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作对”的女儿开始修大法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我的户口在农村,丈夫是煤矿工人,为人特别诚实,也不善言谈,是老实本份的人。我们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女儿和儿子都很温顺、听话,唯独小女儿性格直爽,但脾气特别暴躁,个性象个男孩子。

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小女儿已有二十岁了,她一直跟我“作对”,但从不说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就是跟我“作对”,甚至干扰、反对我修大法。修炼以来我一直苦恼、茫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才悟到小女儿就是让我提高的。

二零零七年丈夫所在的单位倒闭了,因为单位所在地在大山深处,职工住的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公房,早已破旧不堪了,因单位面临倒闭,所属的服务行业都陆续搬出了大山深处,原本在本地区算得上比较繁华的地方,变的越来越萧条了,我们全家搬到这里好多年了,在农村老家也没有地方可以落脚,于是就来到外省两个妹妹处谋生,在她们那里临时安了个家。

那时我小女已经结婚,家在兰州。一次夫妻俩吵架闹翻了,小女一气之下走出了家门,给我打来电话说,被女婿打了一顿,自己不想活了。我问你现在在哪里?回答说;在火车站。我一听当时就懵了,一时没了主意,赶紧找来五妹,把小女的事给她说一遍,催她赶紧给小女挂个电话,让她来给出出主意,我知道我五妹在商场上混,一张嘴又能说会道,小女平时也很信任她五姨。五妹一听也着急了,赶紧拨通了小女的电话,小女果然听她五姨的话,立马坐火车就来了银川。

我在家等了大半天,可小女進门就跟我绷着个脸,我问她到底是咋回事,她说女婿如何如何打了她,还说反过来她也打了女婿,我安慰了她一番,接下来象往常一样给小女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和为人妻要做到忍让,自己要先做好。小女一听就跟我急了,紧接着就跟我吵:“你口口声声说让我做好、做好,我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你还是我妈吗?你连我五姨都不如,五姨比你强多了,给我说中听话还帮我出主意,可你倒好,帮着别人说话!”我当时也没跟小女计较,接下来给女婿打电话叫他也过来一趟,女婿当即答应要来,小女一听女婿要来,便跟我交代说:他要来咱家,你可别象往常一样热情,一進门就招呼:女婿,你来了吗,如何如何。咱要给他点脸色瞧瞧。

我没答应,心想我是修炼大法的,怎么能和常人一样的态度对待别人呢,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不和常人一样了吗?所以当女婿進门后,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还和往常一样打了招呼,这一下又惹恼了小女,私下里又跟我吵:“你对外人还要比自己的女儿好,这下我算明白透了,我到底还是不是你亲生的?如果是你亲生的,就不应该这样对待我,别人家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会向着自家人说话,最起码也要说上两句好话安慰安慰的,可你倒好,尽强调叫我先做好做好的。”我说:我是修炼人,我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我不能一味的顺着你啊,我若一味的顺着你不替别人着想,那还是个修炼人了吗?和常人有什么区别呢?

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我才悟到,我这其中也包含着很多私心,用修炼人的高标准要求女儿,怪不得小女口口声声说我对她的要求太高了。例如,后来在我的一再劝导下,小女也开始主动看大法书籍,有一次小女把学过的《精進要旨》随便放在一个地方,我发现后就对小女说:你怎么把大法书随便乱放呢?我都告诉过你大法书看完后要放到该放的地方,要敬师敬法呀。由于我的口气有些生硬,小女从此不学法炼功了,口口声声的还说我没有善心。

就在女婿到我家之前,五妹、六妹她们就已经商量好了,等女婿来了一定要给他个下马威。女儿亲眼看到五姨给自己争了气,回头又跟我吵:“看我五姨多好,给我做了主,哪象你当妈的,反过来还向着外人,咱俩一有矛盾了,你就先叫我做好、做好,我什么地方没做好啦?”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没再说什么。等风波平静下来后,我才看到女婿穿着条已经烂了的裤子,或许是来时没来的及换,我便又起了恻隐之心,就给了小女一百元钱,让她先给女婿买条裤子,因当时女婿也在场,小女也没推脱就接过钱去给女婿买了条裤子,可回过头又跟我嚷嚷:“别人家的小俩口干仗了,丈母娘也要教训一番女婿,哪还有好脸色给他!可你倒好,不单单是好脸、好话、好吃、好喝、好菜招待,还给买新衣服穿,到底谁是你亲生的?”于是我就给小女解释:“他现在是你丈夫,别的咱们先不说,女婿穿着旧裤子,你我脸上都不光彩吧,外人还不得笑话咱们吗?”

