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主任的悲惨结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他,仕途顺利,刚刚升迁,却壮年殒命;他,家庭美满,令人羡慕,却突遭横祸。留给亲人的是无尽的悲痛和遗憾……

北方的初春乍暖还寒,一列送葬的队伍从人们的眼前经过。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正当人们走亲访友,互送祝福的节日时刻,传来了一个消息:王继忠出车祸了!那天他去他侄儿家吃饭,在河北省乐亭县城去往三李庄的途中发生车祸。头部被撞个了大窟窿,鲜血一地,当场死亡。

王继忠有这样的结果,在修炼人的眼里真的是预料中的。法轮功学员不顾个人安危,一直不放弃地告诉他迫害修佛向善的修炼人是有罪的,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他却不屑一顾地说:我才不信也不怕报应。不信、不怕不等于就真的没有啊。

王继忠,五十岁上下,人们都以为他在县委上班,是公务人员,其实他的这个职务根本不属于政府职能部门,叫“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成立的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类似于希特勒“盖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组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王继忠一直担任乐亭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出事前刚卸任不久。在这十多年中,王继忠紧跟中共及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操控乐亭县公、检、法、司,不遗余力地迫害乐亭县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

李学友,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住乐亭城关三街。当年他靠蹬三轮为业。除了为生计而奔波,还要悉心照料瘫痪在床的妻子。他的任劳任怨及乐观开朗感染着身边的人,是街坊邻里公认的大好人。只因为信“真、善、忍”,王继忠就下令把他抓起来,在乐亭县看守所遭受迫害,后非法判了四年,劫持到冀东监狱继续关押。其妻在万分思念与担心中含冤离世。

邢悦,一个人见人爱的姑娘,被迫害那年她二十八岁。她自小身体病弱,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上的病症全都不见了,并且她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孩子们都喜欢听她讲的课。二零一零年四月她被绑架,后被枉判三年。年幼的女儿不知发生了什么,天天哭着要妈妈。老母亲一次次去找王继忠,在县委门口等着他,希望能见上女儿一面,王继忠就是不让见。母亲心疼女儿一病不起,短短几个月就离开了人世。

郑洪波,二零零三年五月被绑架到公安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他曾被竹签扎十指,动用酷刑,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其父病重,母亲多次向王继忠提出让儿子郑洪波回家见一面父亲,王继忠以所谓“思想未转化”而不准,其父临终前也没能见上儿子一面。

李强,闫各庄镇刘庄村人,二零零零年离奇失踪,年迈的老母亲日日盼,夜夜盼,年年盼,家人多年四处打听,至今杳无音信,疑已被迫害致死。

……

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所遭受的痛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也是用这寥寥数语所无法记数的。十六年来,乐亭县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受过各种形式的迫害。这还只是一县一地,冰山之一角。放眼全国,十几年来,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往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或强送精神病院、戒毒所遭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摧残,十几年的残酷迫害,使几百万法轮功修炼者失去生命,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致残、致疯,甚至发生了几万人被活体摘取器官这一骇人听闻的魔鬼行径,被国际上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令天地为之震怒!

法轮功学员一再劝善世人,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有些人就是不相信,认为出了事是偶然,是巧合。哪来那么多的巧合?明慧网已报道出来的全国各地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就有两万多,并且发现遭到报应的城市人数分布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程度惊人的一致,而成正比。他们或死于疾病,或车祸,或因腐败被双规、判刑,有的自杀,一桩桩不幸的案例触目惊心!

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洪辉,主管迫害法轮功,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就在他出事的前几天,还有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参与迫害,他却扬言:“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都说报应,报应我个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没出七天,从桦南县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途中,车撞到大树上,陈洪辉颅骨粉碎,当场死亡。河北唐海县看守所所长李太文,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有病前,他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不信善恶有报,我只相信现实,没钱活不了。得好好过日子,谁也没法弄共产党。你们说有天堂地狱,我不信。要不死后我去看看到底有没有?”结果当天晚上就得了病,没过几天就暴死。二零零九年十月,四川安岳县林凤镇三村农民吴绍明,把法轮功真相资料送到派出所请功,举报本村一法轮功学员。明白真相的村民叫他别那么做,会遭报应的。他说:“我是共产党员,不信报应不报应的。”事后还跑到镇党委提意见,愤愤不平地唠叨,“报应,报应,看今年就报应了,没有那么灵!”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晚,一家人正吃晚饭,吴绍明吃着吃着就从板凳上缩到地下去了,一会儿就没了气……他们一个个口出狂言,不想竟都被悲哀地应验了。

善恶必报是天理!央视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的制片人陈虻患胃癌死亡;掌全国财经大权的黄菊,拨国库收入的四分之一用来迫害法轮功,得了胰腺癌;中央第一任“六一零”主任刘京得了癌症;监制“天安门自焚”节目的后任“六一零”主任李东生落马;策划“天津事件”,引发“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央信访办和平上访的宋平顺自杀;播放诬蔑法轮功新闻最卖力的罗京,患癌症,舌头溃烂,不能说话。二零一二年以来,中共高官纷纷在权斗中落马。这些落马高官绝大多数是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成员,包括活摘器官的元凶王立军、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等。

然而,这可悲的一幕也在乐亭县上演了。有人说王继忠外表和善,然时至今日,他在任职期间犯下的一切,也只能说明一点:在中共权欲的诱惑面前他选择了放弃良知。

就乐亭县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报应的例子,不止于他。身居县要职的还有范绍慧、邓立宪、马志申等。范绍慧在乐亭县任县委书记期间,不折不扣地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而今已遭报应,锒铛入狱。积极迫害法轮功的巡警大队大队长李宝平,做了换心脏手术。邓立宪,马志申,都曾是公安局副局长,都是五十多岁却壮年早逝,一个心脏爆裂,一个得的癌症。二人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积极执行者。马志申临终前已后悔参与迫害,但一切都太迟。现在又轮到了王继忠。

事实上,在中共的统治下,这些参与迫害者,何尝不是受害者?!

