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做好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巡回演出前,我在明慧网上读到一篇文章谈的是“用心”,感触很深。虽然文章中说的是关于神韵推广,但很多方面我觉得跟我们息息相关。所以在此我就与同修们交流一下。通过这次师父为我们亲自讲法,我悟到大家在救人的事情上好像都放松了,甚至变得有些麻木。来这里久了,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渐渐就会忘记自己来这里是来干嘛的,没有了以前那样的,怎么说呢,就像修炼中的那种修炼如初的感觉吧。

在那篇文章中首先写道,懈怠与做事心,说“做的多的同修,觉得太累了,每年都是同样的内容,就想按部就班就算了,缺少了最根本的‘救人’的心,而变成‘做事心’,甚至应付心。因此而变得懈怠。但是,这些人却掌握着办好神韵的宝贵经验和资源。”

对呀,如果我们神韵演员在修炼上放松了,那还怎么助师正法呢?如果我们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是什么,我们还配做这件神圣之事吗?何况是师父在亲自带着我们呢!

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因为成绩而变得骄傲,看不起别人,甚至也想不起师父来了。本来神韵是师父在带着做,而过程中,师父也在一直给予弟子们很多,包括神韵演员,也包括当地推票的大法弟子,其实很多能力都是师父赋予的,很多成功都是师父在另外空间铺垫好的。而很多大法弟子就把自己一点点成绩当作了自己的本事,而自满起来,好象师父为他付出就是应该的,师父的承受也都成了这些陶醉于自己的成就的学员理所当然该得到的。”

是呀,我之前就有这个感受,自己有了一小点的成绩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而不是师父。比如在自练时如果练会了某样东西时,首先是欢喜心浮起,而后想到的是“不对,我在干嘛呢,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师父说过:“你们对自己做出的一点成绩很沾沾自喜,你唱了主角吗?你连配角都没唱上,有的在唱丑角!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吗?是师父叫你们做的吗?”[1]

唉,我怎么就不悟呢,我是在高兴什么呢?是高兴提高了更能为师父正法在出一臂之力吗,还是这下终于会了,能够显示一下呢?我觉得在内心深处还是隐藏着一个显示心。其实有时这些心很难发觉,我们一定要把这些心去掉,否则一个人心就会阻碍师父正法呀。就像师父讲的:“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2]。

我有天做了一个梦,也是在出发前,梦到好象在开一个小型法会,我坐在一个楼梯上,那楼梯是直的,我就坐在最上面。会快结束时,师父走过来帮我纠正了几个舞蹈动作,教我怎么用膀子。师父在下面做,我在上面跟着学。可是到最后好象还是没完全做对。最后师父好象说了一句话,我记不太清了,但意思是“来,你下来我教你”,下面的我就不记得了。但是从中我发现怎么是师父在下面,我在上面呢?是不是我把自己摆放太高了呢,而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呢?是不是太看重自己从而忘记修炼是第一呢?因为我们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事。

师父说:“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3]

而且在梦中师父说的最后的话“你下来我教你”。师父点得多清楚啊!我醒来后真是觉得太愧疚了。

师父说:“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4]

我悟到修炼是主要的,其它是次要的,一定要把法摆在第一位啊!我还清楚的记得师父帮我纠正的两个动作,在我和某位同学交流时发现这两个动作刚好是某个舞蹈的开头与结尾。我们悟到这是要有始有终,做这么神圣的事情那就要把它做好,绝对不能糊弄事。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我们出发前的最后一次联排中,我跑下去时因在躲另一位同学时把脚崴了,看似偶然,但师父说过:“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5]我知道这肯定是邪恶干扰。我没有把它当回事,但我知道这肯定是因为自己在法上有了漏洞,所以才会被干扰。

其实我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在发正念上放松了,很多时候都没办法思想很集中的发正念,时不时就会被冒出来的杂念影响,也一直在和自己挣扎。因为我知道发不好正念的危险性。怎么就不能思想集中的发正念呢?我觉得一个是没有真正的重视它,因为觉得在山上就有更多保护,反正是每当巡回时,发正念就特别重视,知道一定要发好,不然就会被干扰。那为什么一回来就放松了呢?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我做到了吗?没有啊,甚至连学法有时都会走神、溜号。真的是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其实我觉得还是没有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吧。

师父说:“我这么说吧,大法弟子走向圆满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发正念是其中一件事,这么重要为什么做不好?!为什么把它看的那么简单、不重视起来哪?已经知道这么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么办?”[6]

