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我是一直在资料点做事的大法弟子,写出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我知道,每个弟子的路,都是师父精心安排好了的,我们只是在按着既定的轨道运行就行了,坚定了修炼之心,一切自有师护,这就是巨大的保障。

走出经济困境

我是辞职后全身心呆在资料点的,至今已有七年多了,靠以前上班时的积蓄维持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所余的钱越来越少,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走了极端了。零七年辞职时,我手里有近二十万元,因对修炼结束时间的片面理解,自己盘算着在结束前怎样最大限度的将手里的钱全部用在救度众生上,别等到法正人间时连纸都不如,浪费了,陆陆续续的拿了十万元以上的钱来做资料,现在结束的时间往后延了,我的经济一下陷入了困境。我和当地的协调人商量,想找一份半职或兼职的工作,但还是觉得不安全,同修提出每月赞助我几百元生活费,还维持以前的状态,保证资料点的稳定和安全。

我反复掂量着,在法中找答案,我不愿这样拿同修的赞助,因当地的同修大多是农村的,经济条件好的很少,资料点又不能放弃,所以离开资料点去找工作不可能,但我也不是绝对就该过很寒碜的日子呀?!虽然以前在经济方面没走正,也应该在法中归正呀,这么大的法,法中什么都有,我开始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经济迫害:今天的一切都是为大法来的,在救度众生中,方方面面都应该跟上才对,可旧势力捣乱,把钱都弄到邪恶那去了,现在的中共高官哪个都是上亿的资产,可救人的大法弟子很多都没有钱,过着很贫困的日子。我们当地就有同修每月自己仅用几十元的生活费,用于救度众生的钱也很有限,这绝不是我们应该认可的正常的状态,要否定。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经济迫害,打开经济上所有有形和无形的通道,常人看这件事是不变的,可修炼人就不一样了,大法赋予了我们能力,能正念对待就能否定这一切。其间,我也去摘过野菜,还在外面捡过塑料瓶子卖,日常生活买的用品都是特价商品或打折商品,目地是还想从我已经很少的生活费中挤点钱出来打语音电话救人,这么做的时候就感到特别的不是滋味,大法弟子是当今全宇宙都瞩目的生命,今天我们走的路会成为后人的参照,方方面面都应该走正才行,不能消极的认可这种状态。

理顺了思路后,随着不断的发正念,慢慢的情况开始出现了转机。我一个亲戚存在单位的集资款想退出,我正好想存進去,将我手里仅有的钱全部和我亲戚做了交换,将她的集资款转到我名下了,这样也不用操心,每月有600元的稳定的利息收入。几个月后,我姐姐和母亲主动开始固定每月补贴我几百元生活费,现在我除了生活费外,也能每月拿出几百元钱来打语音电话了,基本保证了打电话这个项目的钱了。我在生活中用了两个天然气罐,一个用于做饭,一个用于洗澡,按以往的正常使用,每罐气一般用三个月左右就用完了,可这两罐气一个已用了十个月,另一个也用八个月了,还在正常使用,用手摇摇气罐感到是空的,可用时打开阀门就来气,就象聚宝盆一样,用不完。资料点所用的水电费也明显低于实际所用额度。外出买东西时总能买到价格很便宜的,所以现在维持正常的消耗也很低。

就这样,我迈过了经济上遇到的最艰难的低谷。

风雨中有师护

资料点稳定运行的最大问题就是安全问题,邪恶历来把资料点视为眼中钉,千方百计想破坏,可资料点更是师父保护的重点,七年多,风风雨雨走到今天,其间有师父多少的看护和承受,用尽笔墨也难诉万一。

一、初到资料点

七年前,因机缘我到了A地点资料点,可刚来不久,A地点资料点的同修就被绑架了,资料点的担子无人接,我想到来前梦中有人告诉我将要到另一个地方去从新开辟一块荒芜的土地,我想这应该是我的新位置吧,做资料我有一些基础,只是以前是工作之余做,现在A地的情况,只能全职做,我留了下来,全身心地呆在了资料点。

我始终把学法放在首位,《转法轮》至今我已背过上百遍了,现在是每四天通读一遍,再每四天背一遍,其他讲法几乎是四个月大循环一遍,发正念也从不懈怠,除了每天的四个整点外,随时根据具体情况加发,资料点的运行也一直很平稳,很多技术问题都是无师自通,做事的效率也很高,同修要的资料再多,都能很快的做出来。在资料点的资金运行上 我也是始终只往里添,多时一万两万的拿。

