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行否定病业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本来不想写此文,因为同修们写的文章多具启发性,但是同修们都让我写出来,用以警示别人,加之我在与旧势力抗衡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和同修们都存在着一些干扰修炼、亟待解决的问题,所以我决定写出来。

我从零八年回归大法修炼以后,就向师父保证:以后一定走好修炼路。因为自己耽误了太多的救人时光,怕不能圆满,又想弥补过失,所以大量做事,忽视了学法修心,忙得不可开交,还自以为很精進,把师父的叮咛“修炼就要多看书,很多人在修炼中不重视学法是不对的。我对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求的比较严哪?我经常说你要想修,你就一定要多看书,反复的看,书中有相当庞大的内涵,是不可思议的。”[1]忘在脑后。尽管师父一再点化,同修一再提醒,还是没有引起我的重视,导致旧势力钻空子干扰。

一、用正念识破干扰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我去卫生间方便完,刚一站起来,身体突然失衡,一头栽在旁边的洗手盆上起不来了。我明白干扰来了,马上在心里大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然后叫来丈夫,他一看我的状态,赶紧把我扶到床上,忙说:“去医院吧。”我断然拒绝,并告诉他这不是病,是邪恶生命的干扰。有多少同修被家人送進医院,结果不是走了就是重患在身。师父说:“心一定要正”[2],我安慰他说:“真不是病,都是假相。你帮我把电脑打开,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

我看见了慈悲的师父,我象受伤的孩子看见了家长,眼睛立刻湿润了,内疚之情油然而生,在心里默默地说:“师父,对不起了,弟子又让您操心了”。我看着师父,我知道师父也在看着我,看我怎么做,看我行不行,看我是不是那块料。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会让您再失望了!我挺起腰身,顿时升起了正念:我既然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又能真正动得了我呢?!师父就在我身边,什么也不怕。

我努力振作着自己,努力听法,但是干扰极大。尽管我想睁大眼睛去听法,可是听着听着,还是睡着了。一会儿又醒了,再继续听,一会儿又睡了……但是只要我醒来,就喊“师父救我”,就挣扎着听法。就这样和旧势力对峙了大半夜,迷迷糊糊中听见手机响铃叫我炼功了,我睁开眼睛,感觉头疼极了,耳鸣厉害,疲惫不堪,脑子里蹦出一念:太难受了,别炼了。我马上意识到它不是我,是坏东西;我就炼功,因为师父看着我呢!

二、用正行否定假相

我摸索着爬起来,发现左半身有知觉了,我立刻信心大增,心里说:“谢谢师父。”丈夫忙打开灯,要帮我穿衣服,我没用他,衣服在我左手边,我想伸左手拿过来,可左手不听指挥,好象不会干活了。我就用右手把衣服拿过来,放在左手上,然后和左手沟通:你是我的手,你得听我的话,让你干啥就干啥,现在拿住衣服,给我穿上。说来真神,左手好象听懂了我的话,有一点感觉了。尽管笨笨的,但是听点指挥了。我知道:一定是师父看弟子有念正了,帮了我一下。我反复穿了几次就穿上了,丈夫长出了一口气。

我先炼静功,左手把动作都忘了,结印都不会了,只炼了后半小时。炼动功可就难了,我刚一站起来左腿一软趴在了床上,我抚摸着左腿说:“我要炼功了,你好好站着,坚持住,别倒。”此时脑子里又蹦出一念:能行吗?别炼动功了。我立刻大声说:“旧势力,我不怕你们。你们啥也不是,我就炼。”我支撑着身体站起来,感觉头重脚轻,难受极了,我问自己:炼不炼?炼,因为师父看着我呢。

我靠在墙上,胃里翻腾的厉害,我咬紧牙关,开始炼第一套功法,我让大脑指挥左手,努力让其恢复记忆,左手就大致的比划着动作,动作不标准我也做。炼完第一套功法,觉得左手灵活一些了,肯定是师父又帮我拿掉了一些败物,我再次感谢师父。

炼第二套功法时,左胳膊似有千斤重,举一会儿就掉下来了,后背酸疼,好象压着一座山,我有点动摇了,又有了想不炼的想法,转念一想:不能让它们得逞,师父看着我呢!坚持!我靠在墙上,用右手把左手拽起来,然后用意念做抱轮的动作,在做头顶抱轮的时候,几乎要吐了。做完第二套功法,我就重重的趴在了床上,感觉实在坚持不住了。趴在床上喘了一会儿,才把第三、四套功法炼完了。

