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病业中的同修也是在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从遥远的天体中来的高级生命,在進入三界之前,咱们可能是相识的,相互之间可能有过约定,如果我们其中的谁被世间的假相迷失了,如果你是觉醒的神,你一定要叫醒我,特别是同一地区的大法弟子。因此,身在病业假相中的同修遇到难时,需要帮助、鼓励、加持他们的正念,在此过程中,也是修自己、使自己在法中提高的过程。

不被表象带动 修自己

在开始帮助病业假相中的同修时,什么样的状态,什么样的心性都有,自身往往容易被对方的不正确表象所带动,但是当用法来衡量自己时,找到了自己的一些执着的心,如高高在上的心、指责心、怨心、妒嫉心、看不起同修的心、执着自我的心等等,从中我体会到,表面是在帮助同修,实际上是在帮自己。

如:有一个病业假相的A同修,一看到他或说到他,我就来气,能有半年多没有去他家。后来,我找到了自己的怨心和看不起同修的心,从中还认识到,同修之间不能有间隔。

有一个B同修,八十多岁,身体要抻一下,能有一个多月不能起床,儿女轮班护理她。师尊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在和B同修交流时,B同修还在吃药,我就跟B同修交流应不应该吃药,在法中师尊是怎么样讲的。后来,在第三次交流的过程中,B同修在法中悟到不应该吃药。

有一天,我去B同修家,我说:“B同修,你想下地不?”B同修说想。我说:“你信师父不?”B同修说信。我就把B同修的儿子叫过来,用被子顶住B同修的后腰,B同修忍着剧痛,身上没有力量。我的双手托着B同修的双手或单手,炼了静功五十分钟。

第二次,我又帮B同修炼静功三十分钟。第三次,B同修就能自己坐起来炼静功了。可是,还是站不起来。我就告诉B同修,可以坐在床边,双脚踩着地,或不踩着地,都可以,炼五套功法。过了一段时间,B同修就能够上下楼走路了。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有三个病业假相的同修,有两个是有腿部病业假相的,和本文的B同修都是坐在床边,双脚踩着地炼的五套功法,现在都能够走路了。一切都是法的威力,一样能够达到改变本体的效果。

完全是为“他”的

在这些年,我耐心帮助病业假相的同修和其他有不正确状态的同修时,我开始很容易被同修的不正确表象所带动,到后来,同修的不正确表象很难带我。当用法来指导自己,用法来衡量一切时,法的威力是能改变一切的不正确因素的。所以,不正确状态的同修,不管是邪悟的、给大法抹黑的和那些放弃修炼的同修,以及病业假相中的同修,他们的一切不正确表象,实际全都是假相,也都是帮助我们提高的。当和同修善心的交流和学法时,法是能改变一切的。

师尊讲:“也不要对学员有固定的成见认为其不行,我这个师父可认为行的”[3]。

我现在的心态是轻松的,因为我内心知道,如果我要是在圆容师父所要的,有什么难处的时候,想到师父想到法,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在眼前,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是弟子的用心大和小的问题。只要是想做,一定能成功,师尊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在和同修交流的过程中,如果自身要是带着指责、怨心等等的人心,实际和同修之间已经有了间隔,所以双方有时很难达成共识。在我这一层次的体悟中,对佛性的理解,看对方是没有善恶、好坏、美丑的,对方的任何表象带动不了自己,而自身的内心是祥和的面对对方的不足。一切都是圆容师尊所要的,放弃自己人的观念。一切都以法为师,才能走正自己的修炼道路。

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中,那些直接就到610、派出所、检察院去讲真相的同修,他们的心性是没有“我”的,完全是为“他”的,所以邪恶因素是不敢动他们的。

正念清除旧势力的迫害

我发现旧势力在迫害大法弟子时,也是采取符合常人这一层的法理。它们安排的迫害系统中,主要是给大法弟子设圈套。如果大法弟子总上圈套,最后就容易失去生命。在人世间的表现就是把大法弟子和整体间隔开,看孙子、多做家务活、没有时间学法和炼功,旧势力安排的关和难堆积多了,当病业假相出现时,往大法弟子的头脑中加一些不正的念头。

旧势力为了让同修承认眼前的病业假相,有时也安排法理不清的同修和同修身边的一些人误导同修。说的一些话,都是让同修去医院或采用一些民间的什么土方,如果用起来,或去医院里,就会越来越重。旧势力也是神,它们的迫害手段也是五花八门的。

因此,身在病业假相中的同修,第一念,首先找一下自己在病业假相出现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哪一念或哪件事不符合法了,否定它。如果没有找到,也要把眼前的不正确表象看作是假相。

如:有一个同修,一天早晨起来,嘴歪了,家人看到后,说:你嘴歪了。同修说:没歪。同修见面了,说:怎么嘴歪了?同修回答说:没歪。总之,任何人说嘴歪了,同修就说没歪,第二天,同修的嘴就好了。

还有,同修们最好是加入到学法小组中去,在学法小组中,一切不正的因素都能解体。师尊讲:“大家对着他念念书,念念法,对他发发正念,集体围着他,是起作用的,因为近距离还是有关系的。”[3]或者想到师父,想到法,反复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3]任何大法弟子都不会失去生命。

以上所写如有问题,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