我小女儿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吵过之后从不放在心上。时常看我衣服脏了,便悄悄给我洗的干干净净的,有时我说我自己洗吧,她便笑着回答:“还是我来洗,免免我的罪吧。”我说:你知道有罪那你就少骂吧。她笑着答:“当时我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过后很是后悔。”可日后对着我甩碟子摔碗是常有的事。

二零一二年远在新疆的大女儿给我们买了房子,要求我们老俩口搬过去住,于是我们就来到了千里之外的新疆,在那里安了个新家。几个月后小女儿也过来看我们,没过上几天就又跟我干起来了。有一天不知为了什么,她大声说:“你还是个修炼人吗?差远去了,你太极端太愚昧了,你修了十多年了还不如我,我虽没修大法,做的比你好,你发发慈悲吧。”她也口口声声称呼师父、师父。

这一下我警觉起来了,是我的悟性太差了,这不是师父借她的嘴進一步点化我吗?此时此刻我便跪倒在师父的法像前,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没做好,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此刻我那五岁的小外孙在一旁说:“奶奶,你对着师父爷爷哭,也是对师父爷爷的不敬呀!”这哪象小孩说的话呀?

我开始认真反省并静下心找自己,这些年来这个生命没能得度,一直是我的一种遗憾和心病,其实根本原因是在我这里。

师父讲:“特别是在正法期间,所有宇宙中的正负生命都想在这次正法中能够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层层无量巨大的神,特别是它那些个世界的众生,因此它们都在世间、三界之内插了一脚,它们能失去这万劫不遇的救命机会吗?你得救我,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着,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1]

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我和小女也不是一般的缘份,我必须跳出人的情,才能救了这个生命。这时我女儿一边哭着一边可怜的对着我说:“妈妈啊,拿出您的慈悲和善心吧! 我可真的不是坏人哪……难道我是无可救要的人吗?我是十恶不赦的人吗?”我被这个生命得度的渴望震撼了,一下就打到我生命的最深处,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就差我去做了。我对师父说:师父啊!这一次我一定要做好。

当晚我久久不能入眠,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啊,大法的无边威力给了我智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吃过饭我就对女儿说:今天我不是你妈,我今天给你认错,咱俩今天好好谈一谈好吗?如果你愿意,今天我给你时间,从头到尾我哪里做的不对你给我指出来,如果是我错了我一定改,我是诚心的。

我小女一向心直口快,想了想说:“妈,我老是觉得你对我另眼相看,比如有一次,你端着饭喂孩子,我就在一旁默默的观察,你给我姐孩子喂,还给不给我孩子喂。”这时小女声音越说越大,我就急忙对她说你小声点,不要叫邻居听到,影响我讲真相救人。谁料小女却突然拉下脸大声说:“就你这德性还救人哪!”然而今天我是做好了准备,并未动心,始终摆正心态,于是就和气的说:“你妈我也不识字。你不知道讲真相救人有多难哪!”这时小女突然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如梦方醒的说:“呀!我咋给忘了,我妈不识字哪,这么说也真是难为我妈了,我妈也真是了不起呀!”我说:不是你妈了不起,要不是师父和大法,你妈还能做什么呢?

这时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许多,就感觉小女多少年来对我的怨恨顿时烟消云散了,气氛也平静祥和许多了。感谢师父帮我们瞬间化解了历史的渊怨,把我们母女俩的心贴到一起了。接下来我对小女给指出的不是一一做了道歉与解释。这时我小女象变了个人似的,高兴的对着我说:“这才是我的好妈妈呀!”并且认真的对我说:“妈妈,我真心对你说吧:其实我知道你们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所以我也一直想修大法,可是您的要求太高,我接受不了……”

小女当天下午就要求学法炼功,并且认真的把我的大法书整整齐齐的从新包上了书皮,边包边兴奋的对我说:“妈妈,我也曾看到过许多美妙景象,有一次我梦中看到,你给师父敬香的墙壁上有一尊大佛坐在中间,周围还坐着许许多多的小佛。有一次在梦中还看到有许多不精進的修炼人掉進一个深坑,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些醒悟了的正在往上走着。”接着还讲了她梦中看到的其它一些美妙景象。

从此小女真正开始修炼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认真学法、炼功,很快就学会了动作。不久,就象变了个人似的。在此感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