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难怪那么多人炼这功呢!”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一月得法的。回想自己走过的修炼路,真是感慨万千。深深的体会到,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就没有现在的我。我为自己选择了这样一条修炼的路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幸运。下面就谈谈我修炼中亲身经历的几件事。

一、“难怪那么多人炼这功呢!”

二零零四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骑自行车去学校上班。当骑到学校门口的公路边上的时候,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从后边猛的把我撞倒在地。我仰面朝天,头重重的摔到地面上。当时我心里急忙喊:“师父,救我!”

那小伙子吓坏了,急忙问我怎么样,要送我去医院。我定了定神说:“不用去,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没事的。”于是,我慢慢的往起站,可是,怎么也起不来,就感觉头晕的很,想吐,腰疼的用不上力,五脏六腑都难受。我用尽全身力气抓住他的胳膊,站了起来,当时,我就想:没事的,我一定要起来!起来后,头晕的走不了,身子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又过了几分钟,我就自己深一脚、浅一脚的晃晃悠悠的挪到了学校,车子已摔的推不走了。

同事们看到我的样子,都吓了一大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说,我当时的脸色相当难看,头发蓬乱。我头上扎的头花是那小伙子从出事地点五米之外的公路边上捡回来的,可见,当时车的撞击力有多大吧。当一同事为我整理头发时,发现我的脑后鼓起了个拳头大的包。他们执意要送我去医院,并给我丈夫打了电话。我对他们说:“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们放心吧,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他们拗不过我,就埋怨那个小伙子说:“今天他可遇到好人了,要是别人,他就等着花大钱吧。”

过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丈夫来了,一進门,老师们就说,快看看张老师头后的那个大包,太大了怪吓人的。丈夫用手摸了摸说:“没有啊。”大家一看,真没有了。他们说:“这也太快了,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没了,这大法真神奇呀!”

丈夫把我用自行车送回家后,我只能慢慢的直着腰走,连左右都不能扭动,动一点,就剧痛。那天,丈夫正好值晚班,晚上就我一个人在家,他要请假在家陪我,我没答应,他走之前,把床给我铺好,并找了两根棍子让我拄着。我接过棍子马上就给扔到院子里了,我说:“我有师父管,我可不要拐杖,用了,可真就离不了了,跟住医院一个道理,一念之差可会有不同的结果的。你放心走吧,明天早上你回来就能吃上我做好的饭。”他迟疑了一会儿,就走了,毕竟我修炼那么多年,他与我共同经历了许多许多,并多次见证过大法的超常。

丈夫走后,我便靠在床边发正念,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二十分钟后,我的腰就能动一点了,接着我开始学法,到整点就发正念,一直坚持到发完夜间十二点正念。我就能慢慢的咬着牙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四点起床开始炼功,疼的流了许多汗,特别是炼第四套功法,我使劲往下弯腰,疼的我都哆嗦了,虽然做不到位,但我尽力做,一次比一次好。等到丈夫早晨回来后,我已经给他做好了饭。就这样,我每天坚持炼功,并由丈夫带我天天上班。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撞后,每天吃的东西不排泄,肚子憋得鼓鼓的,丈夫知道后,有点害怕,想让我去医院,我告诉他,肯定没事。一直到第六天下午才排了便。

第七天,我自己就骑自行车能上班了。校长见到我好的这么快,对着老师们的面,笑着说:“这次张老师被撞的可不轻,真便宜了那个小伙子了,要是去医院,钱可少花不了,也没这样好的快,难怪那么多人炼这功呢!”

由于我单位的同事在我身上见证过多次大法的神奇现象,尤其是我修炼十多年来,从未吃过一粒药,身体状态非常好。单位的领导及同事都明白大法真相,没有一个不三退的。

二、绝食中的奇迹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在县办的洗脑班中绝食反迫害,由于时间长,我的胃出血很严重,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斤瘦到七十多斤,人都脱相了。警察把我送到了医院后,医生说是很严重,需要住院治疗。在我极力的要求下,很快就回家了。

回家后,看望我的人很多,见到我的身体现状,一些人传言,说我活不了了。我深知,我是大法弟子,我修的是真正的佛法,师父早把我的身体净化了,根本就没病,是邪恶的迫害,有师在,有法在,我一点也不怕,心里非常踏实。一些好心人一再嘱咐,千万要保养好身体,我的一位同事关心的说:“你的胃已弄坏了,人成这样了,两三年也难恢复好呀!”我说,没事,我有师父管,佛法无边呀!只要我吃上家里饭,炼上功,很快就会好的!

我真没有把自己当作病人,就是相信师父相信法,坚信自己没有病。并且让家里人也不要把我当作病人来伺候。我想吃什么吃什么,根本没想自己的胃已出过大量的血,只需要身体尽快恢复能做救人的事,吃什么都行,饺子、莜面、酸菜、红心萝卜等,一天吃好几顿,什么奶粉、汤之类的我根本就没喝。当时,我的家人真是很担心的,但是,看到我身体一天一个样,恢复的很快,他们也就放心了。

回家的第二天,我就能下地炼动功了,第三天晚上,我跟着女儿就出去散发真相传单、贴不干胶,做救人的事了。接着,我就能正常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身体快速的恢复,使得所有见到我的人,都感到惊奇。尤其是我的家人,真正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二年二月,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進了县看守所,被非法刑拘。从一進去,我就没吃饭,期间被灌食两次。在灌食时,我不配合,狱医和警察六、七个人摁着我,从鼻子往胃里插管子,插了八次才進去,我在他们松手的一瞬间,一下子就把管子拽出来了,看到管子上全是血。经过两次灌食,我的脸、鼻子都肿的快一般高了,模样全变了。

绝食第九天,狱医见我面色很不好,提出要给我输液,我拒绝,她拿起我的胳膊就测血压,一测傻眼了,我的高压六十,低压四十。她马上向监狱长提出上医院,等到把我拉到县医院后,医生马上進行急救。其实我神智非常清醒,心里一直不停的发着正念,可医生说我已休克,出现了生命危险。我听的很清楚,一大堆护士围着我,不停的抱着血压数:零、五、十、五、零……当时我自己觉的都奇怪,我这好好的,是不是他们弄错了,怎么血压都没了,我还很清醒,只是我觉的身体动不了,眼睛睁不开。忽然,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给安排的假相,我该回家了。于是,他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我只管静心的发我的正念,一切听师父的安排!真是的,经医生检查,说我的五脏六腑、浑身上下都是病,非常危险。

很快,我丈夫来到了医院,看到我的身边围着一堆医生在对我急救,以为我已死了,拉着我的手急的哭了起来,我怕他着急,但又动不了,嗓子又发不出声,我用力捏他的手,可他就是感觉不到。我求师父让他能感觉到,后来他有了反应,并明白应该让我尽快回家。于是他立即找相关的领导要求回家,他们放手了。

我在家只休息了二十多天,就回单位上班了。期间一点儿药也没用,就靠学法炼功。我身体快速的恢复,又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

通过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大法的神奇、超常的事在我身上或其他同修身上有很多很多。如果你真正的信,严格的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你会感觉到师父时时在你身边看护着你,保护着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7/校长-“难怪那么多人炼这功呢-”-307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