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我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六日】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从小就跟着姥姥、姥爷一起生活。一九九八年的一个早晨,我发现姥姥、姥爷好像要出门的样子,我急忙拉着姥姥要求带我一起去。从那天开始,我正式修大法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跟着姥姥姥爷一起看书、炼功,并和其他大法弟子们一起切磋,记忆很深的是我参加了“儿童学法小组”,在那里,我认识了许多大法小弟子。那时,我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按着大法的要求做事。曾经开了天目。

但是不久我一点点的长大了,学校的学习也越来越紧张起来,就没有那么多时间看书学法了,再加上邪恶对大法迫害,我让太多的邪恶钻了空子。

也许是因青春期,被身边的朋友和邪恶的社会一点点的往下拉,我开始了我行我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变的自私、变的所有的事都以自己为中心。开始把“真、善、忍”把大法放在脑后,因为我长大后就跟着爸妈过,很少去姥姥家,而且只要去姥姥家我就莫名其妙的烦躁。呆一会儿就想出去,完全呆不住。后来,我才明白,因为姥姥家的场太好,我身上的邪恶受不了才不让我去。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我开始小腹疼,以为是着凉了,也没在意,后来越来越厉害,而且疼起来在地上打滚儿,根本坐不住。后来去医院看病,去了三家医院,都无法确诊什么病。查了妇科、内科、外科,该受的罪都受了,B超显示我的五脏六腑一切正常,没有任何毛病,可我还是那么疼,疼起来连死的心都有了。

后来姥姥听说了,坚决把我接到她身边。我刚進姥姥家门的时候,也是疼得不行,在床上又哭又喊,姥姥拉着我的手跟我说:“求求师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邪恶全灭。”就这样,我反复在心里默念,两个小时左右我小腹没那么疼了,看着我好了一些,姥姥拿出录音机,放师父的讲法给我听。听着听着我感觉浑身往外散发凉气(因为爱美冬天从来都穿的特别少)。这时姥姥对我说:“这次病好了,跟我从新学大法吧!”

我点了点头,那时我才知道,虽然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不学法、不炼功了,但是,师父还在管我、帮我救我,还没放弃我。

后来,我从新看大法书的时候,感觉头特别疼,好象有东西要钻出来一样,而且感觉浑身发冷,就这样我坚持每天都看书、学法,小腹慢慢不疼了。至今已没什么大事了。偶尔还会疼一下,但我已可以忍的了。师父帮了我这么多,最后这一点点疼,我还是可以自己承受的。

现在我决心好好学习大法,把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都修下去,按大法要求从新衡量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从新做事,跟随师父把所有邪恶的东西都灭掉!

今天,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下来,是希望跟我一样的大法小同修们都能看到这篇心得,不要犯我所犯的错误。如果你偏离了大法赶快回来吧!不管以前你做错了些什么,做了多不好的事情,只要你真诚的再学大法,好好炼功,师父都不会计较你以前之过,还能慈悲对待你、接受你的,只要你回来就还是师父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