”

那一瞬间,我头脑异常清醒,不怕,也不痛,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看到整件衣服和裤子正面、两侧都稀烂,包括衣服的胸部、肚子位置;左手大拇指第二节骨头肉皮被刺穿、骨头成了非常明显的弓形,我知道这是骨折;左手掌肉皮百分之八十的面积破皮直冒血;右胸部最后一根肋骨骨折;右手手臂、手掌在地上擦得血肉模糊;左脚膝盖骨外面的皮烂了,骨头都看的见;右脚膝盖骨头外露,中间有一个大拇指宽的洞,连同外围的皮肉成了肉酱。

我马上想到:“我是炼功人,没事。”脑子中重复着、坚定着这句话。

几分钟后,我扶起路沟里的摩托车,一看摩托车多处摔烂、严重变形,我也不想那么多,骑上去就走。当时也没有去想摩托车是否能走,结果还真能走。离去的时候,听到旁边修路的人还在嚷着:快叫救护车!

一到家里,不太精進的妻子(同修)见我满身血肉模糊,吓得也直哆嗦。我立即脱下已经在地上擦烂成碎片的衣服裤子,用自来水把身上所有伤口处的血、泥土、煤炭灰、石头渣子洗净,这才发现右脚膝盖骨中间有直径1。5公分、深1公分多的一个洞(骨头上的一个洞);左手大拇指粉碎性骨折;左膝盖骨粉碎性骨折;全身多处外伤。我用剪刀把每一个伤口的烂肉一块一块的剪掉,什么药也没用,也没消毒,当时的气温在摄氏40℃以上。当天晚上在洗伤口的时候,就听到右胸部最后一根肋骨“咔嚓”一声,骨折处自动就合好了。

第二天,我照常行医给病人看病,照常学法、炼功。几天后,我发现左手大拇指第二节骨头的粉碎性骨折,原本成弓形,结果平复了,身上的多处大面积的烂肉开始结疤。二十天后,左膝盖骨基本痊愈;右脚膝盖骨中间那个洞已经没有了,只是还有一个很大的结疤长在伤口上。

谢谢师父!一个多月后,全身已经完全痊愈如初了,而在这期间我静心学法,找到了自己的心性漏洞——干事心、欢喜心、显示心。

这一个多月来,邻居和家人也都见证了我的伤口以及痊愈的过程,邻居每天都过来看看,最后还要了好几张真相护身符去。期间我每天正常行医看病,起初几天来找我看病的病人见到我身上的伤口无不惊愕,眼看着一天天痊愈了,直说:“这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功太神奇了!要是一般人可至少得住医院二十天以上,花上六、七万元还不一定好,还得在家静养几个月,而炼法轮功的一分钱不花就好了!”

结语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被江鬼迫害以来,我一直坚持每天早上四点前起床炼功,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每天坚持学法和讲真相。这些年来经我讲真相退党(党团队)的有上万人,其中有多位警察、党委书记、各级公务员等。在这段迫害期间,在我们镇就有十多人因我讲真相而走入了大法修炼。但我知道我做的还不够,比起精進的大法弟子差距明显。

师父,我的绝症是您给我拿掉的,我的生命是您延续来的,大恩难言谢,弟子惟有精進做好“三件事”,救更多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