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的同修 需要鼓励和关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前段时间,一位得法才半年的同修给我来电话,心情激动的和我诉说她最近经历的一关:意外怀上第三胎的她想到目前的两个孩子(一岁多和两岁多)已让自己忙乱不堪,再加上经济上的压力和这次妊娠反应强烈,心情跌落到了低谷:沮丧到躺在床上不想吃不想动,孩子哭闹也懒的搭理;真相电话也不想打了。

我和其他知情同修安慰鼓励她:既然孩子来到世上,也许是来得法的, 就高高兴兴的接受吧。可毕竟是她要过的关,不是开导开导就能过的去的,经过几天的痛苦挣扎,她意识到要多学法,通过学《转法轮》和师父的相关经文,她告诉我说:真的是太好了!通过学法,我一下子觉得心情舒畅多了,虽然这关还没完全过去,但不象开始那样难过了。

通过学法增强了她的正念,虽然妊娠反应使她不停的呕吐,但她说:“我不能放弃打真相电话。”她在身边放一个垃圾筒,呕吐完接着打。

听完她的话,我被感动了:虽然她才得法,可是那颗精進的心,让我自愧不如。她说因为几天不打,所以说话也不利落,劝退效果不好,我鼓励她:没关系,你对众生讲的每句话都在解体邪恶,是起作用的,不用担心。一段时间后,她心情平稳了,一切恢复了正常。对同修的帮助和鼓励,她很感激。

听了她的叙说,我也是很感慨。想想我自己自修炼以来,多少次的过关都是在同修的无私帮助和鼓励中一步步走过来的。

在此仅举一例:

二零零六年在中国大陆时,我因和丈夫过感情关,痛苦的整天躺到床上,茶饭不思,精神颓废,同修们听说了,打电话要约我相见,我说不想见没有心思,拒绝了他们。有位大哥同修听出我的状态不对,冒着寒风骑着摩托(约五十公里路程,那天据说是我市有史以来最冷的一天),从南城到北城来见我,还有其他几位同修也来了,他们围坐在我的床前,鼓励我,开导我,我似乎一点也听不進去,我满脑子就是想着如何解决和丈夫的问题,交流了两个多小时(其实一直是他们在讲,我没有心思搭一句话),临告别时,有位同修问我“你还修不修?”当时我心想,我和丈夫的这事和修不修有啥关系呀?(当时的我还不会实修)我回答说:当然修呀!

他们走后,我起身炼第二套功法,没有想到的是,我刚开始炼,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包裹着我的一层厚厚的壳破碎了落在地上,我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清醒了:我这几天都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我不能这样消沉下去,我要振作起来!开始新的生活。

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师父知道我还要修,帮我清除了那些不好的物质;师父为了让我早些过关,让同修们来帮助我。感激的同时,我也暗下决心,将来我也要尽力帮助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