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师父将我拔起来再往前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得法的大法弟子。我从小看各种超人卡通长大,着迷于各种功夫并希望自己也有神通以出人头地。我在大学上了一堂道家学说的课,对气功有了粗浅的认识,也知道了道家修炼。当我在学校看到一个法轮功俱乐部的海报时,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了。

我当时的健康很差,我服用了十二年的药物治疗鼻子过敏、多动症与忧郁症。虽然我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得法了,但我经过了一年半才觉得自己在修炼上有了進展。我第一需要成为一个好人。在这以前我沉迷于懒惰、毒品、酒精与电动玩具。这伤害了我个人、我父母及我的学业。在师父的引导下我终于突破了,并开始修炼。

虽然我顽固的不改進,师父从未放弃我。我感到就像师父说的:“我等于把你拔起来再往前送”[1]。

得法初期,我只有偶尔学法炼功,所以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以为自己可以在修炼的同时保持许多强烈的执著——不然长生不死有什么乐趣呢?

一年半后有一天,我的一个好朋友在大庭广众喝醉后闹起来了。当我的女朋友制止他开车时,他竟然对她动粗,然后扬长而去。这使我认真考虑我在干什么。如果酒精与毒品可以如此改变一个平时明理的人,那为什么还要使用这些东西呢?

于是我决定改变了。我戒了酒并开始认真修炼。而第一个考验就来了。再过一个月就是我的生日,我们到一个餐馆去庆生。我的朋友要我喝酒、吸毒,我都礼貌的婉拒了。我女朋友问我为什么不等到生日过后再戒?我回答:这是对我很好的一个考验。

后来她时不时会说我变的无聊了,但逐渐的她也接受了我修炼的决定。

我的下一个考验也与我女友有关。数月后我在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读到:“我说旧势力的干扰,你们想没想过?这也是这种牵制的因素啊!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东西看的最重。那过去一犯了这方面的戒律,就会被庙里赶出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2]

读到这段,我愣住了。在现代社会与自己执著的影响下,我完全悟偏了。我以为只要把色放淡就可以修炼,而且婚前性行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天我就决定停止这种行为。我当时的女朋友非常不理解,跟我哭闹了几个月,直到我们后来结婚为止。但这经验使我理解了什么是正常的人类关系。

那时候我还住在父母家里。我白天打零工,然后晚上上学。我也在找全职的工作。我上课时,我早上六点半离家,午夜才回来。三餐都在外吃,甚至在学校洗澡。生理上那是一段跌跌碰碰的考验。

我时常去女朋友家过周末。我以为只要没有不适当的接触,我们可以同床。不料我在梦中总被色魔干扰,使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那就衣着整齐的睡在她房间的地板上吧。色魔还是没放过我,我又错了。

这期间我们讨论婚嫁,因为我大学快毕业了。我们以前也想过,但本来受到现代观念的影响,觉得同居也无所谓。

虽然我在進步,但有时悟性还是太差。师父会给我各种暗示,有的很明确,有的没那么明确。有一天我出门前亲了我女友,当时就肚子疼了。我就跟女友解释这种行为也要等到婚后了。她同意了。她不希望我难受,我也要提升自己。

终于,我们去法院公证结婚了。婚礼前两个小时,我正式向我女友求婚,她接受了。在情的驱动下,我吻了她。我立刻就后悔了,也感到我小腹里的法轮好象裂开了。虽然她笑得很灿烂,我却觉得很不堪,只好暗暗的跟师父道歉。

两小时后我们结婚了,这些问题就消失了。希望同修引以为鉴,明白正当的关系对修炼人多重要。

虽然我修的跌跌撞撞的,我仍然感觉前所未有的好——一身轻松,对工作充满热忱。以前我很懒惰,总是提早下班,为父亲的公司惹了不少麻烦。一天在工地,我祖父私下问我:“你简直是脱胎换骨了。看你以前那个样子,你现在比谁都勤奋,发生什么事了?”