江泽民访问美国时,问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为什么美国科学这么发达,还有那么多人信神,甚至是科学家?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竟提出如此低级的问题。

其实我们中华上下五千年,古有尧舜,周具文武,汉出文景,唐盛贞观,清泰康乾,儒释道精神交相辉映,连天子也要敬天信神,人们秉承仁义礼智信,社会道德维持在一定的水平上。这不仅是一种文化,更是我们中国人的根。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格格不入的,一个西方洋人推想出的共产主义信仰,闯入了我们中国人的思想,且以暴力革命夺取了政权。它奉行的是无神论,毁神砸庙,文化大革命革了我们中国文化的命。它几十年来不断给中国人洗脑,失去了传统文化的中国人,不再信因果报应,做事毫无顾忌,没有了道德底线,致使世风日下。佛家讲善,道家讲真,儒家讲仁,而共产党讲的是斗,讲的是暴力,在它统治的几十年里,各种血腥的政治运动加上荒诞的大跃进、六四屠杀,迫害法轮功,中华儿女在非战争时期惨死其手的近八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战天斗地的结果破坏了人与自然的和谐,青山不再,绿水变浊,沙尘雾霾,满目疮痍;诚信道德危机,人们只认钱不认亲,毒米毒油毒奶粉,中国人吃什么都没了安全感,整个社会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而无论当权者如何提倡社会风气,也只是无本之木,缓解得了一时,却解决不了根本。

法轮大法(法轮功)是佛法,缘于我们中国古老的修炼文化。除了祛病健身,更注重提升人的道德,中共迫害前就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大法以深入浅出的法理使亿万学炼者了悟人生的真谛,身心获得了巨变。也正由此,面对这么多年的迫害,面对当权者铺天盖地的造谣和抹黑,许多修炼者依然坚守着心底的那份正信。迫害以来的十六年间,法轮大法传遍了包括港澳台在内的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景仰。

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对无辜的世人我们无怨也无恨,写出此文旨在希望那些仍在中共这条罪恶的链条上迫害法轮功的人能听进我们真诚的劝告:谁作恶,谁偿还。为了你,也为了你的亲人,别再迷失和盲从,及时改过和悔悟,别作邪恶的替罪羊,莫当中共的陪葬品!

但愿王继忠这样的悲剧不要再重演。并且真心地祈愿广大的世人都能明真相,愿您记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后附:(因没统计完,加上这么多年人数多,所以没罗列那么多只把明慧网报道的列在此。并且感觉加上这部分内容太多,文章篇幅太长,所以上文只选了几个迫害典型案例)

李淑岩,六十多岁,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乐亭县看守所达一年。二零零七年六月被公安局和检察院诱骗签字按手印,被非法判刑两年。

刘红英,汀流河村人,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后又曾遭多次绑架,直至今天仍非法转押在唐山市看守所;

王素萍夫妇,大相各庄镇,二零零五年五月各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苗立群,家住乐亭城关镇,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一日被绑架;

常振营及妻子,庞各庄乡王庄子村人,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被绑架;

李春华,汀流河人,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被绑架;

邢秀军、何文梅、何文里,闫各庄镇人,二零零七年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李淑岩, 中堡人,六十多岁,二零零七年底被非法判刑两年;

马丽君,二零零八年六月中堡派出所对其进行非法搜查,非法拘留十天;

李金库,中卜高庄窠人,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卜派出所非法搜查他的家,并于当天非法拘留,二零一二年又被非法拘留数日;

顾立军,三十多岁,顾庄人,大清河盐场上班。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后半夜三点多,在王继忠和马志申等的指使下,他被大清河边防哨所绑架,被秘密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张锡功(张熙功)二零零八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两年;

曹亚春,新寨镇小河沿村法轮功学员,闫德朴,阁楼坨前小营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八月二人均被非法劳教两年;

刘熙仁夫妇,马头营 ,于二零零九年八月被抄家,夫妇二人走脱,至今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阚小茹,二零零九年九月被新寨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李艳萍,城关教军场村人,多来年屡次被骚扰,被强迫与在押犯人一起游街侮辱,被劳教,二零一零年四月她再一次被绑架并被枉判四年冤狱。

李艳玲,二零一零年五月遭绑架,抄家被抢走一万六千元,后被非法冤判八年,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

张一彪,乐亭县电力局职工,四十八岁,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被从单位绑架,据说其亲属被勒索了十万元,才将其放回;

刘春兰,近七十岁,新寨小河沿人,二零一一年四月被绑架,被冤判七年;

王爱民,新寨小河沿人,二零一一年四月被绑架,被冤判三年;

冯志茹、胡香花,家住新寨镇,被新寨派出所绑架,后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王淑莲,五十多岁,姜各庄五家子人,二零一一年六月被绑架,被冤判两年,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迫害得很严重。儿媳刚生完孩子,作为婆婆照料不了;

魏宇辉,汀流河高中教师,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被绑架数日后回家,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从家中直接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

赵桂英,汀流河,二零一二年六月被绑架,后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谢玉茹,城关镇,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在集市上,她正好把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发到了王继忠的手里,王继忠伙同几个人将她绑架到了拘留所,并对其家进行洗劫;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8/“六一零”主任的悲惨结局-307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