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莫欺心 报应警世人(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接上文

(三)机诈深祸亦深

过去太仓沙溪镇有个富民姓沈,凶狠暴戾,为富不仁。有和他地界相邻的,必设法占过其界,最终夺为己有。人有网罟车犁之类,必设法借了来偷偷给人家弄坏,说是担心侵害了自己的利益。邻居有刘智金父子,都从事雕工行当,技艺很高超,他们的刀具都是从云南弄来的,锐利无比。沈某建造房屋,雇刘氏父子在梁柱上雕刻各种花版。

刘氏父子每日勤勤恳恳,精雕细刻,半年才完工,沈某却少给工钱。刘氏父子与他讲理,他却怀恨在心。一天南京报恩寺要造五百罗汉,访得刘氏父子有名,雇他们干这活,给了定钱定了日子。沈某知道后就暗中伏人装成客商,与刘氏父子同行,假客商在途中把他们的刀具全部弄坏,就逃走了。

刘氏父子到了寺院,正好有本地工匠争活儿,刘氏父子因器具都坏了,又是在异乡,就不敢再争揽这活儿。就干些零碎活儿,以偿还定钱,完工后空手而归,身无分文。父子仰天叹息,每天叫冤,却不知那损坏工具的人是沈某指使干的。

沈某干坏事日甚一日,自以为诡秘,别人奈何他不得。他儿媳劝他说:“您造的罪孽也够深的了,倘若上天降罚,何处逃避?”沈某大怒说:“我有什么罪,会招到上天惩罚?你敢恶言咒我,这是不孝,留你在这儿有什么用?”于是就把儿媳驱逐回娘家。儿媳离家行不上一里,忽然雷雨大作,她忙躲在树林中,远远望见云中隐隐有一条龙冲入其家,席卷震荡,所有家产一无所遗,一家老幼都死去。只有她因回娘家获免。

一端之善,可以资生;一物之用,可以见能;暗中损坏,有技难呈,所谓“器物”,是指如耕地用的犁锄、工匠用的工具、文人用的纸笔之类,作为物品虽然微小,却是常用必需的。他人必需的东西暗地给损坏了,等到他用时手足无措,更有使人因此而饥寒交迫,贫病交加,钱财丧失,这是坏了心术呀,造孽可是不轻的!沈某坑害他人,作恶多端,到头来自己坑害了自己,正是:“自古机深祸亦深,休贪富贵昧良心。莫言因果无报应,天道循环理最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