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与不信的天壤之别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也算老弟子了,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是生命的改变和升华的过程,里面有辛酸、有幸福,更有对师父的感恩,都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想说下我过魔难关的一点修炼体会。

信与不信的天壤之别

二零一二年秋后,有邻居找我去厂子干活,有车接车送,活也不累。我本想秋收完了在家多抽点时间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没想到邻居一说,利益心的驱使下,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刚干活第二天,意外就发生了,在我着急忙活的时候,脚下踩在一块泡沫上,泡沫下有个圆筒,随着圆筒滚动,扑通一下子把我狠狠的摔在水泥地上。随后就听到“咔嚓”一声很脆的声响,我本能的用手扶地,想站起来,这才发现我的手腕耷拉着,怎么也抬不起来。我顿时慌了神,嘴里一个劲的喊:“我的手腕断了,这可怎么办啊!”这时已忘记了师父,没了正念。

随后厂里负责人通知家里人,一起把我送到医院。大夫给我动手术的时候,我才想起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大声喊:“师父救我!”那个大夫说:“你喊也没有用。”我大声说:“管用,我是炼功人。”就这样,我没感到疼痛就做完了手术。

躺在病床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怎么这么不争气,关键时候想不起师父。回家后,家人把我当病人养起来,给我增加营养。我也心安理得接受,以致手腕很长时间才恢复。

这事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境界,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

二零一三年一天,我和同修大姐一起骑电动车去学法小组学法,在一拐弯处,被后面来的一辆轿车撞倒,正好撞到我的后腰上。急刹车中,我已经在车底下了,大姐和司机把我从车底下拖出来,我站都不会站了,身上好象失去知觉一样。司机说,大姨是不是伤着了,咱们去医院看看吧。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要你一分钱。”

同修大姐和司机扶着我在地上来回慢慢的挪动,大约走了三十分钟。我和大姐一起给司机讲真相,并给司机作了三退。我跟司机道歉说,真对不起,把你车撞了个大坑。那司机感动的说:我今天可是碰上好人了,并连声说:“法轮大法好!”

之后,我坚持到学法小组学完法,又骑三轮车跑几十里路回了家。我跟家里人说了发生的事,家人无不感恩师尊,都齐声说:谢谢师父!

念不正 招来的危险

就在今年前些日子,因为家庭琐事,丈夫当着新入门儿媳和家里人面,对我大声吼叫:你去死吧。我的脸面一下子受不了了,我哪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个家大大小小事哪件不是我操心,在家里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现在竟然让我去死!心里真是万般的委屈、恼怒,干家务活的时候,心里翻江倒海,越想越难受,嘴里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我活的真累,真是活够了,死了算了,也好一了百了。

虽然事后回过神来,觉得这句话不对,也没有及时发正念清除,收拾完家务,我就骑上三轮车去亲戚家办事。走着走着,就发现车老往路边偏,我就使劲往路中间正,可老是不好使,就这样不知觉中,车呼的一下就翻進沟里了。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车已掉到沟底,我胸部撞到沟底一棵法桐树上,又弹倒在地。当时我什么也不知道了,但在意识中,我禁不住喊:“师父快救我!”

这时我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跑过来,边跑边喊,“嫂子,你没事吧!”原来是我们的一个邻居,他老远看到我摔進沟里就跑过来。他快速下到沟底,把车从我身上挪开说:“嫂子,你没事吧?”我说:“我真没事,我是修炼人,有师父保护我。”他说:“真神了,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不会相信。”他帮我把车推出沟底,试试车没坏,只是一只车灯摔没了。我就骑车到了我嫂子家。

嫂子看到我的脸色象张白纸,就问我怎么了。我就跟她讲了事情过程。嫂子让我快念:“法轮大法好,请师父保护!”

在嫂子家吃过午饭,弯腰穿鞋的时候,我吐了两块大血饼子,但我一点没害怕,知道师父把不好的东西给我清理出来了。我就到了同修大姨家,大姨炼功动作不标准,想给她纠正一下。我们一起炼功的时候,我肋骨和胸部剧痛,跟不上师父的口令,有时痛的喊出声来。大姨害怕的说:“歇歇吧。”我说:“不能歇,师父说炼功场是能量场,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在这个范围场之内的人都会受益,更何况我们是修炼人呢!”我坚持炼了四遍动功,前二遍很吃力,后二遍就好了。

在之后的五天中,我躺不下,基本是坐着睡觉,但我坚持学法,炼功,我知道有师在有法在,我不会有任何问题。同时向内找,在我身上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是我有漏了。我想到前段时间由于忙于孩子结婚,放松了学法修炼,在家人给我魔难时,没有把它当成提高心性的好事,反而冒出那么荒唐的念头,以致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差点要了命。如果不是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和师父的慈悲呵护,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师父说:“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1]我真是在情中迷的太深,幸亏这件事情让我及时醒悟。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