烫伤之后迅速康复 车祸无碍不忘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二零一零年夏历六月底,一天早晨我给家人做早餐,我把一锅热豆汁从灶台上端下来往餐桌上放,由于穿着拖鞋脚下一滑不慎跌倒,一锅热豆汁浇在脸上,当时我“哇”的大叫一声,隔壁的丈夫听到声音慌忙跑進来,看到我的脸整个面部瞬间起满了水泡,于是赶快拉我去医院,我说:“我不去,我有师父管,你放心,没事,很快就会好的。”当时我席地而坐立刻盘腿发正念,清除邪恶迫害。四天后的晚上,丈夫开车送我到邻镇开交流切磋法会,现场的同修根本认不出我,因为我的脸上烫起的皮发黑,眼睛肿的也看不见。当时我说只要我的眼睛能看清,就出去救人,同修说:“你的脸色这么黑,最好先别出去,等好了再说。”

回家后,我给师父上香,心里跟师父说:“能否让我的脸变过来,我只要看清路就出去救人。”七天后,面部由黑变红嫩,九天后眼能看清东西,我骑上电动车外出讲真相,那一天一共救了二十九人,这是从三退以来最多的一次。

此次烫伤以后,我的脸变得越来越细嫩,白里透红。原来脸上一脸黑底星子没有了,右眼斜视烫正了,视力还有了提高。我今年已是花甲之年,有一次跟一位五十出头的女士有缘人讲真相时,她叫我妹妹,彼此问过岁数,她非常惊讶的说:“我心想你也就四十多岁。”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功法,我修炼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天法,是来救人的。”由于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她很快做了“三退”。

二零一四年三月中旬的一天,我骑着摩托车带着同修出去救人,回来的路上,我把同修先送回家,然后往家赶。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发生了车祸:我与一辆大车相撞。在拐弯的时候摩托车突然熄火,被后面来的一辆大车挂住了我的羽绒服把我往前一拖,我的头就撞在大车上,这时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司机俩口子慌忙下车跑到我的跟前说:“大姨,你怎么样?”我清醒了以后,第一念是:我没事。于是对司机说:“没怎么。”女车主说:“你的手和头都破了,我和你上医院吧。”男司机便打了120。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邻村的人问我是哪里的,又问我家的电话,我说了我的村庄和电话,随后帮我给丈夫打了电话。不久家人都来了,看了我的伤势:手破了,头上有大约7-8厘米大的口子,都流着血,羽绒服挂烂了。我对家人说:“怨我,不能怨人家,我加的汽油不好,车突然熄火了。我什么事也没有,赶快让人家走。”丈夫也说,别对人家无理。我对那俩口子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的,你们走吧。”司机说什么也不走,要承担责任。这时120急救车也来了,围观的人更多了,很多认识我的熟人连拉带推的把我弄上了急救车,司机和家人一同坐上了车去了医院。我坐上车后就喊“法轮大法好”,头很快就不流血了,也不觉痛。

女儿深知我炼功十六年,一粒药也没吃过,知道去医院我也不会检查用药,就给司机说我妈没事,不用做脑CT,也不要用药,包包就好了。我说这么难看,我可不包,我什么事也没有。到了医院,医生看了看我的头,口子很大,还有个包,说得缝缝,我说:“我可不缝,自己就会长好的。要不就给我洗洗头上的血,你要不给洗,我自己回家洗。”司机说什么也要叫我治疗一下,我坚决不让。女婿看到这情形不敢做主,对女儿说:“怎么办?”女儿说:“听妈的,不检查,回家。”我们就回家了。路上我告诉司机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我给他讲了真相,并用化名给他退了团。并说回家以后,你走就行,我不会讹你的,嘱咐女儿女婿别要人家一分钱。

事后听女儿说,在车上司机拿出二千元钱说:“给大姨买个袄,修修摩托车。”女儿女婿没要,说:“俺妈说她没事,不让我们要你一分钱,你放心走吧。”司机直说遇上好人了,要不然得耽误干活,还得花大钱。司机俩口子很感动,留了我和丈夫的名字说以后来看我。

回家以后,第二天同修到我家来学法,我嘱咐同修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就别说了。我胸部很疼,喘不上气来,脸色也不好,女儿见状非常担心,女婿说:“肯定有内伤,要不消消炎。”我说我是炼功人,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消炎。第四天早上炼静功时,当时车祸的情形全浮现在眼前。我突然悟到这两天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是嘱咐同修不让给别人说这事不对,应该让大家知道。我给丈夫和女儿一说,丈夫说:“说出来才是洪法,不说不对。”说完我身体立刻轻松了,什么事也没有了,女儿也非常高兴。这一次就是来取命的,要不是师父保护,说不定肉身就失去了。弟子合十,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