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修大法改变命运 报师恩回馈社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九岁。在一九九六年五十岁那年喜得大法。修炼前我全身大小部件没有好地方。我常说,我若是个机器就要整个报废了,连个小零件都不能用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将我从地狱捞起赐予了我新的生命。

当初全身是病,活着只是等死

29岁那年因跟丈夫生气,我得了心脏病,经常心力衰竭到医院抢救,三十岁,肾炎、风湿性关节炎、颈椎、胸椎、腰椎三处骨质增生等各种疾病几乎一块儿找上门来,整年大部分时间住在医院里,更照顾不了家和孩子。

有句俗语:医院治了病却治不了命!不论我怎么治什么病也治不好,相反还年年添病:痔疮,结肠、直肠、胆、胃、脾都有了毛病,严重乳腺增生、鼻子筛窦炎、中耳炎、咽炎、扁桃腺炎、食道梅核症(食水难下)、严重失眠、肩周炎、经常感冒,吃药不管用。

那时一住院就扎针、烤电、中西医专家会诊,什么偏方儿也用过都无济于事。整天肚子胀得象鼓一样,一天吃不了一两饭,体温低仅三十五度,样样指标达不到标准,经常虚脱、抢救。自打参加工作,给单位做的贡献少,添的麻烦多,一住院单位不但出钱还得出人陪住。丈夫有外遇,从没给过家里一分钱,更没在我住院时陪过我一天一夜。晚上我让同事回家休息,自己在医院可怜巴巴的又被病魔折磨的生不如死,多想一死了之,想到孩子和母亲才坚持着、挣扎着,活着等死。

一九九零年丈夫死于横祸,同年我又查出卵巢瘤;一九九二年又查出膀胱内长了纤维瘤和一串葡萄瘤,医院从北京请来专家给我做激光手术,手术前因打麻药高度过敏差点儿丢了性命,手术没做成,只好痛苦承受;一九九三年不小心摔了一跤,左髋骨摔变形,因无钱做牵引也就没有治疗。那时我只开百分之六十的工资,丈夫去世前因有外遇不给家里钱,相反还时不时的跟我要三十元、二十元去喝酒、打牌,不给就打,所以一点儿积蓄也没有,就连10%的药费都承受不起,活一天算一天吧。

修大法获新生

命运好象就是跟我过不去,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一九九四年我四十八岁查出卵巢瘤癌变且已到晚期,医生让赶紧手术。这回我彻底下了个决心,对医生说:“我决心不治了,听天由命吧!”回家跟孩子说:我体质太差了,没一点儿抵抗力,一开刀癌细胞一扩散死的更快,花钱欠债,最后人财两空,妈不治了。孩子哭了,非叫我去治不可。

看我不听她的,就说:要不就练练气功试试,万一能好呢!我就试着练了好几种气功,钱没少花,路没少跑,仍无济于事。

一九九五年底,一天我去公园练功,看到有人在炼法轮功,旁边还挂着宣传法轮功的旗子,很好看,我就过去问一位年轻女士:“炼这个功要多少学费呀?”一位学员说,不收学费。“哎!人家别的气功师都要钱,几十、几百、几千的,你们老师为啥不要学费呢?”“为的是度人哪,往高层次上带人哪!”“那你们老师什么时候来呀?”“不来呀!”“不来我这病怎么办啊?我全身都是要命的病啊!我就是为了治病才想炼的啊!”这位女士说:“大姨,您说话、做事时时刻刻按着宇宙的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上这儿来跟着炼功,你身上的病师父就给您拿掉了。”

我当时听到“真、善、忍”的“忍”字心中一动,脱口说:“哎,这个‘忍’可太好啊,不生气了不就不得病了吗!气煞人气煞人哪!”我这么叨咕着就觉得摔坏的左髋骨处“唰唰唰”有东西在转,就象有人往下揭一块紧箍的大铁嘎巴一样,特别舒服!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回家后我跟邻居说了,邻居还以为我又添病了呢,非让我上医院。我坚定地说这回不是病,这是舒服!后来问了法轮功学员才知道那是师父在给我用法轮调整身体。

就在那个炼功场上,我还没炼功呢,已经感觉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明显感觉法轮在我身上旋转了七次,我的腰好了,能直起来了,真是太神奇了!