我炼完功,天已经大亮了,丈夫让我在床上吃饭,我没同意,他要扶我去饭厅吃饭,我说我能自己走。我扶着墙歪歪斜斜地来到饭桌前坐下,丈夫把饭碗端给我,我示意他放下,表示我自己来,我想用左手把碗端起来,左手却伸到右边去了,我用右手把碗放到左手上,左手一碰到热碗疼极了,碗一下倒在了桌子上,我用右手把热饭倒在了另一个碗里,我再用左手去端还是端不起来,左手碰到凉碗也疼痛难忍。我把心一横,必须用左手端碗,我一次又一次地用左手去端饭碗,饭碗一次又一次的掉在桌子上,但神奇的是疼痛感在减轻,我清楚:实质的疼痛一定被师父承受了。最后我终于忍住疼痛颤巍巍的把碗端了起来,想把碗送到嘴边,却送到嘴的右边去了,右手帮左手找到了嘴的位置,我终于自己吃上饭了!等左手第二次端起碗时,手就不怎么抖了,再以后就能稳稳地端住了。

吃完饭去卫生间洗漱又是一关,水碰到脸上、手上又麻又疼,梳子碰到头皮上好象扎進肉里一样难受,痛得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忍住,师父看着你呢。

洗漱完毕,我回到床上,在这过程中,我基本上能正常走路了。我把电脑打开看师父讲法,突然耳鸣加重,似有千军万马在奔驰,一会儿又变成男女两魔在狂吼,我立刻盘腿发正念除恶,可是眼睛还没闭上几分钟手就倒了,人也迷糊过去了。醒来后看见丈夫正看着我发愁呢,我想我的空间场一定很乱,凭我自己的本事除恶不易,求助同修吧,当时却没想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自己悟性太低了。

三、形成整体力量大、效果好

我让丈夫去请同修A,同修A是我地修炼人中比较有威望的一个,我很信任她。同修A来了,冻得满脸通红,我很过意不去。还没暖和一下,就开始帮我找执着心。在她的引导下,我把自己从有记忆开始到现在,所有能记起的往事都翻了一遍,找到一大堆执着心。就在我们交流的过程中,我居然睡着了一次。同修A看到我被干扰得很厉害,就去搬兵了。

在这里说明一点:病业干扰来了,找出执着心并去掉它是对的。但一定要百分之百地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安排,并正告邪恶生命及其因素。师父说:“旧势力过去对我们的安排,不管它做了什么,我们都不能承认它”[4],然后再找执着心去掉它,用法归正自己,查缺补漏。我无意指责同修A,因为她也在修炼中,她也在不断地归正自己。这是后来另一个同修被病业严重干扰时,大家共同发正念帮她除恶,却长期不见好转,同修们一起交流才悟到的。

第二天一大早,同修们闻讯赶来,那天很冷,同修们的无私很感动我,大家一坐下来就帮我发正念,和我一起学法、交流,我觉得很受益。一时觉得杂念被强大的能量场熔化了。学法时心也静了许多。此时我进一步理解了师父为什么总是强调集体学法的重要。

经过三天的正邪大战,大量的邪恶生命被销毁了,我基本恢复正常,虽然感觉左脚麻麻的,但是我知道这是假相,无非是邪恶生命害我之心不死,想用假相诱我上钩继续迫害而已,经过大量学法,充分和同修交流,我坚定了正念,假相减弱了,渐渐消失了。

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5]在闯关的过程中,我明显地感觉到师父的加持,我每次正念一出,假相就减弱或没了。谢谢师父的呵护!千言万语道不尽弟子的感恩之情。

四、一点建议

在此,我也真诚的感谢那些给予我帮助的同修们。特别提醒正在经历魔难干扰的同修能百分之百地信师信法,我们有无所不能的师父和大法,什么都不怕,记住师父的话:“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相,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6]

另外,就我看到的和感受到的问题,向正在闯“病业”关的同修提几点建议:(一)干扰来了,要求助师父,想到大法。想到自己不是常人,第一念就彻底否定它;(二)排除干扰,要自始至终坚定正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三)修炼要严肃,悟道要做到;(四)切切不要起依赖心,依赖谁害谁;(五)不要有意无意中承认了邪恶的安排。

同时请其周围的同修注意:(一)不要背后议论当事同修的缺点,那是帮邪恶的忙,修炼中的人哪能无过呢;(二)不要冷漠对待当事同修,你的一句正念十足的话,对他们就是莫大的鼓励。我们都是师父的亲人,珍惜同修间的缘份吧!(三)要心怀慈悲的、满眼善意的帮助当事同修,真的为他们着想。

从修炼到现在,我跟头把式的走过了十几个年头,但由于人心多,给师父添了许多麻烦。回首自己的修炼历程,不免仰天长叹:愧对了师父的慈悲苦度,辜负了众生的殷切期盼,蹉跎了宝贵时光! 在这里,弟子诚恳的向师父悔悟。

以上建议是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