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邪党本质 清除党文化因素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学习了师父《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之后,我就在想:从大陆去国外的大法弟子身上党文化的因素那么明显,那我们一直处在邪党文化氛围中的国内大法弟子,邪党文化的因素有多严重,就更不用说了。可是怎么才能找到,并尽早去除呢?

以前,我经常批评老伴(同修)是“伟光正”,可当最后一次指责同修“伟光正”时,忽然意识到自己也是“伟光正”,因为当自己指责同修“伟光正”时,经常是用自己在人中形成的观念衡量同修,总觉的自己这也正确,那也没错,不论大事小事都是如此。这不就是地地道道的“伟光正”吗?

这一点醒悟使我明确的意识到了清除邪党文化毒素的紧迫性。于是在从听《九评》的基础上,我认真的听了几遍《解体党文化》,对照自己平时的思想意识与言行,发现不少自己存在的党文化因素,并注意从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中彻底去除它。

本以为这回邪党文化的因素去的差不多了,其实不然。正在刻录光盘的机器又出问题了,机子是不久才换的新的,不该出问题的。向内找,也实在找不出原因来。只好心生一念,求师父点化。

师父真是太慈悲了!时刻在看护着弟子。清晨炼静功中,忽然意识到了自己一个最大的漏洞。要不是师父点悟,自己将向哪里去?想起来真是太危险、太可怕了!我一直喜欢传统文化,特别是古诗词,对毛魔头的诗词一直很欣赏,还把它收录在自己写的书里大加赞赏。《九评》发表以后,意识到这样不妥,也只是觉的这样影响再版传世,至于为什么不妥的深层原因并没有多想。我把有关毛魔头诗词的内容全部从书中删去,准备有机会再版时从新修订。因为一直没有再版,也就不再思量它了。

清晨炼静功中,忽然明白了毛魔头诗词的邪恶本质。所谓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其实是大邪大恶,是蔑视天地神佛的极端的狂妄自大,是妄图毁掉人类的一种邪恶气势。回想起小学课本里《人定胜天》的课文,老天不下雨,人工降雨;诗歌里的“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当时很受鼓舞,只觉的人真伟大,胜过了上天。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无神论洗脑了。

后来,看到毛魔头说的“比秦始皇强一百倍”以及“阴谋、阳谋”之类的话,也觉的毛魔头面对千夫所指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大气魄”,其实不是“大气魄”,而是那无法无天的大流氓的一股大邪气。人们都被他表面“大气”掩盖下的极端反人类、反自然的邪恶迷惑了,欺骗了,在不知不觉中,被毛魔头领上了蔑视神佛、无法无天从而毁掉自己的邪路。而毛魔头反过来还要求被毁的民众对它感恩戴德,歌颂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以此来加强它那邪恶之气。真邪恶呀!在用无神论祸害人类方面,从马克思、毛魔头到江魔头,旧势力做了最系统最险恶的安排。

然而在我的意识中,还有如此邪恶的因素存在,而且还写在书里帮其邪恶散毒害人,这么大的漏洞, 这么大的罪业,难怪我自己遭受最险恶的病业迫害,长期陷于病业魔难中出不来,难怪我家三口人魔难麻烦不断,难怪做真相的机子总是莫名其妙的出问题,是我自己人为的滋养了邪魔,容许中共邪灵最邪恶的魔头长期盘踞在我这里为非作歹的啊!

要不是师父长期以来的慈悲呵护,这么大的漏洞, 这么大的罪业,哪里还有我的今天哪?!每每想到这些,今天写到这里,都禁不住的热泪盈眶,都止不住的无边痛悔。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呀!

炼完静功发正念时,明确感觉到身上层层的衣服一齐往下脱,只留下纯净的肉身。第二天清晨发正念,心存一念:把自身体外体内的一切邪灵因素、毛魔头和无神论的邪恶因素彻底清除干净,又明确感觉到脑壳的里面有一层约一公分厚的灰灰的脏东西艰难的、缓缓的在往下脱落,脱到脖子部位就比较轻松比较快一些,脱到肩膀、背部就更轻松更快了。凡脏东西脱落的地方,都一直有一股浓烈的清清凉凉的感觉,非常舒服,仿佛夏日里的凉风吹过、小雨洗过一般。可是只脱到背部,就不再有下走的感觉了。

我明白,师父是在点化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消去这三尺之冰也绝非一日之功。自从我孩童时第一次感觉毛魔头“大气”时起,毛魔头的邪灵就進入我的体内并开始肆虐了。几十年中,自己不但没有清醒的认识到其邪恶,反而还在不断的欣赏它、加强它,它怎么可能只是一、两次正念就轻易的被彻底清除掉呢?

于是我开始加强发正念,坚持长时间发正念,邪灵因素不全灭,正念清除不止。与此同时,邪灵也在垂死挣扎,加大对我肉体的迫害。但我坚信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彻底清除它,因为我有师父,有大法,我一定能以一个合格弟子的资格跟师父回家!

写出这些,一是曝光中共邪灵毛魔头的邪恶本质,以此激励自己彻底清除其邪恶因素,加紧讲真相救度众生,弥补自己给众生造成的损失。二是提醒与我有类似情结的同修,警惕这种不容易意识到的迫害,及时清除邪恶,纯净自己,在有限的时日里共同提高,更好的助师正法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