一九九六年一月底,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第一天参加集体炼功心脏正疼呢,心想第二套功法抱轮那么长时间我能抱下来吗?能坚持多长时间就坚持多久吧。神奇的是我刚一抬胳膊做头前抱轮,后背心脏处就开始有大法轮“唰唰”地转,非常舒服,乐得我心里不停地说,师父怎么这么大能力呀!怎么隔着肉皮就知道我哪难受呢?师父太了不起了!我没怎么感觉就炼了四十五分钟的功,法轮在我后心处就整整转了四十五分钟。仅这一次,我几十年的心力衰竭、经常送去抢救的心脏病就彻底好了。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

此后不管炼功不炼功,也不分什么时候,就会感觉到身体上不是这儿转就是那儿转,有的力量大、有的力量小,凡是有病的地方都转。还多次感到一阵热流通透全身,舒服极了,后来知道那是师父给灌顶,灌了几次之后就不惧冷惧凉了,常年冰凉的手、脚也变得热乎乎的,炼功时脚心、手心感觉有一个大火球似的冒火,多冷天在外面炼功也不觉得冷;二十多年的烟瘾也戒了,就连烟味儿都闻不了。之后又三次便脓,从此肚子再也不胀了,也有食欲了。后来竟然变得能吃、能喝、身上的病全好了,走路总是一路小跑,因为走路就象有吊车吊着往前悠,真是无病一身轻啊!我总偷着乐。

我每天早晨去公园炼功,风雨无阻。有一天晚上刮大风,心想下刀子明天我也得去炼功,于是把棉猴儿拿出来,打算即使骑不动车子,走着也得去。结果第二天我按时到炼功点。那时那股热情真是谁也挡不住!

由于对师父的感恩,我心发一念:师父再办班我一定去,结果听说师父一九九五年就被邀请去国外了。我就打听哪个学法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一旦找到我就去看。可看录像时我总打盹儿,我使劲儿告诉自己:别打盹儿了,机会难得呀,可别睡了。可就是打盹儿。怎么使劲儿睁着眼也打盹儿,自己急得自言自语:咋这样呀?怎么睁着眼也打盹儿哪?后来读《转法轮》才明白,那是师父说的:“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1]有一次我去一个三楼的学法点上看师父讲法录像,去晚了,我就一步两个台阶两个台阶的一直跑上三楼,没座了,我也不管地上凉不凉,坐在最前边的地上就看。

从此我的身体彻底好了,再也没有任何病了,与药也就无缘了,五十岁的我又来例假了。

一个多月后,单位组织女员工体检。查到我这儿医生“嗯?”了一声,然后说:“那个恶性肿瘤没了!”我问,连个影也没了吗?医生不答话,三个医生一块儿看我的病历,商量了一会儿说,你躺下再给你查一遍。查后医生告诉我:真的连个影也没了,不但恶性肿瘤没了,血压、体温一切都正常了!

“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我激动地大声说:“我炼法轮功了!才一个多月,既没花钱也没见到师父,就按‘真、善、忍’说话、做事,跟着炼功。”“真是不可思议。奇迹!奇迹!法轮功太超常了!”来体检的同事们有的是原来就有病现在又查出更多的病了,他们看我那么严重的病都好了,兴奋地说:“咱们也炼法轮功吧!”

交警二大队指导员急得对我拍桌子

修炼后我时时刻刻记着:按着师父要求的“真、善、忍”说话、做事。

下雪了,我从自家院子扫到大门外,一直扫到大马路,还扫出两条通往两个厕所的道儿;走路时看到路上有砖头,总是捡起来扔一边去,怕绊倒别人;捡到钱、物从不贪财,都想办法还给失主,拒绝任何回报,总是告诉对方: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

二零零二年家属院公用水管坏了,给每家分一段将地刨开维修地下水管。以前都知道我身体不好,这种事从没让我分担过。我病好了,这次主动要求分给我一段。邻居都说算了吧,我执意不肯,最后分给我一段,我抡起大镐,一会儿就把它刨开了。旁边的人们都感到惊讶,叫好:“哎呀!真是女中豪杰呀!”我说:“你们忘了我修炼法轮功了?我现在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哪!”大家互相议论着说:这法轮功能把这病秧子变成这样,真不可思议!我就趁机说:你们都记住,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可千万别信电视上的宣传,那都是对法轮功的诬陷!

