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向内找 救人是最神圣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至今已有十几年时间了,曾经在讲真相时被绑架过,非法关押在监狱四年。出来时,我被监狱警察迫害得奄奄一息,见到我的人,没有几个人相信我还能活下来,但是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呵护下,通过学法炼功,我活下来了。

闯出黑窝后,体力刚恢复,我就又开始讲真相救人了。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末的一天,当我装好真相资料准备出门时,姐姐同修提醒我要注意安全,我觉得心里想着安全,就是人心。因为我知道我是做着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情,有师尊保护,心里有法,怕什么?只要心系众生就行了。我和姐姐争辩了几句,觉得她给我增加了负面思维,是干扰,心里有点压抑。

我没有感激姐姐的善意提醒和关心,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自以为是的心都暴露出来了,却没有意识到,就出门去讲真相了。其实在中国大陆现今的环境下,表面的安全还是要注意的。

刚开始时讲的很顺利,当剩下两份资料时,遇到一位男士,我刚和他讲一句三退保平安,就走过来一个小男孩,我就先给小男孩劝退了,回头刚要给这位男士讲,他说,你这不是害这个孩子吗?我说如果你能耐心听我讲完,就不会这么想了。我刚要再讲时,他突然在我的前胸处猛推一掌,把我推出几步远,重重的摔在地上。我觉得头部“嗡”的一声,但我马上想到我是修炼人没有事。这时过来几个人问我摔得怎么样,我说没事。站起身想回家,但又觉得是干扰,还有两份资料没发完呢,就继续往前走发资料。不一会儿,警车就开过来了。当时和那位男士讲真相时,可能我也有争斗心,没觉察到。

如果当时我能想到早晨姐姐的提醒,及时离开就不会被绑架了,也不会导致那个不明真相的男士干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由于自己的执着不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也给世人带来了麻烦。

警察让我上车,我不配合,后来他们就把我推上车。到了派出所,我就发正念、炼功,给这里的警察和世人讲真相。给警察讲真相时,发现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语气不祥和。在派出所呆到晚上十二点后,他们都去休息了,把我关進铁笼子里。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一看也休息不了,就决定把我送往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一个女警察让我脱衣服检查,我不配合。后来她用恳求的语气说,把衣服脱下来吧,我把衣服拉链刚拉开,女警察就连连说不能收、不能收,并叫来了她的领导。

因为几年前,我讲真相时被绑架,被冤判了四年牢狱,迫害得身上长了很多的大包,大包破了就流脓流血,在派出所时警察给我照相、让我按手印,我都不配合。拉扯中,结痂的伤口被撕破,流出的血把上衣前胸都染红了,所以女警察才喊着不能收。我被放回了家。

后来悟到这次被绑架是因为有争斗心,与姐姐争斗、与那位不明真相的男士争斗、与警察争斗,没有及时发现并修去这颗心,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师尊在讲法中已经告诉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给警察讲真相

有了这次教训,在以后的讲真相过程中,我时刻注意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向内找,修去人心。因为师尊已经告诉我们了,不被旧势力迫害,最好的办法就是坚定正念。我的正念就是师尊就在我身边,只要我心系众生,谁也动不了我,因为讲真相救众生是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

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早晨,我和同修结伴出去讲真相救人。拿了很多台历挂历,看到很多警察,看到警车里也坐着警察,听真相的世人也提醒我们有警察,我们不在意。因为以前讲真相经常遇到便衣警察,当他们说出自己是公安局、派出所、国保、610的人员时,我从不回避,都和他们走一段路,告诉他们真相。女儿同修也鼓励过我说:“妈妈,不要轻易放弃,你是这个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

我在讲真相时,遇到一个便衣警察,他说,我就是管你的。我说,那我更得跟你说说了。他叫我走,我告诉他千万别迫害大法弟子,不然会遭恶报的,李东生、薄熙来就是例子,三退保平安,一定要平安哪。他说,知道了,你走吧。

还有一次,遇到一个警察,我给他讲真相,他说自己是派出所的,就走了。我就在后面追。他说你老跟着我干什么呀?我说,你是一个有善心的人,一定要平安。我帮你起个化名叫警生,退出来吧。他说行。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感到很欣慰,在心里默默的谢谢师尊,因为真正救人的是师尊,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

有一次,我追着一个人讲真相,劝退后一抬头,看到自己正站在派出所大门口呢。

无论是发资料,还是讲真相,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我一直觉得讲真相救人,这是做最神圣的事。我相信师尊就在身边,所以就没有怕心。什么警察呀,什么监控呀,我想都不去想,就想怎么样能多救人,使众生脱离险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