我告诉他:“我炼法轮大法了,他是一种中国的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宗旨。我要时时做一个好人。”他不理解法轮大法如何能改变我,可是他知道我完全变了。

我希望能做三件事,实实在在的修炼。师父就给了我机会。大学毕业两个月内,我有机会参加了当地的证实法项目,也在我妻子的公司里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这份工作是夜里上班,我不但有钱买车了,我还可以每天白天去讲真相。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内心想修炼,就像师父说的:“就是佛性出来了,把这颗心看的最珍贵,人们就会帮他。”[1]

开始时我白天在大纪元帮忙拉广告与排版。因为我总是想着佣金,我一个广告也没卖掉。而我的伙伴,一位老学员,却能以广告佣金维生。虽然我的业绩不理想,但是我们跟很多西方商家讲了真相,我对金钱的执著也慢慢的磨去了。

我们同时也在推广神韵。之前我只看过一次神韵,这也是我第一次为神韵推广工作。我们联络了许多展览、活动,用广告换摊位。

像有些华人学员在《九评》初问世时的反应一样,我修炼上的漏洞使我无法胜任师父赐予我的这个使命。当我为了反迫害征签或洪法时我都没有障碍,可是推广神韵时我却一点正念都没有。

我的观念是:我在介绍跟大法有关的东西,但是却要钱。有的人一定会不喜欢神韵。这对我们的努力产生了负面的影响。当我的伙伴讲话时,我只是静静的在旁边发抖。当我们留资料给一个秘书时,同修会耐心的讲真相,而我总想掉头就走。事实上人们总是很用心的听真相。

师父说:“所以我想呢,还是礼貌的打声招呼,主动一点比较好。”[3]师父还讲过:“我知道这样做对于西方学员很为难,因为他们觉的打扰别人、主动打扰别人总是过意不去。不是的,你要想你是在救人哪,就没有问题。”[3]

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症结所在。有时候我们去家居展推广神韵时,我不好意思招呼过往的人,也为他们的冷漠沮丧。

一位老学员告诉我,每年有不同的人注定来看秀。我悟到我必须跟最多的人交谈,有缘的人才会听到表演的信息,而缘份没到的人还是不会来看。人都不喜欢被拒绝,但作为一个修炼人,我知道所有事情都有因缘,所以不要执著于表象。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里详细的谈到神韵,所以我反复的在学,以期纠正我的观念。师父说:“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4]

跟同修交流后,我更理解了这个法理,也感到有什么东西从头顶照下来,让我顿时感觉高大无比。我开始自在的跟过往的人交谈,而且不管说了多少话,效果都很好。这是我在推广神韵的一个转折点。

第二年,本市来了很多新学员参与神韵的推广。我面临了一个难题。我知道我不需要在推广神韵上花那么多时间,白天可以去景点讲真相。但我怀疑这个想法是不是出于一种逃避心理。我要做神韵推广以突破我的怕心,但是我去景点跟中国游客讲真相的效果可能更好。最后我决定白天去景点,然后晚上去剧院附近介绍神韵。

开始修炼后,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去掉对功能的执著。明慧文章对我来说像漫画故事,我甚至嫉妒那些有超常感应的人。随着我去掉这显示心后,我理解这些功能是让人更坚定的信师信法,提高修炼。它不是娱乐人或让人出人头地的,而是修炼状态的一部份。

师父说:“然而上士可见可不见,凭悟而圆满。”[5]

我理解到,超常的现象意味着我需要加速提高或该悟到某些我还没悟到的事。许多同修感受不到任何超常的现象,但他们远远超出我对师父跟大法的信。所以我不应该执著于这些小事了。

就像师父说的:“这些小能小术你追求它干什么?追求来追求去,到了出世间法以后,在另外的空间里不起作用。到走出世间法修炼的时候,所有这些功能全部都得扔掉,把它们压入一个很深的空间中去,存放起来”[1]。

师父领我出了犯瘾跟漠不关心的深渊,变成宇宙中最荣耀的修炼者——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自己不可能做得到,也永远无法回报师父的恩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想太多,就做好三件事。

如有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您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7/西人学员-师父将我拔起来再往前送-310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