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失衡为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六日】早晨吃早饭的时候,跟母亲(同修)说起前一天晚上的梦:师尊来了,我赶紧跑到师尊面前表功,说:我最近这一年半的时间精進了,早上准点起床晨炼了,也背法了,我还设计制作了不少资料呢……师尊说:我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啦。我赶紧翻箱倒柜的找我做的资料、贺卡、护身符等等,找了半天也没找出几样来, 实在倒腾不出来什么了,师尊说:“没有多少呀!”我脸上热辣辣的。随即就急醒了。

母亲听了笑着说:“你悟一悟吧,为啥做这么个梦啊!”

我当然知道为啥做这么个梦,这几天,我常常处于心理失衡状态。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中除了母亲之外,其他大法弟子都曾是我的同事,我们多年在外企上班,虽然不是专业做技术工作的,但是在电脑技术的运用上,比其他没有这些条件的同修要好很多。说起要做些什么涉及电脑技术的东西,我一提议,小组的同修也就把这个事委托给我做了。我也是真心愿意做的,因觉得这是我能身体力行的为大法做事的机会,但是每当我用很多时间在这上面的时候,我心里又泛起不平的心,好象只有我一个人在学新软件技术,吭哧吭哧的摸索的做,别的同修都等现成的。大家的时间都很紧呀?!从而我升起了埋怨的心。

过年前,母亲问:“贺卡怎么还没做完,你不是说后面的步骤很简单嘛?”我一下子就爆发了,跟母亲顶起嘴来:“再简单也得用时间学啊,你们都不学,动动嘴当然简单啦!”母亲也不耐烦了,说我凡事爱逞强出头,心态不好,如果心理不平衡就不要做,但是不要埋怨别人。我抹着眼泪说:“我要做,因为我想做,我是生气你们懒,做事不实在。”

事情过后我找自己,本来是好事,做好事的机会给我了,我怎么还会心理不平衡呢?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既抓着修炼,又不舍得放弃人的东西,觉得完全没有常人的时间了。而别的同修还保有做做常人事情的时间。

另外是寂寞,我从小就特爱扎堆儿,大伙儿做什么我就想跟着,别把我落下。当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修炼之后,有时感觉就象自己在庙里,看到外面热热闹闹,蝴蝶翻飞,也不禁心慌慌的蠢蠢欲动。

开始早起参加全球大法弟子晨炼之后,母亲同修反而一改常年早起的起居习惯, 经常在我起床时睡的很香,学法小组里同修也经常说起早上起不来的情况,我就觉得很孤单。虽然时常心里斥责自己,人家都是比学比修, 我这是比什么呢? 想想当年大家全都到外面去炼功的时候,自己也很积极的参加晨炼。现在没有那个环境了,自己就觉得寂寞,这不是中士么? 要是放在展现修炼者放弃世间荣华富贵、潜心修炼的神韵舞蹈中,我不就成了那个不耐修炼寂寞的半途而废者了吗?

还有,即使在做大法的事情的时候,我也生出了自满的心。觉得自己做资料做贺卡做护身符,琢磨琢磨就弄出来了,我比别人都强。有一天突然想想后面这句话,从自满到狂妄到自心生魔,我这还差几步啊?难怪梦中师尊会直接指出我的不足。

后来在明慧网上看到海外同修不眠不休的推广神韵、无条件配合的事;看到同修们做的贺卡;看到同修们抓紧一切时间精進不止的心得,我羞愧的无颜以对。我用大法给我的智慧所做的这么点儿事,在梦里翻箱倒柜都没找出什么,自己有什么好脦瑟的啊?!

再向内找,我又找到了自己的一颗不好的心:总是看别人的短处,不宽容。一张白纸上的一个黑点,我只看那一个黑点,而不看那么一大片纸都是雪白的。

最近在网上看了好几篇同修改变观念之后,修去了看不上同修的心的心得。自己也下决心从今以后要多看同修的长处,要修自己,不能老拿审视的眼光去修别人。这个实际上就是傲慢,哪个修的好的修炼者还心存傲慢啊?而且这本身就说明自己修的也不怎么样。

自从悟到这一点之后,同修也发生了改变,我本来一直认为同修们只是把事情推给我,但是后来发现同修也时刻关注着我们做的小项目的進展,并没有袖手旁观。有的同修讲真相十分耐心,抓住一切机会去讲真相;有的同修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二话不说的承担工作。

真是心态变了,周围的环境都随之发生了改变,原来之前拧劲儿的是我啊。

如有不到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