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逝去老人的嘱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

一、昔日的她

有一位九十岁的同修,九七年得法,虽然不识字,可天天听法、炼功不懈怠。“7.20”中共迫害大法后,老人就郑重的告诉几个儿女:“好好修吧,这回共产党真的完了。过去它斗地主、斗恶霸,那是跟人斗,这回它选错对头了!”老人不但自己尽心尽力的做着证实法的项目,还和同修一起,带着几个儿女走上天安门去证实法,还鼓励外地同修(二女儿上山下乡时留在了外地)一批又一批的走上天安门证实法。在那血雨腥风的年代。她们家和千万个大法弟子的家一样,遭到了巨大的迫害。三个女儿及老人本人先后被关押進洗脑班、看守所、监狱,儿子儿媳流离失所,但她们凭着对法对师父的坚定正念,度过了那艰难的时期。

二、“病”中的她

就是这样一个了不起的老人,在二零一四年六月的一天突然不吃东西了,吃什么吐什么。一天、两天、一周、两周没什么,可都两个多月了不见好转,儿女们的心性有些守不住了。尤其小女儿(迫害后承受不住酷刑折磨,搞传销了)为了让老妈尽快的好起来,她抢着做饭,饭里放上她认为是最好的补品——安利产品,抢着倒水,水里也放上那“东西”。可事与愿违,老人一吃她做的饭,一喝她倒的水,却越发吐的厉害,最后干脆只要她做的饭、倒的水不吃也不喝,保持高度警惕。并且还嘱托儿女们:“谁也不准把我弄医院,那地方一去无回。”

三、正邪大战

守着不吃不喝的老人,被旧势力操控的理智不清的大女儿嚷嚷开了:“我们这是修的什么善,眼睁睁的看着老妈瘦下去,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吗?外人怎么看我们,怎么说我们!”不修炼的大儿子也把小弟叫出去,开始叫板了:“咱不管姐姐们咋样,我们是儿子,我们说了算,妈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任!要我说赶快送医院。”这时法理清晰的二女儿说话了:“你们这个吵吵,那个嚷嚷,看起来很关心老妈,很孝顺老妈,叫我看你们都是为了自己,这个怕负责任,那个怕别人说什么,你们有没有为妈着想,有没有想到她的感受。咱妈不糊涂,你们听见了,她一直都在说,我是炼功人,我不去医院,那地方一去无回。你们给她准备上路的东西时,问她喜欢什么,她说我什么都不喜欢,我就喜欢真善忍。我们为什么不尊重老人自己的决定呢?”当时是没人吵吵了。可就在老人再次昏迷时,家人不容分说的把老人送進了医院。

四、医院中的她

到了医院,大夫可不客气,做了全面检查,没有病。

尽管这样,那还是大管子小针头的向老人一齐扎来。看着躺在病床上挣扎无奈的老人,二女儿在想:“是谁让老人来受这样的罪,是亲情吗?是大爱吗?不,是旧势力利用我们儿女没放下的亲情来加害老人,我们干了旧势力想干却干不了的事啊!是我们害苦了老人。”想到这,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时昏迷了两个小时的老人醒来了,问:“这是什么地方?”女儿告诉她是医院,老人无奈的说:“你怎么也这样?旧势力没干成的事,你们干成了。”

就在住院的第二天,老人眼睛放着光,面带微笑,双手合十,高兴的说:“师父来接我了!”几个修炼的儿女同时双手合十,静静的注视着母亲。母亲那个表情、那个动作持续了几个小时。而后,她的脸色开始由黄变黑,整个身体象干枯的树枝,可她意识清楚:“我要回家,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的身体我说了算!”儿女们尊重老人的决定,拔掉针头立刻回家。

五、回家后的她

回家后的第一天晚上,老人特精神,跟儿女们唠了一晚上。第二天晚上就太反常了,她大声的叫着,叫的是什么,谁也听不懂,好象是人的名字,老人说:“有两个人上阳台上嘀咕了一阵子。”(老人是开着修的)儿女们提醒她:“赶快和他们善解。”老人说:“他们不给我善解。”她喊着叫着,让修炼的儿女们赶快发正念,那个声音大的整个楼群都听的到,整个楼群都震动了,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几个月没吃东西,哪来的那么大劲头?那么大能量?而且从她肚子里还发出汹涌澎湃的海啸声。正如师父所说:“而人身体的内部,从分子到微观下的微粒和这个宇宙一样大,听起来很玄的。”(《转法轮》)几个儿女围着她发了一宿的正念,手拿下来,象虚脱了一样,真是正邪大战啊!被迫害了两个多月后,老人还是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六、沉重的嘱托

老人走了,临终前她有两个愿望,一是把自己的积蓄一半捐给证实大法,平时证实法用钱时,她也是毫不吝惜的;二是把自己最后的故事写出来,告诉所有的大法弟子,尤其是正在过病业关的大法弟子:“珍惜自己所走过的路,珍惜自己被师父用巨大的承受给我们净化的身体,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资格糟蹋自己的身体,也不能随意的加進一些什么补品、药品之类的脏东西。我不是法理不清進的医院,是儿女们的情这把软刀子害了我,是所谓的‘孝心’把我送上了不归路,更是由于自己没有溶入整体,有长期觉察不到和没有修去的执著和人心,使我不能走到最后,不能和师父一块回家,这是我悔断肝肠的事啊!”

可敬的老人,到最后想到的还是别人。同修们啊,千万记住挣扎中的老人用生命换来的教训,这沉痛的嘱托。在过关当中,在正邪大战面前,正念正行,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别被儿女情所带动,更不要被病业的假相所迷惑,时刻记住:我是炼功人,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身体是师父用巨大承受给净化来的,绝不允许往里掺杂任何有毒有害的东西,思想不要带任何人心和执著,绝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溶入整体,常和同修交流沟通,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实修自己,走正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跟师父一块回家!

七、迫害的继续

老人虽然走了,可迫害并没有结束。旧势力利用儿女们的情不放,继续迫害他们。几个儿女都不同成度的感到了自己空间场的不干净,时不时有邪灵干扰。他们警觉了,立刻坐下来静心学法。通过大量学法,向内找,大家都认识到了在母亲这件事上自己不正的言行和应负的责任。

儿子儿媳说:“我们对不起老妈,我撵走了来家给妈发正念的同修,平时怕麻烦,怕耽误时间,很少和老妈一块学法炼功;新经文下来了,也只是念一遍给她听,也没有经常和她交流沟通,我们千不该万不该呀!”大女儿痛哭流涕的说:“我现在才认识到,我被旧势力干扰的理智不清了,我总认为老妈站也是证实法,坐也是证实法,没什么不对呀,怎么就这样了呢?我想起来了,平时老妈去我那诉苦诉怨,去唠一些和家人的矛盾,我没有及时的指出她的人心和执著,而是怕她生气,顺着她的人心应付着说,若早给她指出,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啊!”二女儿说:“在妈住院这个问题上,我妥协了,我看你们很激动,怕你们干出对法不利的事来,关键时刻,没有把握住,真是后悔莫及呀!”

通过学法向内找,几个修炼人一致认为:由于没站在法上,没形成整体,所以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于是他们大量学法,集中发正念。同修们的心贴的更近了,他们从新振作起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4/一个逝去老人的嘱托-307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