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母亲的“时髦”开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讲起我的经历,就得先从母亲说起。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五日,我大姐来我家玩,刚坐下,大姐就高兴地对我说:“咱娘现在可好了,自从学了法轮功,身体好了,病也消了,脾气也好了,像换了个人似的。”我听了姐姐的话,吃惊地说道:“咱娘这么大岁数了,还学功(我那时还不知道有法轮功,以为是在大集上摆摊练气的那种表演气功)?呦,她还挺时髦呢。”

隔了几日,我回家看母亲,一见到母亲,果然如大姐所说,真的像是换了个人,原来的黄面孔变得白里透红,干枯的白发有了光泽,更神奇的是还长出了许多黑发,太让我惊讶了!打小记事起,就没见过母亲这么健康过,走起路来,竟然和年轻人一样了。

从我记事起,我母亲就是体弱多病,浑身都是毛病,最主要的是腰疼、腿疼,其它的还有哮喘,这个不能吃,那个要忌口,躺下起不来,起来躺不下,母亲常说的话就是:活着干什么,活受罪,还不如死了好。自从学了法轮功不到一个月,她的身体就是百病皆无了,完全恢复了健康。母亲从一九九七年到现在十八年了,坚持修炼大法,身体一直很好,每当我回家看母亲时,街坊四邻们一提到我母亲,都赞许的说是法轮功救了我娘,我也会感激的说是大法师父救了她。

我的珍贵机缘

一九九八年三月,给母亲祝寿,母亲看我年纪轻轻也是一身病,就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想让我修炼,可当时上学期间接受的中共特有的洗脑教育使我受无神论毒害太深,不相信有神存在,虽然宝书带回了家,也不知道珍惜,偶尔拿起来看看,但总是受到思想上的干扰,一看书,就犯困,只好把书收起来了。

就这样过了不久,我们邻居建立了炼功点,当时出于好奇,抱着无所谓的心态就去了炼功点,看看大家是怎么炼的,也是第一次拿起了大法书和功友们一起学法,有一个学的比较早的同修当天晚上教会了我五套功法。我从真正炼功的第三天晚上,就能双盘,并坚持半小时,同修们都鼓励我说:“你根基真好,这么快就能双盘了。”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渐渐的明白了,为让我得法,师父让母亲来唤醒我修炼,看我不悟,又在邻居家设炼功点,使我悟到,我当时却悟不到师父的良苦用心,真是惭愧啊。

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我学大法之前,不到四十岁,就大小病十几种,最厉害的就是腰间盘突出和坐骨神经痛,再加上泌尿的折磨,使我备受煎熬,用了各种治疗方法都没能治好。学法第四天的晚上,一觉醒来,只见眼前有一个三十厘米左右的彩色大法轮,每个法轮齿上又布满了小法轮,各种颜色金光闪闪的,好看极了,持续了大约三十分钟,直到睡着。

次日起床后,身体别提多舒服了,就是从那时起,我身体所有的病症全消除不见了,这也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怪不得母亲一个劲的叫我学大法啊,此时的我算是真明白了。师父说过:“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1]

老伴的坚定

看到我的身体变化,我的老伴也深受感动,开始读《转法轮》,他因为在部队上以及年轻时落下的病根,风湿性关节炎折磨的他晚上痛的翻身都翻不动,白天出门经常需要推着自行车作为依靠,下雨阴天更为严重,身上起来一些核桃大小的红色和紫色疙瘩,打针吃药不间断,就是不见好,而且越来越重。

从他开始看《转法轮》还不到一遍,风湿性关节炎奇迹般的消失了,并且之前因为医院大夫考虑到他的身体,让他戒烟、戒酒,多少年来,他痛下决心,很多次都没有达成的事,通过看《转法轮》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后,老伴一下子就戒掉了。

师父把我们从苦海中解救出来,使我们从此走上了大法的修炼之路,成为了坚定的大法弟子,在这里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救度之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老伴和其他功友一起去了天安门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劳教,因为老伴之前是党员,恶警说是罪加一等,对待他就更加恶劣,在镇政府里,打的死去活来,就问你还炼不炼,老伴咬牙坚持说“炼!”就这样被打昏过去,醒过来恶人继续打,后来打的老伴意识模糊了,那些恶人怕出事,就把他临时放回家了。在那样严重虚脱的情况下,老伴硬是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半途上,几近昏厥过去,看到路边有人浇地,老伴就把脚泡在冰冷的水里激灵一下,坚持回到了家。

