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之家是法轮大法师父赐予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六日】我的“幸福之家”是法轮大法师父赐予的,这是我常说的一句话。

刚结婚一年多,丈夫就患上了严重的结肠炎,且左小腹处有硬块,中西医偏方都治遍了,也没好,身体日益衰弱,只能在家待着。

大伯哥不上班,在家喝酒,三天两头就闹事,砸东西,打人骂人,家人让他打个遍,公爹被他打到流血,不到一年气得脑干出血,三天就离世了。婆母被他打倒住了院,小姑子差点让他掐死,家中的空气几乎凝固了。对于我这个从小就失去父亲和母亲,在苦水中泡大的人,我深感绝望,有轻生的念头。

这时,孩子出生了,日子只能在煎熬中过着,孩子刚百天,丈夫开始修炼大法了,没用任何治疗,丈夫的病四个月完全康复了,心态也变好了,人也精神了,也能上班养家了。

我震惊的抱着孩子和丈夫同修去了炼功点,感到那里是一块净土,后来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有一次大伯哥骂了我一上午,我坦然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坐下歇歇。大伯哥说:“你这得理不饶人的人变了,看来这法轮功不一般。”自那以后,他也理智多了。

一次孩子高烧摄氏三十九度,脸蛋又红又烫,两天一宿不吃奶,我和丈夫给她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孩子第三天就好了,家人们都支持我俩炼功,我们一家人都沐浴在师父的法光中。

矿领导:“以后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多大年龄都要”

二零零二年六月,丈夫被一块长约两米、宽一米、厚半米的大石头砸在头部,当时七窍流血,医生说:“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做CT,头骨4/5骨折,面部神经破损,用手掐都没有一点反应,左眼视神经破损,耳骨有裂缝,头骨与头皮之间约六毫米瘀血,得立即做开颅手术,手术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让我签字。

我对主治医师说:“若没有大法师父的保护,他早就没命了。”他劝我说:“孩子,你还年轻,别固执,信啥也得现实点,手术还毕竟有一线希望,否则后果自负。”期间丈夫坚定信师信法,发正念的右手一直立在胸前,我和丈夫达成共识——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签了“不手术,一切后果自负,与医院、矿单位无关”的书面材料。

丈夫坚持学法、发正念,当天晚上就下地炼了第一套和第三套功法。第二天就能自己上厕所了,主治医师说这么多年临床经验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同病室的人都称大法神奇,有的还要学功。矿领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为矿上省这么多钱,开会说:“以后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多大年龄都要(矿工规定超过四十五岁的不要)。”

矿上的一个井长平时不认可大法,说丈夫不炼法轮功也是个好人,那大石头就是他亲自拿尺量的,当时还以为丈夫脑袋掉坑里,才没有那么重,当他看到现场时,不是那样。他喊道:“就是铁块也砸变形了,人还能活?”称法轮功为“神功”。

丈夫说他被砸时想到是:师父救我,弟子还没修好,还想接着修……此时腰一使劲,头就抽出来了。他的真实例子是我每次面对面讲真相的必用素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