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溶于法中才是永恒的快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我一九九二年出生,从小经历了不少苦难:被狗咬了两次,其中一次差点被咬下耳朵,被开水烫过留下疤痕,家庭条件一般,修炼前也曾有过怨言,但现在想来这些都是在为得法奠定基础。一九九七年的时候跟着家人一起炼过功,但是迫害开始后也跟着不炼了。

上小学时,我迷上了网络游戏,学习也每况愈下,母亲想过很多办法但都无效,最终高考成绩也不理想。在整个小学、中学阶段,我都觉得自己比较“钝”,别人说起什么都好像很精明,但自己就感觉没什么概念,也不去多想。因此,没有沾染上周围玩伴身上的不良习气。现在想来这是师父为了不使我滑的更深而有意封闭的。

在高中时代,脑海中一直有两个问题:什么是永恒的快乐?玩游戏只是一时之乐,过后是无尽的失落与自责,也在一直寻找永恒的快乐。为什么我就是我的思想,而不是别人的思想?而且是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而不是历史上的某一时期?现在明白只有溶于法中才是永恒的快乐,是为了证实法才生于此时。于是明白,即使是得法前,师父也在看护着大法弟子。

在家如入庙

二零一二年家人真心修炼后,我也耳濡目染的跟着学。起初一听真、善、忍的法理,就十分认同,觉得非常对,后又知道自焚伪案的真相,更加认同大法。但是对于修炼还没什么概念。直到二零一三年认真读了几遍《转法轮》,看了一些真相资料之后,才知道了“三件事”是什么及其重要性。

放假在家的时候,每天早晨炼功,下午参加小组学法,其余时间或制作真相资料,或帮助同修处理一些技术问题,由于以前玩游戏,对电脑、手机比较熟悉,天地行论坛上的东西掌握的也比较快,然后再教给其他不太懂技术的同修。晚上和家人一起发资料、贴不干胶、打真相电话。有时碰到亮灯的电线杆,想上去贴但有点担心,心里求师父加持并且发正念,每次不仅贴的好,心里也很正。家里的环境有利于做三件事,很规律少有干扰,场也很好,在家里感觉很舒服。我有时和家人开玩笑说家里好象在寺庙修行似的,就是一个专门修炼的环境,而在学校就不是这样了。

在校如云游

作为学生在学校里时间更多,而在学校里真的就象進了一个大染缸一样,没有做三件事的环境,自己必须在守住心性,远离诱惑下开创条件。

二零一三年的时候我只是每天拿出一定时间学法,而且以读《转法轮》居多,这样学了几遍之后,提高是迅速的,感觉自己似乎“看破红尘”,觉得只有学法才不是浪费时间,并且把十年戒不掉的网络游戏戒掉了,可见法的威力巨大。这期间过了两大关。

第一关是情关,那时女友突然提出分手,没有征兆,我还专门跨省去了她家一趟,后来通过学法,意识到自己太执着于情,并且自己不去帮助她明真相同化法却和她纠缠于一场空的情中,是对她和她背后生命的不负责,更是对自己要救的其他生命不负责,所以慢慢放下了那段情。

另一关是和舍友的矛盾关。他突然起火,几欲打我,被其他舍友拦了下来,当时我悟性没上去,也很生气。可事后想,这是提高我心性来了。后来经过学法,更深刻的认识到世人都在等着被救,一个神来救他们,岂能因为对方的所作所为改变神的初衷呢?所以后来慢慢和他和好,为将来救他打基础。

现在大学生的生活很颓废。半夜一、二点宿舍打游戏火热,上午十、十一点不起床,旷课成为正常,大手大脚花钱浪费成风。宿舍垃圾原来一直没人倒,你推我我推你。得法后,没人倒垃圾我就去倒;没人去打水我就去打;没人给宿舍买纸我就去买;没人早睡早起我就按时作息;没人叠被子收拾内务,我就每天把自己的床铺卫生打扫好;宿舍和楼道的灯坏了没人去报修,我就去报修,经常有人旷课我就每次都按时上课并且坐第一排。一切只因得到大法,明白法理,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是好人。渐渐的,以前不愿收拾的同学开始收拾了,不想干的活大家都开始干了,那些不去上课的渐渐去上课了,周围环境在慢慢的变正。