我修炼后出过四次车祸,撞得都不轻,但我从不讹人钱。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我就信师信法,不管撞的多厉害我都对撞我的人说:没事儿,不用去医院。大法的神奇也真就从我身上体现出来。有一次车子撞得都拧成了麻花,路边的人都惊呆了,我人却一点儿事没有。撞我的人和周围的人都看到大法的神奇。

有一次撞我的小伙子跑了,好心人把他的车号写在了墙上。警察依此车号找到肇事的小伙子,扣了驾照并罚他三万块钱,还要扣他五千块钱作为对我的补偿。我说啥也不要这钱。气得交警二大队指导员对我拍桌子,说:别人出了车祸都嫌给的钱少,调解工作难做;你倒好,该你得的钱你不要,还得费这么大劲三番五次做工作。我说,我知道你们为我好,要说钱我家是太缺了,别说五千元就是五万也太少。可是我是法轮功学员,做事不能违背大法的修炼原则“真、善、忍”。

小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我的病好了也到了退休年龄。因为以前工资低,所有的钱都用在治病上了,没有一点积蓄。为了供孩子上大学,退休后我开了个小吃店——卖烩饼。我按标准份量公买公卖。到街边小店吃饭的人都是低收入的,在外面吃饭吃饱是关键。百姓们是杆秤,我的烩饼分量足,所以来这吃饭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有时准备的饼条不够了,顾客就自己动手切,有的男士把饼条切得象手指头那么宽,大家也不在意,还乐呵呵的在这排队等着。

有一次人实在太多了,我跟顾客说:“请到别处去吃吧!我这小店地方太小装不下这么多人,也没那么多碗筷。请换个地方吃吧。”人们说,那边两块钱一碗,连汤带水的,吃不饱。我问一碗是多少分量的饼啊?“不论分量,就论碗,爱吃不吃。要半斤没几根儿条,怎么吃得饱。就你这儿准斤准两,能吃饱还便宜,我们就为在你这吃个准斤准两,经济实惠。就在你这儿吃!”“你再买些碗筷来,我们在外边吃都行。”

后来我就又置办了一些碗筷,在外边搭上了几个木板当饭桌,照样顾客盈门。

我对顾客说,太对不起你们了,让你们在外边风吹日晒的吃饭!顾客们说:“我们乐意!你放心吧!我们在这吃是给你做广告呢!还不用你花广告费!”“你心善,不缺分量,我们都知道你这好,就到你这吃来!”我赶紧说:以前我一身病什么法儿也治不好,就等死了。是法轮功给我治好了,没花一分钱!我无以回报师父的慈悲救度。我们师父要求弟子说话、做事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所以我只有牢记师父的教导,处处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才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坑害人的事我绝对不能干。

有一个卖大蒜的老大爷在全市卖一圈大蒜还要回到我这儿来吃烩饼。老大爷要把卖剩下的破头蒜降价卖给我,我就全买下来。放在屋子中间,顾客谁吃谁自己拿。

还有一个卖鸡蛋的老大爷也是卖一圈鸡蛋回到我这儿吃烩饼,老人说,全市就你这儿的饭实惠,去别的饭店,让他们给烩上我自己的两个鸡蛋还要加两角钱。这位老大爷也要把卖剩的硌窝鸡蛋卖给我。反正我也得用,我就都买下。

我的小店办得越来越兴旺,越来越红火。

他们真的给我做了不要钱的广告,到这儿来的很多顾客都是因为听说了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慕名而来的。有位常来的顾客说 “在当今这个社会,只有修真、善、忍的人才能做到公平合理做生意!你不是吃亏,而是更兴旺发达!”

师父给了我新生,我以自己所能回馈社会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4/【庆祝513】修大法改变命运-报师恩回馈社会-308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