师父还说:“很多人发正念在敷衍。你要不清理干净你身体中的这些东西,你的修炼就会受到影响。可是那些东西一念就灭没了。你就是正念不足,正念就出不来,就不起作用。”[7]

我这下终于被点醒了,为什么早点不做好呢?为什么每次发生什么事情时才悟到啊?!真的很后悔。不过我没有让它影响到我,我绝不承认它,因为它是旧势力安排的,是因为我修炼上有漏所以才被干扰的。但它们完全没有资格干扰我们。因为我们在做全宇宙最正的事,是在助师父救人。旧势力根本不配干扰我们。但我一定还是要在自己的修炼上找一找,同时请师父加持。

背着师父的《洪吟》,我就这样用正念把整场秀跳完了。修炼是严肃的,一定不能放松自己!最后还是安逸心在搞怪,有了安逸,就会放松自己,它就会让你懒惰从而精進不起来,而且如果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话,那真的是太危险了!一定别被这安逸心影响,一定一定要始终保持修炼如初的那种心态。千万别因为自己在修炼上没做好而影响了救度众生。但当然不会,因为师父在把握这一切。所以我们只有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配得上做这件神圣而又无比伟大之事呀。

那天晚上我想应该打坐,还有三天就要开始演出了,我不能因为这只脚而影响了上台救人啊。我打坐一个小时,就是否定干扰,背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4]。第二天我的脚肿了,说明业力出来了。上课我就尽量坚持,尽量做完每个动作。到晚上,我的脚基本上消肿了,第三天我的脚好了,完全没有任何崴过的感觉。这真的是大法的力量啊。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当时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再次说声“谢谢师父!”

在巡回中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心考验,但最终都能以正念闯过去。只要我们当时想起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就一定可以走过去。大概在两个星期前,我的腰开始痛,刚开始我没有在意它,我以为就是普通的平常的痛,过一、两天就好了,但是发现它越来越痛了。从刚开始的下腰疼到最后上课的组合都无法完整的做下来,往前弯一点点都痛的不行。我就对着它发正念与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不属于我承受的东西。同时也试着与它善解,但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那是真的感到很迷茫。感觉什么都做不了,上课无法上好,自练也只能练很少东西。不过从中我又找到了很多的人心。比如在自练时看到有很多同学在练紫金冠转,我就会很羡慕她们,就会想我的腰什么时候才能好呢,我也想要快点开始练这些啊。可这不又形成了一种有求之心吗?那段时间真的觉得时间过的好慢啊。有点消极,感觉陷在一个地方不能自拔。

直到有一天也是在演出前,腰还是一样的痛,我还是像平常一样否定它,不去感受它。背完《论语》后,突然有一个声音在我脑中响起,大概意思是:本来没有那么严重反而被我搞的很难。我心里突然一震,是呀,是不是并没有我想象或感受的那么痛苦呢?是不是随心而化呢?我是不是该转变转变观念了?当认识到这之后,我的腰真的就好了许多。与此同时我也加强炼功,争取每天多炼一点。心态也能摆得比较正了。谢谢师父的点化。真的感到了是师父把我拔起来再往前送。这之后虽然还会痛,但是我可以用正念去对待它了。

直到有一天,同修问了我一句话,你的腰会痛吗?当时不知怎么回答,因为我的腰已经好很多了。但最后还是回答了是。就这一个字就招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吧。那天演出前自练时腰又特别的痛。我知道是这一念之差造成的后果。那两天真的像是过了个生死关,从中也体现出了我信师信法的程度。如果当时我真的完全的坚信师尊,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迫害。就不会造成这样的麻烦。

师父说:“这个世间上就是在迷中,修炼人的状态也是在信与不信中修。”[8]

我想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不管这是消业也好或是其它也好,我都把它当成一件好事去对待。把它当成一次提高的机会,修心的机会,我一定可以闯过这关的。只要我相信师父,在法上提高。在师父的加持与呵护下,它不但没有影响到我,反倒让我的正念更加坚定。

师父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4]

我只要时时刻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定可以过去的。在师父的安排下,那两场之后有两天休息。那两天除了跟集体出去外我就学法、听法、炼功、发正念。通过更多的学法我也找到了更多的不足,腰也渐渐的好了。我认识到了在关键时刻你动什么念真的很关键。但在最艰难的时候只要我们想到的是师父,就一定可以闯过难关的!谢谢师父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以这种形式和大家一起助师正法!师父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我唯有修好自己,做好我该做的,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救度之恩!

以上是个人理解,如有不正之处,还请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