创造条件救人急

去年底,我深感揭露邪恶的必要与救人的迫切,因此今年上学期,我开始着手在校制作真相资料,让周围的同学们明真相。真相资料的制作要么需要打印机,要么需要刻录机。打印机太大,所以最后选定刻录机。为了保证刻录出的盘能流畅播放,我详细的看了论坛有关光盘刻录方面的内容,宿舍太吵,我就把东西下载下来拿到教室去看,那时天气还冷,而教室已经停止供暖。我就想,大法弟子是神,神会被冻着么?从那以后就不怎么冷了。在学技术与平时的专业课学习中,我明显感觉到自己智慧被开启,尤其在学习论坛技术方面,感觉一看就会,似乎根本不需要钻研,而自己以前却从未接触过类似东西。这与得法前的愚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明白这是师父赋予的智慧,让我救人用的。

在购买设备与光盘时,为了保证刻录质量,买到论坛推荐的刻录机与光盘,我几乎把电子市场里卖耗材的问了个遍。然后开始学习“MMB”软件,结合论坛提供的翻墙启动包与真相视频制作了新的翻墙光盘;盘面需要介绍,说明光盘的内容,由于没有打印机,所以买来了印章垫,准备刻上字印在盘面上,为了使刻出的字好看,又不能让打印店直接打印这几个字,所以就给每个字组上词,分开从几处打印店把字打出来;没有熨斗来快速把字印到垫上,就用铅笔把有字那面的字涂黑,贴到垫上,用笔在纸的另一面涂抹,铅笔墨就以字的形状印到垫上;没有推荐的手术刀做刻刀,就用冰棍杆和掰断的剃须刀片组成刻刀。前期的准备工作做了七个多星期,最终印上字的光盘放入光盘袋,用双面胶贴在宿舍门上。这些事都不大,但每件事如果没有师父开启智慧都是很难办成的。谢谢师父!

在送光盘的时候,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选了晚上人流比较多的时候,有时是把光盘放在书包里,有时放在球拍的袋子里。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去送资料时比较正,没什么波动。而在学校自己一个人送资料每次都汗流浃背,脸上的汗不断,擦都擦不完,送完回宿舍后整个衣服都是湿的。我知道这是自己的怕心还没有修去,以后一定要多发正念多学法,去掉怕心。

做事时发正念的作用不可小视:我发正念时经常清理我周围一切不好的生命物质因素。发资料时,我宿舍周围几栋楼就安静的“等”着我发资料很少有人進出,而离我宿舍远一点的楼不仅宿舍门大开,楼道里的声控灯不灭,几乎隔一会就有人上下楼,可见发正念不仅有效,而且效果很大。

后来读到同修的《通天得度的船票》这篇文章,我更加感到自己做的事情的神圣与必要,有时候一周都出不了一次校门,别人都在玩游戏、谈恋爱的时候,我在教室读着宇宙间唯一的真理,做着宇宙间最正确的事情,觉得每天过的很充实,很幸福。

有时课比较少,每天几乎都進行着固定的生活: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固定的事情,固定的路途,固定的作息,甚至是固定的动作,几乎全部事情都是固定的,唯一变化的是书中的法理。因此正念不强时,感觉做这些事太乏味了,可是又想:有那么多生命和他们背后无量无计的众生在等着自己救,可以说自己就是这个小环境里的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即使自己再难过,也得把他们救了。况且有这种负面思想肯定是旧势力和黑手烂鬼在干扰,目地是不让做救人的事。再学学法,往往这种念头很快就消失了。

作为此时得法的大法弟子,更加明白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我定要勇猛精進,抓紧这最后时间,尽自己所能救度众生,不负师恩。毕竟,还有什么是值得大法弟子追求的?只有大法是唯一的真理与追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