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冬得法的大法弟子。当时妻子看到我的身心变化,也走進了大法。原本身体非常虚弱的她,得法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儿子在小学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我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邪党迫害带来深重灾难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遭到残酷迫害。面对邪党的淫威、单位的压力,当政工干部的妻子放弃了修炼,沦为常人,为名为利争争斗斗,把自己的身体弄得一团糟。

二零零八年,妻子因脑溢血落下了半身不遂。二零一二年,她第二次脑溢血,昏迷不醒,被送進医院抢救。医生说没救了,叫赶快通知亲人来见上最后一面,否则就来不及了。当时什么昂贵的药都用了,可都是妻子一直昏迷,不见好转,就这样住了几个月的医院。

由于长时间在医院里照顾妻子,我很少时间学法、炼功,无论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支撑不住了。幸而同修给我送来平板电脑,与我交流,鼓励我好好学法。我心中升起希望。我也深知医院是救不了我妻子的命,只有大法、只有师父才能救我妻子。于是我在病房中放起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大法弟子的歌曲、神韵晚会等。

妻子神奇般的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医生都说是奇迹。同病室的病人也说:我们好羡慕你妻子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好丈夫。妻子很快就出院回家了。

否定旧势力安排 走出困境

由于妻子是第二次脑溢血,半身瘫痪,另半边手和脚也不灵活,不能行走,吞咽困难,吃饭靠人喂,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吃喝拉撒睡都得靠人侍候。儿子又远在外地工作,照顾妻子的责任落在我一个人身上,而且更加具体与繁琐。

妻子有超高血压、二型糖尿病(医院里检查血糖高到三十三点几)、肺源性心脏病、甲亢病、胆结石等病。糖尿病严重时,白天晚上都不停的小便,几分钟、十几分钟哭着叫着要解手,闹个不停,真是烦人极了。有天晚上我给她做个记录,从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晨八点就坐了十七次马桶。又解不出小便来,就这样来回的折腾着。虽是这样,但很多时候大小便还是拉在床上,屎尿拉在裤子里那是经常的事,因此我很多时间都花在她身上了,再加上家务琐事,累得我精疲力竭,严重影响我学法炼功。

我想不能老是这样啊。下决心静下心来学法。我向内找,发现了很多的人心与执着,比如对妻子的情,对儿子的牵挂等。长期存在着严重的做事心,用做事代替了修炼,学法修心没跟上。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用干扰我妻子的身体,来达到干扰我修炼和讲真相救众生的目地。

看清了旧势力的险恶目地,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认识到: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有多学法,用法来增大自己的能量,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修炼中只要是师父安排的,不管关再大再难决不退缩,一定要坚定的走过去。同时我让妻子多听听师父讲法的录音,多听《九评共产党》的录音,清除妻子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又让她听大法弟子八、九、十届交流录音,从而增强她信师信法的信心,同时自己立掌清除我们家空间场中,以及所对应的另外空间中不好的因素。

渐渐的,妻子一步一步的向好的方向发展,不那么魔人了,我的时间充足了,终于可以走出家门讲真相救人了。

学好法,修去人心

我选择拨打真相语音电话。每天,我安顿好妻子后,就带上手机出家门了。走街串巷来回的拨打着真相语音电话。开始时,心态还是有些不稳,有些害怕。因为我地区有同修在拨打电话时被绑架、判了重刑。但一想到人类大劫来临时,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要被淘汰,心里就有一种责任感。无形之中,就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推着我走,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每天一回到家中,看到妻子期盼的眼神,我先给她换下被拉湿的尿裤和胸前被口水浸湿了的衣服,有时裤子里还有臭熏熏的屎尿以及尿湿的坐垫。起初自己还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悲凉、孤独与凄楚,甚至情不自禁的流下酸涩的泪水,没修去的人心时不时的往出冒。特别是有时被人恶骂时,心中自问:修炼为啥就这样难?自己的命为啥就这般苦?

去掉这样的人心,只有靠不断的学法。想着师父的话,就会升起战胜魔难与困难的力量,心性的容量也就在吃苦中不断的加大着,再苦、再脏,什么也不在乎了。

在这些年中,我每天风雨无阻的外出拨打着真相语音电话,至今接电话的至少也有二、三十万人,发送彩信至少也有二十万条。

结语

回想在过关中的那种魔炼、破关后的那种喜悦,使人难以忘怀。我有很多话想要对师父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无限感激师尊的救度之恩,弟子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学法、学法、多学法,修好自己,广讲真相,多救众生,才是对师恩的最好回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