证实大法

大法受到中共迫害,各种谎言,各种恶毒的攻击铺天盖地的来了。我们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坚持,选择了真善忍。十一月的一天,恰逢县城大集,我们当地同修为了证实大法,就一起用集体炼功的方式向世人证明法轮功是清白的,当时各地同修也汇集了很多,刚到目地地,就听有人说不让炼,但我们同去的二十多位功友坚持炼了起来,当即将炼到第五套功法时,看到一百米外的桥上有几辆警车停了下来。我们商量了下:我们炼的是真善忍,我们没有错,不能走,于是就继续炼功,结果就是被全部带回了派出所。(后来和同修们交流,是我们法理认识不清造成的,实际上一百多米的距离,在大集上,我们完全可以从容离开的,可惜当时未悟到,让邪恶钻了空子)。

就这样,包括两位各带着一岁多和三岁孩子的一共二十位同修,全被抓進了县公安局,对所有人使用了刑讯逼供,并把身上所有的钱物全部搜走没收,就想知道本次集体炼功是谁组织的,当然大家都很坚强,他们打累了,一无所获,就把大家分别放在了几个院子里。

次日上午九点,来了一个看似领导的人,我对他说:“从昨天到现在,我们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况且还有孩子呢,赶紧把东西还给我们,放了我们吧,要不然出事了谁负责?”他叫着我的名字说:“你不用逞能!你不是听某某(叫着老师的名字)的吗?你叫他来给你送饭啊,你叫他来救你啊!你不识好歹,昨天晚上我们好心好意做你的工作,你就是软硬不吃,你非得和你站长××一样的下场!你们站长还说,我们说了不算,你们师父说了才算!”

此人边说边用手夸张的比划着。我当时莫名的说了一句:“怎么象演戏一样?”他一听就火了,暴跳了起来,一边嘴里骂娘一边抓着我的头发,拳脚相加落在了我的脸上,并用脚一直猛踹我的腿,想把我踢到。我没有一点怨恨,正念很足,我平静的说:“可能我无心的话伤到了你的心,你就打个痛快出出气吧!”

话音刚落,他的手突然悬在半空停住了,人立在那里不动,那一刻我看到他的手变得黢黑,并且手指也看上去变长了,象是一只鬼手,整个脸也黑了,他好象突然惊了一下,看了看我,又看看他自己的手,一下子和气起来:“你们先出去,在房檐下面等着吧。”后来同修对我说:“你看,师父保护着你呢,他(指的是恶警)打你的脸,你却没有反应,而他打到你脸的那个部份、他自己脸的部份却发黑了,是慈悲的师父把业力都转到坏人身上了,师父太伟大了”。

半小时后,我被叫到了此人的办公室说:“你被拘留十五天,在外面等等吧”,后来我问他,你是大学生吧,看上去很有素质。他叹了口气说,我是大学本科,还什么素质,打人凶手而已,等着回去后,你觉的炼功好,就在家悄悄的炼,别再出来了,你知道共产党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说出的话从不反悔的,你们这样对抗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我回答他说:“我昨晚上就说了,我这条命是大法师父给的,要不是大法,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了,我是受益者,你没学不知道,如果你也学的话,我相信你会比我还要坚定。”他听后微微笑了下,没再说什么。后来他送我们去总局时,和我挥手致意,我希望他早日明白真相从而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有个好的未来。

儿媳得福报

二零零五年,我儿子认识了我家现在的儿媳妇,来我家的前几次,每次吃了饭,她都说胃疼,疼的趴在床上流眼泪。儿子就跑到外面把药买回来了,吃上就好受了些。到了第三次买药的时候,儿媳开始埋怨起来,说,你看看我家抽屉里各种药一大堆,胃疼了,拿出来吃上就好,你们家啥药也没有。听完这番话我笑了,我心里想:你哪里知道我家之前又何尝不是各种药一大堆呢,为什么这些药都没了,不就是因为有幸学了大法嘛。实际上也是师父安排好了的,就是让她得法呢。

于是,我就给儿媳讲法轮功到底是干什么的,给她讲真相。从开始为了祛病健身如何身心受益,到后来的中共如何一手导演“天安门自焚”骗局来欺骗世人。她听了后,非常惊讶的说共产党太坏了,并且愉快的接受了三退。

后来,儿媳一口气把我给她的《转法轮》看了一遍,从那以后胃疼就从来没有在她的身上出现过,一直到现在啥病都没有,脸色也红润了。就这样,两个孩子的结婚日期,在我们建议下,选择了师父的生日,孩子欣然接受。

小孙女的法缘

时间飞快,二零零八年夏天,小孙女出生,长的聪明可爱,从生下来就与药无缘。二零零九年家里播放神韵光盘,她像大人一样从头看到尾,到了两岁半时,孩子经常能够看到师父,看到转动的法轮。现在能背诵《洪吟》五十多首,《论语》基本上能背下来,打坐经常坚持半个多小时,并且每次盘腿完毕,边往下拿腿,边咯咯地笑。

我们全家人的今天是师父给的,所以,我和老伴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三退,现在平均每月都能退上百位的党团队,孩子也给身边的一些同事朋友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使他们抹去兽印而得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