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三姐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姐在河北省中医院查出是胃癌中晚期,并已感染到淋巴组织(感染4组),必须立即做胃切除手术,全家人如五雷轰顶。当晚我就去了她家,对她说:“姐呀,大法是救人的,这一次你一定得相信大法,只有大法能救你……”我三姐一听,马上就说“我现在就看书”,说着就拿出《转法轮》

第二天,三姐被送到了河北省四院(省肿瘤医院)检查,一到就开了住院单。我记得那天是星期二,原定星期五做手术,后又因周六、周日没有主治大夫,又推到了转过来的星期一。后来三姐对我说:手术前这三天,没有一个大夫来问我,白天晚上都没人理我,我一个人就看了三天书(《转法轮》)。

胃被切除了约五分之四,需要二十四小时点滴营养液,2000cc的大袋子,别的病人都没事,可三姐只输到500cc就不能输了,就开始难受。术后第四天把胃管、鼻饲和尿管都去掉了,戴着这些东西她就嗓子疼、发烧。医生说有的病人鼻饲都戴四十多天,三姐却第七天就能下床自己上厕所了,第九天就拆线出院了。

出院后,三姐在大姐家住了七天,这七天当中,三姐看别人吃饭自己就饿得不行,直要馒头吃,大姐他们不敢给她吃,只让她吃流食,三姐抱怨说这几天可把她饿坏了。一个几乎没有了胃的人,怎么会有饿的感觉呢。七天后,我把三姐接到我家来,开始学法炼功。

做完手术半个月的时间,三姐的身体还非常虚弱,单薄,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可是,当我们学法时,她读《转法轮》非常流利、有力。我们俩轮流读,可她一读起来就不停,不给我读的机会、不论读多少页,每当我读法时稍有停顿,她立刻就接上读,一点也不像是刚做过大手术人的状态。白天我们除了吃饭,就是学法,一坐就是半天,并且是在客厅的地上一人一个垫子盘腿学法。

当炼功到第五天时,她的手、脸就红润了,她激动万分,伸着手让我看,高兴地说:“你看,我的手和脸变红了。”因为她的手脚多少年了都是冰凉而干裂的,晚上得用热水泡后抹上甘油套上塑料袋,再穿上袜子睡觉,而且睡一晚上脚都暖不热。而炼功仅仅五天,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她能不激动吗 ?这更坚定了她修炼的意志。

出院后,姐夫给三姐买了几千块钱的“安利”营养品,给她补养身体,可是她一吃就发烧。我二姐又给买的灵芝粉,一吃也发烧,只有吃家常饭菜舒服。来我家第一顿饭就吃了半个馒头,一碗小米粥,半碗排骨汤炖白萝卜,再后来就吃一个馒头。又过了两天,三姐说:小妹,你给俺蒸点儿发面饼子吃吧(就是白面和玉米面两掺和的饼子)。

在我家住了一个月,三姐每顿饭至少吃一个饼子,一碗饭,半碗炖萝卜,吃得可香了,还吃过凉拌苦瓜。一个把胃几乎切完的人,别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吃这样的饭菜,并且还吃这么多,就是半年以后也不敢这样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呀,这不是神奇吗?这不是大法的超常体现吗!

四十多天后,到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一切正常!全家人这才放了心。

在我们认识的或听说的人中,有与三姐罹患同样的恶疾(胃癌)的人,手术后,不论怎么做化疗,吃多少营养品,用多贵的治癌药,都无济于事,活得时间最长的也超不过一年半。而三姐至今已经五年多了,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没输一瓶液,没吃过任何营养品,就是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越来越好,走路生风,骑车象有人推,还干着两份工作。

是大法给了三姐第二次生命。感恩师父!感谢大法!仅以此文表达敬意,证实大法。愿世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拥有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