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祖孙三代受大法之恩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我女儿出生后两个月得了先天性心脏病。附近有两个得相同病的婴儿,一个花三万元钱后死了;另一个花八万元钱虽保住了性命,但落下后遗症;而我给女儿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花一分钱,病好了,还没落后遗症。

我是河南农村人,结婚前就有妇女病,结婚生孩子后更严重,成天胃疼,人黑干糙瘦。二零零八年邻村有信毛魔头的,都是些鬼婆讲些鬼事的,我很反感。但为了治病,就违心的信了,买了毛魔头像。

有一天遇到了从市里回娘家的兰姐,她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知道邻居有个叫婶子的,严重的气管炎是炼法轮功炼好了,我就高兴的接受了。兰姐先烧了魔头像,带我一起学法炼功。有一天晚上,似睡非睡中,我看见师父用手在我的身体上方推来推去,后来我那顽固的妇女病就好了,脸由黑瘦变得白里透红。我娘家爹有严重的白内障,他说:“我也试试看灵不灵?”他学不长时间眼睛好了,他也走上了修炼道路。

我身体好后就和丈夫一起去南方打工,在南方我又生了个女儿,女儿长的如花似玉,我俩视为掌上明珠。可是长到两个月时,突然孩子的嗓子“哧噜哧噜”地象拉锯一样,经医院检查是先天性心脏病,需做搭桥手术。

我一听好似晴天霹雳,我们打工时间短,还有个儿子上学,全家消费后没有余钱,做手术还得回家乡借钱,我就带着女儿回来了。正好兰姐也在娘家,她说:“手术花钱不说,还没保障,你不是知道法轮功好吗?把她交给师父吧!”但后来听人谣传说我嫂子是炼法轮功炼偏的。兰姐又来劝我相信师父时,我没好气的说:“看我嫂子成啥了!?”她给我解释我也不想听,后来她含着泪走了。

回家后我女儿一直在打针消炎准备手术。一天夜里女儿的病突然严重起来,呼吸困难,小脸憋的通红,我和丈夫抱起女儿就去找医生,可是叫半天叫不开门,三更半夜的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抱回来坐在床上发愁。看着女儿那奄奄一息的样子,我想起了师父,我就求师父救救我的女儿,我顾不得想我的嫂子是怎么回事了,反正我和我爹病都好了,我就不停的给女儿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打开MP3让她听《普度》、《济世》音乐。眼看女儿呼吸均匀些了,我更有信心了。

自那以后,我每天就不停的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普度济世大法音乐和神韵等光盘。兰姐再回来,我高兴的抱着女儿去给她看,我说:“你看艳丽轻了,我又开始修炼了。”

我们家亲戚多,我抱着艳丽用她病好的事实证实大法好,邪党迫害有罪,劝他们三退都退,所有的亲戚和邻居,我共三退好几十人。

两个月后,女儿一点心脏病的症状都没有了。有人说:“心脏那么大的间隙,怎么念念就好了?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再说。”我真去医院做了彩超,看到那个间隙长上了,就是薄些。

从学法中我知道了:不是说谁拿住书看一下病就好了,得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按照大法要求去提高心性,师父才管的。兰姐只是把大法书借给嫂子看看,让她认识一下大法,看自己行不行,要不要炼,谁知还没等嫂子明白什么是法轮大法呢,邪灵就先下手害她,她根本不是什么炼法轮功炼偏了,而是根本还没学呢就被邪恶迫害了,她没走入修炼,是常人,师父也帮不了她。

有个别有用心的人可能拿了中共邪党的钱就给中共当托。他明知我们祖孙三代都是炼法轮功把病炼好了,可他避而不谈,却拿我嫂子做文章来陷害大法,有些本来想学大法的人经他一吓,就不敢学了,反而恨法轮功。

我想对那个“聪明人”说一句:你拿中共那点劳务费等中共灭亡时要做陪葬就划不着了,你欺骗的人就是你杀的生,你赔的起吗?你拿那几个钱值得吗?希望你能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找你欺骗的人纠正过来,将功补过,找回自己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