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与国外对法轮功的态度冰火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受了各种迫害,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国外工作的儿子非常担心我的生命安全,帮助我以难民的身份脱离了中国大陆的那种恐怖环境。现在我虽然来到国外只有一年多,但让我真切感到国内和国外对待法轮功的态度真是冰火两重天。下面我讲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1、警察常向我们竖大拇指

在中国游客停车处,每天我们都风雨无阻迎接中国游客,给他们递上真相报纸并劝他们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当地巡逻的警察每次走过来遇到我们时,都会竖起大拇指赞扬我们,说一声:“Very good!”或:“good!”看的出他们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但据当地同修说,过去他们可不是这样,一次在中领馆的煽动下,警察曾以我们挂出的展板有问题为由向法院提出起诉。现在警察对我们的态度完全改变了,我们每次办集体讲真相项目时,警察每天多次来到我们的现场,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有没有人捣乱等。

2、精英阶层对法轮功的态度

我发现国外的一些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知识的中青年人,对法轮功关注度高,喜欢深入了解。每当我向他们发真相资料时,尤其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资料,他们都非常感兴趣,并主动索要。觉得发生这样严重迫害不可思议。对于在这样严酷迫害下还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由衷敬佩,有的说:“你们真了不起,遭这样迫害还不屈服,我做不到!”同时他们非常同情,都很希望对你有所帮助。一次我用我的翻译笔和一位男士交流,他好象用电脑在工作。他用电脑给我写东西,因为我总让他看我写的东西,坐了一路车他也没有工作成。下车前我说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可我只想把法轮功真相告诉您,他却说和你交谈我很高兴,您让我了解了很多事情。认识您也非常荣幸!并主动向我要了许多真相资料准备帮助我散发。

还有一次我和儿子和一位内科医生相遇,我向他讲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情况和我自己遭受的迫害。医生倾听后说:我能认识您深感荣幸。我们知道一些你们的被迫害情况,但我们由于经济不景气不能很好为你们发声,我对我们的政府深表惭愧。如果你有兴趣我把你介绍给我认识的人权组织,看看他们如何帮您。(近日还有西方人要引荐我去见当地人权组织。)

现在我无论去银行或什么政府部门办事,每当知道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受害者”时,多会得到同情和帮助。所以儿子对他妈妈说:“如果谁慢待你,你就告诉他说你是炼法轮功的。”现在妻子也看书学法,并开始参加各地讲真相活动。

3、普通民众对法轮功的支持和理解

我来国外认识的第一位西方人是个在药局工作的叫海蒂的中年妇女,当她了解到我是来自中国大陆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后,深表同情。她告诉我说她有很多朋友,她叫他(她)们来签名制止迫害!

一次坐车回家,我上车后给周围外国人发外文真相资料,我想对她(他)们进一步讲真相,我就从我的背包里拿出我被迫害的译文材料和几张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严重伤残的图片,我一边比划一边向我身边人讲,那个坐在我斜对面的中年妇女可能觉得我的语言不通太费劲了,她开始讲,因为她讲的我虽然听不懂,但她不停的说“法轮功”,尤其开始的时候她说“法轮功”这个词频率很高,我知道她在讲法轮功,但是褒是贬我一时还说不准。大家都听她讲,有的还不时插话,呆一会从大家对我的态度上我看得出来,她是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她一直讲到她下车,并热情和我打招呼告别。接下来人人都开始专注看我给的真相资料,下车时都和我热情告别。

一次等公交车时,遇到一位西人老年妇女,我给她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她看完后,对我热情起来,想和我交谈,但发现我不会外语,她只是做了个“遗憾”表情。过几天她自己提了一篮子吃的东西,我判断是她自己做的送到哪里去。她给我拿出一块面包让我带上吃,这种面包我发现是她们喜欢吃的。这就让我为难了,不要的话怕伤她自尊,因为我不太了解她们礼节,所以谢过后拿过来了。以后常遇到她,不自觉她总想问我法轮功的事,我就把我被迫害的政治庇护翻译后的材料给她看,她非常同情我,不久她发现我丢了一只手套,第二天她给我买了一副皮手套。因为当时是冬天,还很冻手。我不想要人家给买来了,不要还说不明白,只好找机会还这个人情了。

前几天一位大约四十几岁的妇女坐在了我身边,我给了她一张传单,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内容的传单,她看后很吃惊,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交流。这时我从兜里拿出几张同修被迫害的照片,她对法轮功学员非常同情,不只一次的拍拍我肩头表示安抚,下车时和我紧紧握手告别。这方面例子许多,他们为了对我表示同情,有的下车时过来拍拍我的肩,有的紧紧握着我的手,用这种方式表达她们的心情。

4、世人对法轮功学员的尊敬

一次我在真相景点给中国人发真相传单时,来了一位西人小伙子,他从台阶上走下来,见到我后一边下台阶一边不停的向我鞠躬,对法轮功学员非常恭敬;还有一次在火车上,我给了一位中年妇女法轮功真相资料,她拿到手后,不停的向我合十,下车后她走了一段距离还在和我招手告别;另有一次我坐成铁来到农村一个小站,上来两个看样子有八十多岁老年妇女,在我对面落座后,我每人给她们一份真相资料,她们向我致谢,下车时等车停稳后,她们和我告别,其中一位站稳后恭恭敬敬的向我合十。

我遇到的不管是青年、老年、甚至一些少年,许多人一看到法轮大法真相传单都会表露出欣喜的表情。并还想和我进一步交流。可惜我语言不通,不能满足她(他)们,她(他)只能带着遗憾表情和我告别。

我讲的上述小故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我的亲身体会使我感到国际社会无论是民众还是政府组织,对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有一定的认识,民众更对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非常反感甚至深恶痛绝!许多人都表示出想为制止这场迫害尽一份力。

鉴于此,我真心希望那些迫害的参与者和支持者悔过自新,将功补过;也真心希望中国的民众远离邪恶,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党、团、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