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矛盾时 对方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今年大年初三,唐人街有讲真相活动,我因为去晚了点,刚到场就被一位同修批评,当时我有点动心说:“你怎么这么凶呀!”有同修使眼色告诉我别动心,另两个同修悄悄告诉我:“我们都已经被骂过一次了,”还有个同修小声提醒我说:“看她的出发点,你不是告诉我要看同修的出发点吗?她的出发点是想多救人。”听了大家的话,我再也没说什么。那天,游人真的很多,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就开始征签讲真相。

可等到回家后,脑子里就尽往外翻这同修发火的那副样子,表情凶恶,说话也狠,边数落我时,手指头还指点着我,还说:你要不来晚,我也不会说你,在平台上说的那么好听。”想起这些,我那种反感就上来了,心里想:你这叫什么修炼人,这副模样,我们都被你当孙子一样的训。

次日,她在网上呼我,因当时我没有在线没有回复,我心里又想:你还能有什么事情?一定是又来数落我,就不知道找自己,光知道修别人。

又过了两天,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她那副凶相:我在平台上说什么好听的了?想找她理论,我是怎么做的就怎么写的,我没说空话假话。我几乎365天都在讲真相,你不就是周六、周日才出来吗?我书包里随时装着真相资料,你做到了吗?不想想自己。就看到自己做的,看不到别人做的,觉得谁都不如你。

还好,我还记得发生事情不偶然,有要去的心,我还没有向内找呢。她为啥凶?来晚了是事实,问问我自己,为啥要来晚?是因为不怎么重视,同修想到了新年会有更多游人来唐人街,这是个抓紧救人的好机会,偏偏我和另外一个同修就晚了。我自己呢,救人的心没有她急迫,我思想中认为,我几乎天天在救人,不在这一回,思想中就松懈了,就不抓紧了。是自己的问题,表面是晚了会儿,是因为自己不重视,心里没有那种救人的紧迫感而迟到。

同修就象一面镜子,让我认识到了我对另外一位同修的不善。两天后,有个年轻男同修打电话给我,想买张桌子摆放真相,为这事,他半小时内给我来了三次电话,还说让我和他一起在网上搜,我一听就来气了,“一张桌子还用两个人搜?耽误两个人的时间?”他看我生气了,就说:“那我自己来搜。”过一会,给我传来张图片,桌子有十多公斤重,我就又来气了,数落他:“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好,唐人街的桌子拿来拿去,需要轻巧、携带方便的,这么重的桌子加上真相资料,谁拉的动?做事就不动脑筋。”没办法,我还得亲自搜,交给他会办不成。搜好图片后,发给他。他又来电话了,给我烦的,我冷冷的说:“什么事?”他听出我不高兴。

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是对他发脾气,数落他时也毫不留情,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他脾气好,表面上从来不生气。这个同修,我想是师父安排来去我那爱发脾气、急躁、不善,不体谅他人的心。我呢,在对待证实大法的事上都比较认真,不马虎也不耽搁,而他性格慢,办事慢,交代他办的事情几乎每次都搞砸,我从心底里就看不起他,反感他。

有时,他遇到心性关和我交流时,他总是用人心人理来就事论事,和他切磋时,他似乎明白了,嗯嗯的回答我,可是下次遇到事时,他还是老样子,不会从法上看待矛盾。多次这样后,我不耐烦了,觉得他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觉得他还是高学历呢,学了这么多年的法了,悟性怎么这么差呢,我没好气的对他说:我不想和你交流,耽误我时间。可他一点不生气回答我说:你不想和我交流,可是我还是想和你交流,弄的我是哭笑不得。我想他确实是师父安排来去我的魔性的,虽然法理上明白,可是有时候还是忍不住,对他没耐心、没好态度。

有一天晚上,孩子在上网,挺晚了,还不做作业,我没太动气,就给孩子讲道理,孩子她爸在旁边听了,扑哧的笑了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打她了吧?(意思是孩子总上网,喊也不听,着急了,才打她),我马上就把矛头转向了他,开始数落他没管好孩子。说话时,我突然发现,我在说话时,也是用手指指点点的说话,这时,我脑中反映出同修数落我时那副情景,我吓一跳,原来我和那位同修一样的坏习惯呀!同修真的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呢。

我想以后要注意了,救人不能松懈,不能把救人当个事情来干;对待同修和家人都要善,要有宽容的心,体谅对方的心,不能总拿法的标准和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对方,要不然表现出来就是看不上、瞧不起,说出来的话也是训斥、拿大道理去强压对方,有时也会说狠话恶话,完全是一副魔性的表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