资料点的稳定运行成了邪恶的心头病,几年来,当地的邪恶也一直在处心积虑找这个资料点,抄了无数同修的家,搞了无数次的统一行动,每次都是白费心思,没用,虽然其间也有几次被邪恶找到了一些资料点线索,但每次都在师父的提前点化下,安全转移了,邪恶想破坏资料点的行动总是慢半拍。

在资料点我能接触的同修只有协调人和送耗材的同修,可这两个同修都是总把电话带到资料点上来,我多次抗议均无效,有一次资料点刚搬家,我发现协调人又把电话带到资料点来了,我当时就哽咽了,每次搬家,虽然是避开了邪恶的破坏,可每次我都觉得累的要脱一层皮,我和协调人坐在师父的法像前,我很诚恳的对协调人说:某某,你以后真的不要再把手机带到资料点来了,我不想去坐牢,我还想坚持到最后。当时协调人是满口答应了,甚至还跟我说以后不会用手机了。可没隔几天,协调人又把手机带来了……对于同修的这种不合常理的固执,我没有在法上悟到,心里生出了怨恨,以致上了旧势力的当,造成了间隔,导致我第一次离开了资料点。

二、返回资料点

回到家乡,我自己单打独干,自己做资料自己出去发,但心里总惦着A地点资料点。我住在亲戚家,时间稍长,也觉的别扭,总觉的那是别人的家,不是我长呆的地方,在与A地的联系信箱中,得知那里的资料并未得到保证,我想我该回到A地去。协调人告诉我资料点还保持我走时的原样,我能回去正是他们的愿望。现在再回头看那个过程才明白那是慈悲的师父在等走偏路的弟子回到既定的轨道上去,那个位置就是我的。

我回到了资料点,但未在法上提高,所以安全隐患仍在,旧势力在上次的离间计成功后,而我们并未识破,所以再次被更大力度的破坏。

与资料点直接联络的同修(送耗材和取成品)被绑架,原本一直在为我们提供的其它耗材的同修也突然也不愿给提供了,这时我们本该及时的向内找,在法上修,遗憾的是没有,我们仍是互相在埋怨,我们自己内部出现了严重的间隔,有了大漏,再次中了邪恶的奸计。

邪恶很快就下狠手了,利用查天然气为名要入户检查,晚上梦里师父点化,让我看到来检查天然气的全是便衣。我心里不稳,和协调人商量决定就这几天搬家,回来时,见师父的法像从未有过的严肃。这时,卫生间的下水道突然堵塞了,溢出来的全是黑水,看来情况紧急,我们立即行动,连夜将所有的东西转移了。我们转移的地方以为那地方是安全的,其实不然,刚搬过来厨房的下水道就堵了,溢出来的仍是黑水,我的自行车钥匙不见了,自行车是锁上的,不能用了,厕所的灯又坏了,出门时我还发现了很可疑的便衣。还是此路不通,我也感到脚底仍在若有若无的抽筋,是师父在点化我离开,万般无奈,我离开当地了,几天后原资料点就被当地公安撬门入室了,幸有师父保护,邪恶看到的只是一个“空城”,还是慢了半拍。

虽然我离开当地了,魔难并未结束。一个紧跟一个继续逼过来。

在回家途中乘公交车时,和旁边的一个人讲三退,这人却是个便衣,就“咬”着我跟我同时下车,跟着我,我发现后就停在路边发正念,求师父帮弟子甩掉这个便衣,念一出就有一个人来问我是否要坐她的车,正合我意。师父帮我甩掉了那个便衣。

我住到了一个亲戚家的一套空房子里,准备好好学法调整调整,却感到空间场中弥漫着许多邪恶的因素,一天早晨洗脸时,我诧异的看到镜子中自己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跟死人脸差不多,我当然不会承认邪恶的任何安排的,大法弟子只走师父给的路,就在家整天的学法、发正念,两、三天后脸色才恢复正常。出门买菜时我又发现了有人跟踪,我一遍一遍的求师父指点我该怎么办?晚上正炼抱轮时,我的脚又开始剧烈的抽筋,是师父在点化要立即离开,我迅速收好我的东西出门,想先打个公用电话到我准备去的地方,可只拨了四个号码就脑袋空白了,突然想不起后几位电话号码了。其实是这时师父为保护弟子将我的脑袋闭塞了。就在这时在我住处外蹲坑的一个越野车发动了,不紧不慢的跟了上来,那是在一条下坡的小支路上,绝不能落入魔掌,我大喊一声:“定住!”定住了,越野车正定在下坡的半坡上。这时突然不知从哪出来一个出租车从我身后驶来,很温和的轻轻的按了两声喇叭,提醒我是否要出租,我乘出租车离开了,付钱下车时,出乎意外,那司机对我说:“注意安全,一路平安。”我看了一眼那司机,只觉的那司机特别“干净”,是没有业力的那种干净,下车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出租车是师父派来的!

