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线 正念闯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在修炼大法前,我全身是病,手脚肿、头痛、眩晕症、失眠、便血、吐、心脏病,关节痛等各种疾病,浑身上下没有舒服的地方,真可谓:“生不如死”; 孩子又小,家里家外全靠丈夫一个人。

一九九七年四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身上的难受都没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从此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脾气也变好了,家务活能干了;修炼十八年来没吃过一片药。丈夫逢人就说是大法救了我。

今年三月十三日八点多钟,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转,剧烈的头痛伴着呕吐,使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缩成一团,不能自持,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不能承认它!发正念清除。丈夫看我痛苦不堪的样子,知道只有师父能救我,就给我读师父的讲法。我弟弟(同修)闻讯赶来,帮我发正念,放师父的讲法。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症状没有缓解,我感到我的身体逐渐变凉,从脚往上一点点象被冻住一样,只有心口还有一丝丝的热气儿。我感到我的呼吸都要像被冻住一样。我心里不停的发着正念,对自己说:再难我也挺住,决不让邪恶得逞,决不放弃生命!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呢,我一定要跟师父回家。家人找来了热水袋、热宝,给我盖上大棉被;可是身体越来越凉。

看到我惨白的脸色,抬头纹都开了,觉得我不行了,大家全哭了。丈夫想起真相小册子里写的喊出声来能救命,他就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给师父上香、磕头求师父救我。当时到我家玩的常人朋友也跟着一起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救救她吧。”

我和弟弟不为假相所动,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过了一会儿,虽然全身还不能动,除了头有点发胀外,没有了先前的痛苦,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很舒服,我意识到主元神要离体,我就坚定一念:主元神不能离开身体,我不能死,我决不能给大法抹黑,我要跟师父回家。

想到这儿,我的心情超出寻常的平静,一点杂念也没有,就想:我是主佛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不管我以前和谁签过什么约,有过什么承诺全部作废,因为我学大法了,以后的路有我师父安排。我想起了师父的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不知为什么,我一直在流泪。

丈夫怕我不知什么时候断气,一次次把手放到我鼻子上;常人朋友哭着问我怎么样,不行咱上医院吧。我说没事,一会就好。我丈夫问弟弟怎么办?是叫同修,还是叫救护车。弟弟征求我的意见怎么办?我说没事,我能闯过去,你继续发正念吧。

我的选择难住了没有修炼的丈夫:送医院吧:人都这样了,怕到不了医院人就没了;不上医院吧:一针没打,一片药没吃,一分钱没花,一天院没住,孩子回来一定会怪罪他的,就是我的五个弟弟、妹妹,还有亲朋好友来了也不能答应呀。可是,当他和在场的人看到我坚定的眼神,看到大法弟子在魔难面前那金刚不动的一身正气时,大家都被感动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回响,我们都被这强大的正的能量包围着。在这期间,我和弟弟一直在不停的发正念,相信一定能解体迫害我的所有邪恶。就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敢动我?

大约十点钟我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形象,贴在门的玻璃上,用仇视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眨眼的正视着她,她一句话也没说,过一会就没了。这时常人朋友喊了起来:她好了,手、脚开始热了。我的全身很快恢复了正常。

我闯过生死关。常人朋友说:太神奇了,法轮功太神奇了,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太神奇了。

下午和晚上,同修们陆续赶来,帮我发正念,家人都非常感动。经过这场魔难,也是有原因的,这些天我找出了很多不好的心:争斗心、显示心、怕心、名利心、欢喜心、学人不学法等等。尤其是怨恨心:我妈在我家住,没有退休金,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偏又信教,知道大法好,就是不学,我怨恨心长期不去。今后我要实修自己,一思一念用法来对照,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不该想的不想,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

谢谢师父慈悲救度,感恩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谢谢家人、朋友对我修炼的支持,也感谢同修们的帮助。

把我闯过病业生死关的假相写了出来,也许对正在闯病业关的同修有点帮助。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