我转移到了另一个亲戚家,足不出户,每天只学法、发正念,但感到自身的空间场中那种浓密的物质并未散去,夜里另外空间的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挤進房门直奔床上来抓我,说是从监狱来的,我立即发正念喊出了十几个“灭!”女鬼没了,我主意识回到这个空间来了,还感到两肩留有那种刚被长指甲抓过的火辣辣的痛。几天后,亲戚家的厨房又突然水缸漏水,楼下邻居来抗议,我知道这是邪恶又逼近了,就再次转移地方,就这样,我不停的转地方,邪恶不停的追,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连转了四个地方,我也觉得自己的承受已到了极限,仿佛在旧势力的天罗地网中始终闯不出去。心中不停的求师父:如何能解?

最后我联系了一个外地同修到了那去,到同修那我看到师父的法像面容非常的疲惫苍老,满脸皱纹,连眼皮都耷拉下来了,当时要不是因满屋初次见面的同修,我真想大哭,也想给师父跪下,弟子明白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将弟子从这次死劫中拽了出来。在那里我受到启发回家开始背经文《道法》,反反复复的背了很多遍,在背的过程中,压在我空间场地那些浓密厚重的物质终于慢慢的散去了。这个大难靠人的正念还不够,必须调动修好的那一面起作用,才最终冲过了旧势力强加的巨难,经文《道法》正是师父写给我们修好的那一面的。

三、再回资料点

因天气转凉我到A地想拿我的冬衣,协调人一见我就直呼:天哪!天哪!我才得知目前A地的情况:靠外地同修支援只能得到一点很少的资料,资料点处于瘫痪状况,协调人说她天天都在求师父让我回去。面对这种情况,我根本就无需考虑,决定第三次回到资料点。了解情况的同修担心我的安全问题,我只坦然的笑了笑:有这么大的法在,怕什么?!

资料点再次稳定运行起来,对于来资料点的同修总带电话来的问题我不再停留在用人眼看问题表面,从法中悟到这是旧势力在强化利用同修没修好的一面(不注意安全,有侥幸心理,只图自己方便等人心),既给自己造业,又在内部造成间隔,达到从内部瓦解资料点的目地,用心险恶。当我再一次遇到同修来资料点时,当时打印机还在工作,我发现他又带电话来了,我嘴里在向他抗议的同时,我开始在心里发正念,解体操控同修迷的一面干坏事的邪恶,我既没盘坐。也没有打手印,只在心里发正念,很快同修面部表情就出现戏剧性的反应,刚才还是一脸的无所谓,这时脸涨的通红,变得很窘,很尴尬,并急速的离开了。此后同修再没带手机到资料点上来了,还主动告诉我以前带手机都是无意的,以后不会这样了。

一段时间,连续不断的有同修反馈说当地公安在逐户上门调查登记人口、手机、工作单位等,配合的同修很担心资料点的安全,甚至取资料的同修也不敢来取了,同修建议我离开回避,过了这段时间再回来。我没有动心,邪恶又在梦中演化让我看到邪恶已逼近资料点,和资料点对面就是一个大的公安大院,很多公安趴窗户上看我在资料点里的一举一动,给人感觉是他们随时准备动手了。醒来后我开始发正念:这里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是救度众生的圣地,解体它,求师父加持弟子用神雷炸掉它,不允许它存在!那几天,师父的法像就一直严肃的看着我,我自己也想,再不能心如浮萍了,要做个争气的弟子。连续高密度的发了几天正念,后来什么事没发生。

这个资料点经历了七年多风雨,起起落落,同修也越来越成熟了,配合上少了埋怨、指责,多了配合和圆容,我们这个整体也在不断的升华、升华。

空中明慧

当我听说本地的一个同修被警察绑架后,没守住心性说了一些有关资料来源的情况,只动了一念:加不上!只给同修发正念。夜里睡梦中听到一很浑厚的男中音:“空-中-明-慧-,空-中-明-慧-”连续喊了几遍,那声音就象从大穹深处传来的。醒来后想,资料点做的都是明慧的资料,空中明慧不就是说资料点在高处,邪恶够不着吗?

我请了一张大的师父的法像高高的端挂在墙上,随时可仰望师父,梦中我还看到在另外空间和资料点相隔两房间是一个师父的房间,师父微笑着从外面回来進了自己的房间,我只站在资料点门口远望着师父,想到师父跟前又不敢去,因为觉得自己修的还不够纯净,不够资格。醒来后就一直偷着乐,没告诉同修,还依然保持资料点的低调严谨的运作方式。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